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7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成和十年前大不一样,如今的闯军精锐中大多是投贼的官军,擅于弓shè者不少。本来冲锋的时候闯军还能一边shè箭一边冲刺,但在雨中弓箭没有杀伤力,所以新军倒也不害怕会受到箭雨的冲击。
  但是不管怎样,这是十二万匹近一吨重的马,毫无疑问,前排的士兵将受到死亡的冲击。
  两军越来越近,一百丈,五十丈,三十丈。曹变蛟手持虎qiāng立在阵前,突然大声喊道:“万岁!”
  新军是天子的亲军,在哪里厮杀都是为了天子。此时曹变蛟高喊万岁,顿时感染了周围的士卒,六万人山呼海啸,大声怒吼:
  “万岁!”
  “万岁!”
  轰一声,闯贼的骑兵撞上了新军的前列。
  就像是潮水撞上了堤岸,顿时在边缘地带激起巨大的水花。不过那些水花不是潮水,而是被撞到半空中的步卒。最前面的步卒在军马的冲撞下站不稳脚跟,被撞飞了。飞起的步兵受到的伤害是极重的,大多数都是重伤。
  好在山谷并不宽阔,战场宽度不过三里。虽然有一千多士兵被骑兵撞飞,但伤亡还是可以承受的。
  骑兵装进步兵集群中,停了下来。贼兵们惊讶地发现,官军被骑兵狠狠撞了一下,队形居然丝毫不乱。这一支使用火器的官军在冷兵器厮杀中同样十分坚韧。
  “万岁!”
  新军的士兵高喊口号,挥舞腰刀和骑兵们厮杀在一起。
  杨国柱手持一把大刀,在士兵的掩护下冲进了贼兵的骑兵中。一个贼军士卒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杨国柱一刀砍在胸口,惨叫着摔下了马。杨国柱一击得手,怒喝一声,又挥刀朝另一个贼兵砍去。
  曹变蛟同样身先士卒,他被闯军的军马撞了一下,往后飞了半米。但是仗着身体强壮,他硬是从地上爬了起来,举着虎qiāng就往前面冲。
  倒不是曹变蛟托大,实在是他从来就这样打仗的。每一战,他都是冲到最前面厮杀的。
  看到曹变蛟这么骁勇,他身边的新军士兵士气大振,挥舞着腰刀就往贼军的骑兵中冲去,俨然发起了反冲锋。
  十二万骑兵冲击十万官军,没能把官军冲垮,反倒陷入了缠斗中。
  李自成骑马站在二里外的山头上,看着闯军和官军的纠缠,皱紧了眉头。
  李自成本以为官军是使用火器的步卒,步战能力一定十分有限。李自成希望十二万骑兵冲锋的气势可以一次xìng冲垮官军。就算再不济,也要把官军冲得七零八落,士气大降。
  可战场上的情况是,冲阵的骑兵和官军步兵黏在了一起。
  李过叹了口气,说道:“小曹将军果然名不虚传,带出来的京营可谓是铁军。”
  李自成吸了口气,想起了十几年前在陕西被曹文诏追杀的情景。那时候的贼军战斗力很弱,一碰到曹文诏就像见了阎王一样,被杀得只会逃。想不到十几年过去,闯军实力大涨,还是不能冲垮曹文诏的侄子曹变蛟。
  李过突然又说道:“不过那东面的二万多官军似乎快垮了。”
  李自成抬头一看,看到大同镇和蓟镇的士兵已经摇摇yù坠。
  这些士气低落的新兵显然承受不了和闯军老贼对战厮杀的压力,支撑不住了。
  只听到轰的一声,这两万多新兵崩溃了。他们丢弃了手中的武器,撒腿往北方逃去。
  李自成脸上一喜,兴奋地观察着战场的变化。
  但是令他十分失望的是,京营新军并未因为二万新兵的崩溃而大溃败。在大同和蓟镇新兵逃下去的地方,宣府的老兵们挥舞着长qiāng补了上来。
  宣府的老兵一补上来,场面就再次变成了血腥的缠斗。
  狭窄的山谷中,战场宽度很窄,闯军的人数优势并没有转化成阵形上的优势。在狭窄的地形中,骑兵也不能反复冲击步卒。
  李自成身边的宋献策看着看着,摇了摇头,说道:“闯王,这支官家的京营十分强悍啊,我们冲不进去。”
  李自成吸了口气,十分的失望。
  骑兵的最大优势是冲击力,在两军缠斗的过程中,骑在马上其实不利于战斗。前排的闯军开始下马步战,但因为军马的遮挡,闯军的队形密度很低。前排的闯军精锐往往是两个人面对新军三个人,打得十分的难解难分。
  雨水的存在,也让战争变得更加艰难。雨水中的每一个动作,都需要付出比平时多几成的力气。
  两军在三里宽的山谷中反复拉锯,伤亡在不断的上升。被锋利武器割出来的鲜血在战场上喷洒,渐渐把战场前排的泥水全部染红了。


第0836章 器材
  战斗持续了整整半天。
  天上的雨水早就停止了,但是新军士兵和贼兵黏在一起厮杀,也无法再拿起火铳shè击。新军的将士们只能依靠手上的腰刀和身上的胄甲尽力厮杀。
  新军不能后退,因为一退就是大崩溃。闯军不断往前面挤压,新军只能全力支撑战线。
  闯军也不愿后退,因为这场雨是难得的机会。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若不能利用这场雨水重创新军,新军就会在晴朗天气中利用火器一路南下。
  双方在三里宽的战线上不断投入生力军,士兵不断倒下,然后又不断增加新的人手。血ròu横飞的第一线就像是一台绞ròu机,不断把两方的年轻士卒变成不能动弹的尸体。
  一直从下午杀到傍晚,杀到天色昏暗,李自成才敲响了收兵的金声。
  看着缓缓往后面退去的闯军士兵,曹变蛟只觉得浑身都虚脱了。这半天他也不知道杀了多少贼兵,只觉得手都快举不起来了。他的右臂和左腿上被贼兵砍了两刀,但有盔甲挡着,伤口不深。
  拄着虎qiāng站在地上,曹变蛟看了看地上的尸体。
  杀了半天,伤亡实在是无比的惨重。闯军起码抛下了一万人在战场上,而新军和宣府正兵营的伤亡基本上也差不多。
  六万新军,转眼就变成五万人。
  曹变蛟觉得心在滴血。
  新兵是花了多少银子堆出来的精锐?每一个新军士兵都是熟练的火铳手,都是无比珍贵的。然而在这山谷中,新军士兵却在最没有优势的ròu搏中战死。
  这样的战斗不是天子所想要的,天子要的是曹变蛟摧枯拉朽拿下陕西。但现在仗打成这样,天子的战略已经无法实现——从中部县到西安还有几十天的路程,路上必然会再下雨。而闯军的骑兵吊在新军不远处,一下雨就会扑过来。
  闯军的骑兵有十几万,经得起动辄万人的伤亡。但是新军只剩下五万人,若是再来一场伤亡万人的战斗,新军一定会崩溃。
  杨国柱提着大刀慢慢走了过来,无奈地说道:“提督,贼军如此作战,形势对我们不利。”
  曹变蛟扫视了一眼战场,又看了看那些惨死在战线上的年轻士兵们,咬牙说道:“如今只有上报圣上,请圣上决断。”
  ……
  九月十九,天子朱由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