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7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7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握了接近虎贲军的一支兵马。
  和虎贲军一样,京营新军有火铳有大pào,能击败几倍于自己的敌人。
  自己率领这样一支兵马,扫灭闯贼看上去十分容易。到时候平灭闯贼后南下攻打定贼,当真是要封侯!
  等定贼也被平灭,控制了湖广,新军规模再扩大一些。南方的文官哪个还敢不听天子的命令?
  曹变蛟骑马行在陕西的山谷间,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豪情。
  就连被曹变蛟挑出来的三个总兵都同样兴奋起来。
  之前在山西被挑出来,三个总兵还有些惴惴不安,担心这一趟凶多吉少。毕竟李自成的贼军有二十多万,又是防守。而曹变蛟的新军加上三个总兵的正兵营只有十万人。十万人去打二十多万人,怎么看没什么胜算。
  这些年来闯军大量吸收边军逃卒,战斗力甚至强于官军。大明的官僚们越来越腐败,边军各镇给予士卒的待遇奇差,而闯军中却颇有以强者为尊的气氛,对真正有战力的士卒十分看重。在这样的情况下,大量边镇老兵投贼。
  李自成的十几万骑兵几乎全是边镇的老兵,而真正的官军中却充斥着缺乏训练,没见过血,士气低落的新兵。这样的情况下,官军和闯军的战力谁强谁弱,不言而喻。
  宣府、大同和蓟镇东协三个总兵,对自己被武经略曹变蛟选中这件事情十分懊丧。
  然而经过鄜州一战后,三个总兵的态度完全变了。他们发现天子的新军战斗力竟是如此不可思议,简直可以和传说的虎贲军匹敌。跟随这样一支新军,击溃二十多万闯军简直是易如反掌。
  这趟陕西之行,简直就是来抢战功的。
  进一步说,天子的新军这么强悍,以后天子完全掌握局势,在地方上大清洗东林党一派的官员也变成一种必然。此时能够跟上曹变蛟的步伐,说不定就能成为天子的嫡系,逃过未来的大清洗。
  三个总兵这半个月像是变了一个人,抢在曹变蛟身边马屁连连,把杨国柱这几个京营总兵都挤到了后面去。
  对此,杨国柱等人自然是十分鄙夷。
  不过杨国柱这些人是天子钦点的总兵,以后前途不可估量,自然不会和魏大中等人争夺拍曹变蛟马屁的机会。
  杨国柱正在大军中间骑行,突然前面有五名斥候奔驰过来。斥候兵一路骑行到杨国柱的身边,朝杨国柱大声说道:“军门,西南面三十里集结着大量的闯军骑兵,一路吊在我们前面不进不退,不知道想做些什么。”
  杨国柱正要说话,旁边的曹变蛟却已经骑了过来。
  “有多少骑兵?”
  那个斥候大声答道:“回经略的话,贼兵聚集在山谷间,人人有马,我们在山头上用望远镜也看不尽所有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万人。只觉得无边无垠,堆满了整个山谷。”
  听到斥候的话,曹变蛟和杨国柱对视了一阵,有些警觉起来。
  听这个斥候的话,似乎闯贼的骑兵主力就在三十里之外。
  这个距离十分微妙,因为京营新兵大多是步卒,一天也只能走三十里,无法杀到贼兵那边去。而闯军的马军和骁骑人人有马,甚至一人双马,前进三十里也就是半个时辰的事情。换句话说,闯军的主力吊在曹变蛟的三十里外,是随时可以发起进攻,完全掌握主动权。
  杨国柱惊讶地问道:“闯军想做什么?”
  曹变蛟也不明白闯贼想做什么。闯军十几万马军和官军十万人人数差不多,硬冲新军根本没有赢面。上个月在鄜州闯军全军出动都大溃逃,难道闯军这次想靠十几万马军获胜?
  两人正在思索,却突然听到天上传来一声闷雷。
  “轰~~”
  要下雨了。
  新军的士兵们按照平日训练的章程,把油布拿了出来。士兵们把火yào袋和鲁密铳都用油布包了起来,收进了附近辎重车的下层,防止火铳被淋湿。大pào的pào兵也将pào车上的火yào桶和pào口用油布封了起来。
  宣府总兵魏大中见曹变蛟停在官道旁边,策马走了过来,大声喊道:“经略大人,要下雨了,这火yào怕是要受潮啊。就算包得再严密,恐怕在雨里也打不响火铳了!”
  曹变蛟心里一个咯噔。
  新军在训练中也多次演练过下雨时候的对策,对于新军这样依赖火器的部队来说,下雨时候只有一个对策,就是远离敌人!
  曹变蛟猛地朝传令兵吼道:“全军听命,调头向东北方向行进!全速行进!”
  传令兵们被曹变蛟吼了一声,不敢怠慢。他们四散开来,骑着战马往队伍的前方和后方驰骋而去,把曹变蛟的命令传到了全军。
  但队伍还没有完成转身,雨水就飘了下来。
  一滴,两滴,开始时候还只是几滴雨点。但很快,雨点就变成一片一片的。雨借着风势,在空中来回飘舞,越下越大。
  很快,曹变蛟绑着头巾的头发就被淋湿。雨滴在发鬓上越积越多,变成一道一道的流了下来。
  曹变蛟焦急地看着官军兵马改变行进方向,朝东北方向逃去。
  前面突然又有一队斥候冲了过来。
  “经略,贼军的骑兵全军出动,冲过来了!”


第0835章 冲阵
  雨落在地面上,让杂草和灌木之间的泥土变得十分泥泞。尤其是士兵踩过的泥地,地表的植被被破坏,更加湿滑。
  新军的士兵艰难地往东北方向逃去,希望能熬过这段下雨的时间,不要在雨水中遭遇闯军骑兵。
  然而天不遂人愿,淅淅沥沥的雨水虽然不大,却始终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西南方向渐渐响起滚雷一样的马蹄声,十二万闯军骑兵已经在两里之外。
  曹变蛟知道今天是躲不掉了,大声吼道:“全军列圆阵迎敌!”
  对于在野外面对骑兵的步兵来说,圆阵是一种最简单,防御力最强的阵形。圆阵各个方向一样坚厚,不会被骑兵包抄后路而崩溃。
  新军士兵们在雨中停止了逃跑,开始列阵。这些训练了多年的士兵知道今天必将是一场血战,一个个都有些慷慨,拔出了腰刀严阵以待。
  宣府的士兵手持长qiāng,护在了新军的东翼。这些老兵虽然士气不高,但在大战之前并没有慌张情绪,显得颇为镇定——毕竟这些老兵都是和鞑子厮杀过的悍卒,哪里会害怕贼兵?
  但是同样在东面的蓟镇和大同的新兵则十分慌张,新兵们想到马上要以步卒迎接骑兵的冲锋,一个个脸色发白。
  马蹄声越来越近。十几万匹军马践踏大地的声音实在是太惊人,给人极大的心理冲击。
  很快,闯军的骑兵就出现在山谷的转角处。
  下雨天新军不能用大pào轰zhà闯军,但泥泞的地面同样影响了骑兵的冲刺。如果说在干燥土地上骑兵集团冲锋可以冲到四十公里的时速,那么在雨中,这些骑兵只能跑出三十公里每小时,冲击力并没有原先那么大。
  闯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