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7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7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我天津来讨要防雨器材?”
  李兴这句话,就是打王承恩的脸了。
  傻子都知道,若是天子朱由检不发话,王承恩自然不会来天津讨要器械。然而王承恩却不好意思说这事是天子布置的,因为当初虎贲军打得闯贼落荒而逃时候,天子圣旨上的气魄实在太大。当时天子以为陕西的战事不足为虑,六万新军弹指可灭闯贼。
  谁知道yīn沟里翻船,如今变成这样的局面。
  难道王承恩要承认这次是天子拉下脸来求李植?王承恩不可能承认这一点,他便是拼了命,也要维护天子最后的一点脸面。
  脸上红了又白,王承恩站在大殿中央说不出话来。
  李兴其实是有些恼火当初天子的圣旨的。当初他率兵占领潼关,眼看就要再下陕西一省,立下大功,结果却被天子一道圣旨拦住。李兴眼看自己就要到手的功劳被天子抢去,十分不痛快。此时看见王承恩的尴尬,他还想出言嘲讽。
  但是李植挥了挥手,制止了李兴的追杀。
  李兴看见李植的手势,把到嘴的话吞了下去,冷笑了一声。
  王承恩见李植帮自己解了围,拱手说道:“新军情况危急,请殿下施救!”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中贵人!为新军制造防水器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铸造工厂要制造模具,用钢水铸造。然后机床厂要精修成型的器械,最关键的,是要在铸件上车出螺纹和卡扣,这样防水器械才能装在火铳上。”
  “若是靠匠人手工打造,恐怕一个月都做不出一个来。”
  “而且闯贼狡猾无比,恐怕不但会在雨天开战,也会在夜间袭营。新军若想取胜,不但要防雨的器械,更要照明弹这种夜战利器!”
  王承恩眨了眨眼睛,暗道李植开始喊难,却又主动要给照明弹,这显然是要提条件了。
  李植一挥四爪金龙袍袖子,说道:“寡人这次为天子制造器械,提供照明弹!作为jiāo换,寡人来日南下击败叛党江北军后,愿为天子治理半个南直隶。”
  听到李植的话,王承恩一下子脸色发白。
  李植想染指南直隶。
  南直隶是什么地方?听名字就知道不是寻常省份,是南方的直隶省,大明留都南京所在。南直隶有人口三千多万,占大明人口总数的两成。半个南直隶,那也是一千多万人口,接近天津加上山东再加上河南的总人口。
  不算朝鲜的话,李植统治的大明人口其实也只有一千八百万。李植一下子想要半个南直隶,实际上是要把治下领地翻一番。
  王承恩有些结巴说道:“南直隶是我大明留都所在,岂能jiāo给殿下管理?”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南京在长江以南。长江以南的南直隶寡人不要,寡人只要长江以北的。若是天子同意,以后这江北的南直隶就叫做江淮省,由寡人代天子治理。”
  长江以北的南直隶,比半个南直隶还要多,人口近两千万。
  听到李植的话,王承恩脸上白了又红。要是在平时,恐怕王承恩立即要跳起来骂李植狼子野心。然而此时新军正处于危亡中,王承恩却丝毫不敢得罪李植。
  最后他深深叹了一口气。
  “容咱家上奏天子,由万岁定夺。”


第0838章 分配
  十月初三,太仓库中,天子朱由检在一排一排的银架中走动,脸上有些欣喜神色。
  按大明惯例,田赋分为夏税和秋税。田赋夏税无过八月,秋税无过明年二月。此时北方各省的夏税都已经收缴完毕。该转运的转运,该上缴太仓库的上缴太仓库。
  所谓的转运,就是地方上直接把收取的税银运到各个衙门、军营、卫所和学校等机构内供这些机构开销支出。大明朝税制十分复杂,各级机构十分臃肿,这每年转运的数额十分巨大。
  但总体来说,地方上转运的税收占到总税收的九成左右。只有十分之一的税款是上缴到中央的太仓库的。包括李植控制的天津、山东和河南,都是将主要税收转运当地各个机构,只按照历年惯例上缴少量的税收到太仓库。
  所以大明朝每年的总税收二千多万石,但是太仓库每年入账的银两只有几百万两。再加上崇祯年间灾荒连年,田赋拖欠现象愈演愈烈。每年太仓库的收入都在减少。这越来越少的几百万两银子有时候还要支付边军的军饷,甚至入不敷出。
  所以朱由检的财政,一直捉衿见肘。
  但是在这次均赋的变法后,情况有了好转。
  山西和北直隶今年的收入,远多于往年。不但两省没有一点拖欠税款的情况,还增加了两成的田赋上缴中央——朱由检效法李植,在均田赋后提高两成田赋。因为均赋后百姓负担极低,这增加的两成田赋百姓都能欣然承受。
  因为基数的巨大,这两成的田赋全部上缴太仓库后,数量是可观的。
  王承恩跟在朱由检身后,拱手说道:“圣上,山西和北直隶增加的两成田赋后,上缴太仓库的田赋增加了本色六十一万五千石。这些粮食售卖到市面上,值银一百五十三万两。”
  朱由检行走在白灿灿的银架中间,点了点头。
  对于去年年入只有六百多万两的太仓库来说,一下子多了一百五十三万两让朱由检手头大大的充裕了——要知道那六百多万两银子要支持剿贼边军的军饷,要处理各地的赈灾,全部都有固定用途。而这一百五十三万两,却可以拿出来机动使用。
  朱由检朝王承恩问道:“王承恩,这每年一百五十万两若是拿来练新军,能练多少新军出来?”
  王承恩拱手说道:“圣上,新军现在的月饷是三两银子,算上各种装备和杂用,这一百五十万两银子可以再养两万五千新军。”
  听到王承恩的话,朱由检哈哈笑了起来,如果能再增加两万五千新军,朱由检对北方的控制力又会大大增强。
  “善!天津郡王的九字变法果然立竿见影!”
  王承恩见天子对李植这么信任,想起李植试图染指南直隶的企图,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朱由检注意到了王承恩的脸色,笑着说道:“天津王想控制长江以北的南直隶?”
  王承恩拱手说道:“圣上,确实是这样。”
  朱由检吸了口气,说道:“现在的南直隶,其实也不听朕的指挥啊。”
  南直隶现在控制在南京留守政府手上。
  南京的留守政府本来是永乐皇帝迁都北京后留下的“备份政府”,负责管理南直隶在内的南方事务。当初设立这个备份政府的原因是因为北京位于前线十分危险,是为了在北京万一沦陷时候有一个退路。
  本来这个留守政府虽然处于半独立状态,但还是受北京控制的。
  然而自从江北军和李植开战以后,南京的官员就基本上不听朱由检的指挥了。南方的军镇完全服从钱谦益和史可法的调动,对朱由检的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