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7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7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在乾清宫的书房中,对着窗外的景物叹了一口气。
  曹变蛟的塘报,已经发到朱由检处。
  曹变蛟在中部县受到李自成的攻击,损失惨重。官军受此重创后回师进入中部县县城固守,已经无力南下攻打西安。
  朱由检原以为装备新式大pào和鲁密铳,练了几年的新军派出去一定是摧枯拉朽,可以像虎贲军那样横扫贼兵。没想到李自成如此狡猾,却专门等着下雨天攻击新军。这样一来,新军的火器优势就完全没有了,完全是以自己的短处应付闯军的长处。
  这样一来,所谓攻灭闯贼收复河南,变成了一句空话。
  朱由检吸了一口气,一甩袖子坐到了椅子上,朝东厂太监王德化问道:“王德化,天津王的虎贲军是如何避免雨战的?”
  王德化拱手说道:“回圣上,虎贲军从前都是随官军大部队征战,敌人即便雨天袭击虎贲军也会被其他官军阻拦,所以没有雨战的问题。”
  “这些年来,虎贲军独力作战越来越多,就给士兵装备了一整套防雨器具。那些器具制作精良,能挡住小雨的浸润。即便是小雨天虎贲军也能作战。而暴雨的持续时间一般都很短,最多只有一、两刻钟,暴雨时候虎贲军只要急行军远离敌人即可。”
  “虎贲军在河南和闯军作战时候,就是靠防雨器具克服了小雨天气,大败闯军才攻入了河南。”
  朱由检问道:“你可见过虎贲军的防雨器材?京营匠户可能仿造?”
  王德化拱手说道:“圣上明鉴,虎贲军的保密工作极为严密,番子最多也只在二十丈外看到过那些防雨器械,没法看仔细了。”顿了顿,王德化说道:“而且据番子的描述,奴婢觉得那些防雨器械颇为讲究,若是让匠户仿造,恐怕一个月都做不出一套出来。”
  听到王德化的话,朱由检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自己仿效虎贲军建立新军,看上去有模有样,但实际上新军的装备和虎贲军的装备还是差得远。李植拥有范家庄这个领先时代的大工厂,可以短时间内生产出大量的新式装备出来。而京城的匠人们还停留在手工制造的阶段,效率十分低下。
  王承恩拱手说道:“圣上,如今之计,只有让津国公加急制造五万套可用于鲁密铳的防水器材,送到中部县武经略手上了。否则武经略被挡在中部县不敢前进不能后退,时间久了恐怕生变。”
  朱由检看着王承恩,摇了摇头。
  本来攻打河南,是朱由检从李植手上硬生生抢下来的战功。朱由检不顾李植的腹诽,硬是在李植可以席卷陕西的时候让李植停下来,转而让新军去收割这个胜利果实,为的是提高自己这个天子的声望。
  然而现在,新军害怕雨战,想拿下陕西就要去向李植求助。
  且不说李植会不会出手相助,就是这个求助的动作都让朱由检觉得脸面无光。
  朱由检吸了一口气,坐回御座上,又打开了曹变蛟的塘报看了看。此时只要有一丝独自拿下陕西的可能,朱由检都不愿意去向李植求助。
  现在去求助实在是太丢人了。
  王承恩拱手说道:“圣上,不能犹豫了。如今武经略的大军守在中部县,不管是前进还是后退都会被闯军的骑兵尾随,闯贼就等着雨天时候重创新军。实际上,武经略的兵马是被困在中部县了。若是时间久了粮草运输被闯军断了,那新军五万人就全完了。”
  朱由检听了王承恩的话,无奈的眼睛一闭。
  许久,他才说道:“罢了!王承恩你带几把鲁密铳去一趟天津,请天津王提供适宜于鲁密铳的防雨器材。”


第0837章 南直隶
  王承恩带着十几个宦官站在天津郡王府前,看着那由津国公府改造的天津郡王府,摇了摇头。
  想不到再次来到这里,是来求李植的。
  虽然王承恩提议天子找李植要防水器材,但王承恩也知道这一行是很丢人的。当初李自成大溃败之际天子推开天津王,说让我的新军来,结果如今天子的新军被困在陕西中部县,进退不得。事到如今,还是要求李植提供援手。
  便是王承恩一个太监,也觉得此事有些羞耻。
  然而此事却不能不办,天子如今在京城压制文官,大张旗鼓变法,正需要前线一场大胜来增加威望,震慑江淮一带的江北军。如果五万新军全部折在陕西北部,恐怕不但天子的威望会受损,文官们甚至会集体反扑。
  江北军在南方,攻不到京城去。但是京城附近的蓟镇、宣府和大同各镇有十几万营兵。这些营兵表面上是大明的兵马,实际上各级将领全部是文官提拔的。天子如今以一己之力硬撼满朝文臣,若是京营殒殁,京城附近的杂兵们很可能闹事。
  天子变法彻底断了士绅的财路,文官的反扑也必然是十分凶狠的。说不定这些杂兵会效法当年李植所为,攻到京城附近兵谏。
  所以无论如何,京营兵马必须赢。如果京营输了,天子好不容易搞起来的均赋变法可能就会夭折。
  王承恩吸了口气,带着宦官走进了王府。
  王府的大殿门口,李植头戴乌纱折角向上巾,身穿四爪金龙盘领窄袖袍,站在高台上等待王承恩。
  此时李植身为郡王,不是王承恩一个司礼监太监可以怠慢的。他快步走到高台下面,拱手拜倒:“王承恩见过天津郡王殿下!”
  李植笑了笑,打量了王承恩一番,只觉得王承恩一脸的疲劳,似乎好长时间没睡好了。
  作为天子身边的第一亲信,王承恩不但要伺候天子,还要担心家国社稷,这压力实在是有些大。
  李植一挥手,说道:“中贵人随寡人入殿吧!”
  王承恩大声唱诺,走上了高台,进入了王府的大殿。
  进入大殿,王承恩发现天津巡抚李兴等大臣都已经等在那里了。众人看见天子的亲信来了,都上来和王承恩见礼。王承恩此时来天津求人,自然是一一回礼。
  李植坐在王座上,淡淡问道:“中贵人此番来我天津,所为何事?”
  王承恩听到这话,看了李植一眼,拱手说道:“郡王殿下,咱家这一行,是来为京营新军求一套防雨的器材的。”
  李植淡淡答道:“哦?”
  王承恩快语说道:“殿下,咱家直说吧,现在五万京营新军困在陕西中部县,因为缺乏防水器材进退不得。这日子拖久了,恐怕迟早要被闯贼断了粮道。如今之际,只有殿下制造出防水器材,才能救下新军。”
  李植听到这话,笑了笑,没有说话。
  李兴看了看李植的脸色,哈哈一笑走了出来,说道:“中贵人此言差矣。天子当初有言,虎贲军占领潼关后不需西进,只需在河南静待新军的捷报便可。天子如此言论,自然是不需要我天津上下chā手陕西的事务。”
  “天子都已经放话了,中贵人怎么能擅自瞒背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