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7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7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卒。”
  “如果最后打败李植,我江北军将代表大明承认日本在朝鲜的统治。”
  土井利胜终于被吴三桂打动,把头一低,他咬牙思索了一会。
  一边是在李植的欺辱下渐渐灭亡,另一边是恢复德川家最辉煌的版图,甚至攻入朝鲜。
  抬起头,土井利胜已经作出了决断。
  “德川家将携所有亲藩、谱带大名参战。”


第0843章 壕沟
  三月十四日,淮安城外的战壕中,韦老大看着远处猫着腰往这边摸索的江北军士兵,骂了一声贼妄八。
  如今韦老大已经是新晋排长了,下面管着三十多个大兵。本来他在河南检地,悠闲了一年。但是这次王爷亲征淮安,韦老大这个排也受命出征,因此韦老大便到了前线来。
  这前线当真不是个好地方。
  淮安城外的战斗打了一年多。每天都有pào弹在虎贲军和江北军的脑袋上飞来飞去,时不时就有pào弹砸进淮安城中。
  整座城市已经彻底被废弃了。
  在虎贲军控制的淮安城以北,百姓还算命好,遇到的是纪律严明的大兵,没有士兵敢欺辱百姓。但是在江北军控制的淮安城以南,那里的百姓就彻底被江北军鱼ròu了。吴三桂的兵马还有一点纪律,左良玉的兵马完全就是土匪,烧杀抢掠无所不做。
  淮安的百姓变成了难民,拼命往北面的山东逃。打了一年多,淮安城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城。除了被充为军营的大户宅院,其他的建筑里都没有了人。
  好在王爷仁德。韦老大听说王爷命令山东各地政府开粥棚救济淮安难民,让淮安的百姓不至于饿死在山东。以后难民们将被组织到河南去种地,收入应该比在淮安强。
  不过淮安的残破没有让韦老大惊讶,让韦老大惊讶的是虎贲军的对手江北军。
  令韦老大反应不过来的事实是,江北军居然拥有和韦老大一样的步qiāng。江北军的步qiāng从前膛装填,使用和虎贲军一样地锥形铅弹,shè程同样有两百米。
  而只有虎贲军老兵才有的狙击步qiāng,江北军也有。淮安的七万虎贲军和八千海军pào兵大概有五万把狙击步qiāng,而对面的江北军似乎也有几万把。
  狙击步qiāng的瞄准镜并不是什么高科技的东西,这种装备比望远镜制造难度更低,在十九世纪以前就出现了。但是十九世纪前的滑膛qiāng精度很差,瞄准镜毫无意义。所以瞄准镜真正出现在实战是在美国内战中,那时候线膛qiāng已经开始列装部队。
  在后世的美国,基本款的瞄准镜只有几十美元一个,十分便宜。基本上只要能生产望远镜,就能生产低倍数的瞄准镜。
  所以李植发明瞄准镜这种东西后,荷兰人很快就学去了,并把生产方法教给了江北军。
  韦老大发现,这一次,战场上的敌人武器和虎贲军差不多。
  当然,虎贲军有很多敌人没有的武器,比如虎贲军有大概八千把后装步qiāng,全部武装给选锋师的精锐,shè速极快。
  但在堑壕战中,shè速其实不能彻底扭转战局。堑壕战是一种防守方极有优势的战争形态,即便是装备后装步qiāng的选锋师精锐冲上去,也顶不住江北军士兵的一排冷qiāng。
  五万老兵杀进淮安战场中,不但没有改变战场的天平,甚至还停留在防御状态。江北军甚至时不时发起试探xìng的进攻。
  韦老大看到战场上摸索过来的江北军士兵,骂道:“小的们,都给我瞄准了!”
  一个排三十二个人都举起步qiāng站上了小板凳,瞄准了摸过来的江北军士兵。
  实际上,经过一年多的堑壕战洗礼,江北军士兵们的战术素养大大提高了。这些士兵在三百米外猫着腰前进,不断在战场上寻找掩体,走的是复杂的之字形。这样的前进方式,让虎贲军shè手很难瞄准他们。
  但是虎贲军老兵的shè术不是吃素的。
  李植极为强调打靶训练,韦老大手下的老兵几年下来打了两、三千发的靶子。这样的训练下,虎贲军的老兵比后世的解放军普通士兵shè术更高。即便是在三百米上打运动的靶子,也有相当的命中率。
  韦老大吐了一口痰,喝道:“开火!”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响起,韦老大这边的壕沟上冒出了几十朵火花。
  惨叫声顿时从远处响起,摸索过来的几十名江北军士兵有两、三个人被打中,倒了下去。
  江北军的士兵们见虎贲军这边的shè术这么精良,远超过他们这些南方士兵,不由得畏惧起来。江北军的士兵们抛下了伤亡的士兵,猫着腰往来路逃去。
  韦老大冷笑一声:“狗入的,这下子知道爷爷的手段了吧?”
  堑壕战中最重要的就是shè击精度,在这一点上虎贲军远胜于江北军。所以当初江北军十六万大军往北攻,被李植的三万人就拦了下来。
  现在李植在淮安放了八万人,江北军想攻破这边的防线不太可能。
  不过虎贲军也没有办法击溃堑壕中的江北军。
  看见韦老大击退了来敌,五十米外的连长韩老头走了过来,塞了一根卷烟给韦老大。韦老大接过了卷烟,叼了起来,韩老头就用自己嘴巴上的卷烟为韦老大点着了烟。
  “韦老大,这仗比想象中的难打啊。这江北军的武器比我们想象中的精良。”
  韦老大点了点头,说道:“连长,怎么这江北军这几天像是被狗咬了似的,时不时就上来试探一下?”
  韩老头吸了口气,说道:“江北军在进攻啊!”
  “江北军在淮安磨磨蹭蹭拖了一年,一直没有全力进攻,但这几天,江北军真的开始进攻了。不仅在淮安城下冲击我们的壕沟,保持正面压力,而且在东面和西面朝我们的后方迂回,试图断绝我们的粮道。”
  “王爷不得不分兵到两翼去阻拦迂回的江北军。如今在淮安城东、西五十里都布满了壕沟,整条壕沟战线拖到了一百多里长。”
  “好在这壕沟战易守难攻,我们八万人抵挡十六万江北军,也挡得住。只是迟迟攻不上去,又被江北军把兵马拖住,听说王爷很不高兴。”
  “打成这副僵局,王爷那一定是不高兴的。”韦老大吸了一口卷烟,说道:“江北军怎么突然间像是开了窍似的?这是想做什么?”
  韩老头把只剩下一个屁股的烟头扔到了壕沟外面,说道:“估计是想拖住我们的兵马?”
  “拖住我们?”
  “你不知道?昨天走倭国的轮船传来消息,倭国的德川幕府开始攻打大阪了。倭国的长州藩、萨摩藩紧急支援我们,现在在大阪打得热火朝天。”
  韦老大愤怒地把嘴巴里的卷烟扔到了地上,踩了一脚,骂道:“我早就知道倭国要反!”
  韩老头正想用韦老大的烟头点烟,见他把烟头熄灭了,一时竟找不到火源。
  韩老头左右看了看,没看到有人在抽烟,忍不住骂道:“鸟歪货,天塌下来有王爷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