明末工程师_第78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8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的舰队,狂跳的心脏稳定了一些。阿德尔伯特说得没有错,英荷联合舰队有训练有素的水手,拥有更大的火pào和长期海战中总结下来的战术战略。无论如何,加斯科因都不该害怕远东的黄种人。
  加斯科因摸了摸心脏的位置,低声说道:“上帝保佑不列颠。”
  距离一点点拉近,十里,七里,四里。英荷联合舰队的pào手们已经完成了火pào装填,将七百多门侧舷火pào对准了开上来的铁甲舰舰队。
  看到李植的舰队渐渐进入了英荷舰队的下风口,阿德尔伯特哈哈笑了起来。
  “加斯科因阁下,你看看李植的舰队,看看这些愚蠢的黄种人。他们居然径直朝我们的战列线冲了过来。再过几分钟,我们战列线上的三十九艘战舰就会轮流pào击他们前排的铁甲舰。”
  加斯科因听到阿德尔伯特的话,精神一振。如果李植的舰队继续这样直线冲过来,那么横向移动的英荷舰队将一艘一艘地移动到铁甲舰的上风口,用侧舷pào狠狠打击黄种人的战船。
  加斯科因感到胜败就在此时了,心脏又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所有三十九艘战舰上的欧洲水手们都睁大眼睛看着冲过来的铁甲舰,看看黄种人的钢铁舰船是不是会自投罗网。
  四十条铁甲舰劈波斩浪。
  旗舰天津号上,舰队司令吕虎看着欧洲人摆出的战列线,轻蔑地一笑。
  第一分舰队舰队长石定平笑道:“司令,欧洲人果然上当了哩。他们真以为我们会以长蛇阵冲击他们的战列线,居然摆出了这么长的一条线。”
  “现在欧洲人的战舰拉成了一条线,首尾相距十几里,我们现在绕到他们的前面去,他们后面的舰船根本没法进入战斗。”
  吕虎哈哈大笑,拍了拍石定平的肩膀,说道:“石定平,这次你的计策不错。若是此战能大胜,我一定给你报功!”
  石定平脸上一喜,笑道:“全赖司令提拔了!”
  吕虎大声说道:“开始转舵,绕到欧洲人战列线的最南端去!”
  石定平大喊得令,一挥手向大副下达了命令。大副跑到了船上的旗杆上,向旗令兵传达了命令。
  旗语挂了起来。
  铁甲舰长蛇阵在英荷舰队战列线前方的四里处突然右转舵,在海面上完成了一个九十度的转弯,齐齐向英荷舰队的最南方绕过去。
  英荷舰队此时排成一条长线,而欧洲战列舰的速度和机动力又远不如铁甲舰。吕虎这样一绕,眼看铁甲舰就要甩掉北方的战列舰,把欧洲人阵形南方的几条战列舰圆形包围了。
  剑鱼号上的阿德尔伯特和加斯科因看到吕虎的动作,顿时惊得面无人色。
  黄种人要包抄他们的南翼。
  他们小看黄种人了。黄种人不但明白战列线,而且更明白怎么对付欧洲人的战列线。
  此时海上刮的是南风,阿德尔伯特的三十九条战列舰往南方开是逆风,航速最多也就是五六节,也就是铁甲舰的一半。此前阿德尔伯特把队形拉得太长,此时铁甲舰冲到南面去群殴前排战列舰,后面的战列舰根本追不上铁甲舰的速度。
  加斯科因仿佛已经看到了战争的结局,有些站不稳了。他扶着尾楼上面的木质栏杆,不断地擦着头上的汗水,也不知道那些是冷汗还是热出来的汗。
  阿德尔伯特大胜吼道:“前排的战列舰调头,后排的战列舰全速追上去!”
  然而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很快,战争就变成了四十条铁甲舰在南边围攻欧洲人战列线最南端的三条战列舰。
  李植的舰队后发制人,毫不留情地抢到了T字横位。
  这完全是蒸汽轮船利用机动能力对木质帆船的欺霸。这是十九世纪的技术对十七世纪技术的碾压。
  六百门二十四磅线膛pào被推出pào位,铅壳钢芯的开花弹被装进了新式火pào的pào膛中。pào手们熟练的完成了一系列动作,将pào口对准了拼命往北面撤退的三艘战列舰。
  吕虎满脸笑容,高举着他的右手。
  他猛地往下一挥手。
  站在甲板舱口的大副朝火pào甲板上的pào兵们大声吼道:
  “开火!”


第0850章 bàozhà
  欧洲人在战舰上装备的都是加农pào,这种火pào身管更短,有效shè程往往只有六、七百米。换句话说,超过一里,加农pào的准头就基本上丧失了,威力也会大大地下降。
  欧洲海军之所以装备这种短shè程的火pào,是因为海上海浪起伏十分颠簸,船只一直处于摇动状态。一千米以外的shè击准头是很低的。而且欧洲的战舰船壳越做越厚,火pào在远处开火根本没法对乌龟壳一样的战列舰装甲造成有效杀伤。
  所以一般的pào战都发生在五百米到三百米的距离上。
  但李植装备了线膛pào,shè击精度大大地提高了。即便是在更远的地方开pào,铁甲舰的火pào也能获得有效的命中率。
  距离七百米,四十艘铁甲舰的六百门火pào侧舷火pào喷出了火舌,将致命的铅壳钢芯锥形弹shè向了最南端的三艘敌舰。
  六百颗pào弹像是六百道闪电,在海面上笔直划过,砸向英荷舰队的战列舰。
  颠簸的海浪中,pào手的命中率远不如地面上的shè击,最后只有一成的pào弹命中敌舰。但即便是只有六、七十颗钢芯开花弹命中,也对英荷联合舰队形成了毁灭xìng的杀伤。
  圆形的滑膛pàopào弹是很难zhà开船壳的,在欧洲的海战中,战列舰往往中了上百pào还能继续战斗。即便是三十磅的滑膛重pào在一里距离上轰zhà战列舰的船壳,往往也只是震裂船壳的一部分,在船壳内部激溅出一些碎木片。
  对于只能使用球形pào弹的滑膛pào来说,想击穿战列舰的船壳,尤其是水线附件的船壳,那需要更重的火pào在更近的距离上猛轰。
  所以实际上欧洲的战列舰pào战中被击沉的舰船数量很少。1665年的洛斯托夫特海战英国派出一百零七艘战列舰参战,打了整整一天的pào战,最后只被击沉了一艘战列舰。
  不过碰到了李植的钢芯开花弹,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在十九世纪的技术面前,硬木船壳像是纸片一样脆弱。尖锐的锥形弹和圆形滑膛pàopào弹在破甲能力上有本质不同。钢芯的锥形弹极速旋转,和球形pào弹比起来,就好比用电钻钻墙和用钢珠往墙上砸的区别一样。毫无疑问,电钻可以轻松破开钢珠无能无力的坚墙。
  锥形钢芯弹高速旋转,毫不留情地破开了欧洲战列舰几十厘米厚的硬木船壳。
  锥形弹shè入船壳后去势不减,在船身中横冲直撞,不知道砸死了多少倒霉的水手,撞碎了几层脆弱的甲板。
  然后,二十多斤的开花弹bàozhà了。
  此时李植的火pào引信已经得到改良,开花弹shè入战舰后只沉默了一秒左右,就全部引bào了。
  开花弹中装载的zhàyào不是黑火yào,而是威力更猛的硝化棉,这让开花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