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仅如此,做学徒的一百三十个铁匠绝大多数也已经出师,制作了第一批一百二十七把合格步qiāng。
  新工匠出师以后,他们的月钱就从二两变成三两,每把步qiāng造出后一两的赏钱中三钱归老工匠师父,剩下七钱归自己,合起来一个月有三两七钱的月钱,算是有数的高薪了。如今出师赚钱了,新qiāng匠们一个个十分兴奋,干活十分卖力。老工匠们就更不用说了,月钱加赏银一个月有四两六钱,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富裕人家了,干活时候也十分用心。
  这些工匠们每个月生产一把米尼步qiāng。每把步qiāng出厂前都经过四倍火yào的考验,质量十分可靠。李植用这些步qiāng装备了四个连队五百人,让连队士兵每天在靶场上训练shè击,争取最快速度成为合格的步qiāng手。
  其他没有拿到步qiāng的部队则继续训练格斗,队列和野外拉练。
  李植又去火pào作坊检查了一下。
  这两个月火pào作坊摸索制造铁芯铜体大pào已经初告成效,pào匠们已经掌握了两种金属合铸的窍门,李植要求的六磅pào已经初步铸造出来了。九百斤的实验xìng火pào就不说了,经检验完全合格。八百斤的合格长pào也铸造出来了,断断续续打了一百pào都没有发现裂纹,而且比这个时代的米宁轻型长pào轻一百斤。
  不过pào匠们觉得铁芯铜体大pào的潜力还能挖掘,准备进一步降低pào管厚度减轻pào重。然而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两门五百斤和五百五十斤的实验xìng六磅pào铸造出来以后都zhà膛了,差点伤到人。pào匠们不知道pào管厚度的极限是多少,只能一步步摸索。
  但估计也要不了多久,pào匠们就能搞明白铁芯铜体六磅长pào最合适的参数了。五个pào匠都十分期待新式火pào参数找好的日子,希望李植到那一天可以恢复他们的匠户身份。
  李植jiāo待pào匠们注意安全,便离开了火pào作坊。
  肥皂作坊的产能在许敏策追加订单后已经提高,如今有一百五十个工人在范家庄城内的肥皂作坊工作。不过上个月崔文定又增订了一批每月五万块的订单,李植干脆又招募了五十个工人,凑齐了两百人的总数。新增五十个工人的产能远远超过崔文定的需求,多出来的肥皂李植直接在天津销售。
  纺织工厂在郑元的管理下正常运转,没有什么事情。水泥作坊正常向泥瓦匠们供给水泥,也没什么事情。
  检查了一圈,确认各个条线都运转正常后,李植就开始发展新的产业了。
  李植这次要做的是玻璃。
  作为一个工业设计师,李植当然了解过作为常用民生产品的玻璃产业,是十分清楚玻璃的详细理论制法的。如今范家庄已经初步建成,各种产业都可以安全地安置在范家庄里,李植便准备把玻璃搞出来。
  建玻璃作坊最先需要考虑的是建立坩埚炉。烧制玻璃需要把纯碱、石灰石、石英混合的原材料加热到一千五百五十到一千六度,寻常的炉子肯定不行,需要专门的人才建立专门的炉子。而且盛放原材料的坩埚也需要专业人才制作。
  这个时代最常用高温烧制产品的就是烧瓷器的匠人了,李植准备找几个烧瓷匠来为自己制造玻璃。
  李植在天津卫城里打听了一阵,知道往南一百五十里的青县就有瓷匠,便亲自带上家丁骑马赴青县。到了青县县李植打听了一阵,知道在这个县有一个柳村全村人全是烧瓷器的,其中要数蔡家的青花瓷烧得最好。
  李植花钱请了一个人带路,找到了柳村蔡家。
  那蔡家的房子很大,在柳村中间占据了一大片土地,是个独门独户的大院子。李植站在院子外面看,看到里面有几个竖起的粘土炉子,大概就是蔡家烧制瓷器的炉子。
  李植在门口递上名帖,便有一个蔡家人跑了出来,把李植带到了正堂。
  李植还没走进正堂,就看到那堂屋地上跪着一个年轻人,执傲地挺直了腰杆跪在那里。
  年轻人前面站着三个老人,中间一人极为生气的样子,一脚踢在了年轻人的肩膀上。
  “我打死你这个逆子!”
  年轻人被踢倒在地上,又固执地爬了起来,跪在青砖地面上大声说道:“爹!我和翠儿是真心相爱!”
  老年人气得满脸通红,大声说道:“我们蔡家也是柳村的大户,你就看上这么一个穷得家里都揭不开锅的贫贱商贩的女儿!我给你说的亲你都不要,你要把我气死?”
  地上的年轻人大声说道:“我和翠儿已经私拜了天地,他已经是我的媳fù!我这辈子是非她不娶了!”
  “我再问你一次,你听不听我的和韩家女儿成亲?”
  年轻人脖子一挺,大声说道:“我这辈子只有翠儿一个媳fù!”
  老年人气不过,又一脚踢在年轻人的胸口上,大声骂道:“滚,滚出蔡家!我们蔡家没有你这样的逆子!”
  年轻人爬起来跪在地上,抬起头看了看老年人,颤抖地说道:“爹!你把我赶出去我要饿死的!”
  老年人大声吼道:“我养你十八年,教你烧瓷器教了十年!你就这样报答我?你让我在村里都抬不起头!你也知道人要吃饭?你不是有翠儿吗?去她家找她啊!”说完这话,老年人用尽力气大声吼道:“滚啊!我们蔡家没你这一口人!”
  年轻人把头一低,慢慢爬了起来,低着头往门外走去。他和站一边看热闹的李植错身而过,都没有抬起头。
  李植站在一边看了一场热闹,知道这是子女要自己做主自己的婚事惹毛了父亲。他暗道这大明的父母权力还真是大,幸好自己和崔合的婚事没有父母反对,否则还真成不了亲。
  等蔡家家长站在二堂里消了消气,李植才随那小厮走进了堂屋。
  蔡家家长看到李植的官服,收起了怒气行礼说道:“官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李植笑了笑说道:“免礼。”
  蔡家家主请李植入座,让李植坐在主位上自己陪在下首,又让仆人送上了茶水。
  李植喝了一口茶水便直奔主题说道:“不知道蔡公经营这个瓷器作坊,一年有多少利润呢?”
  蔡家家主见这官爷上来就问自己收入,有些尴尬,想了想说道:“蔡家六口人烧瓷,一年除了吃穿用度,也有百余两的利润。”
  想不到这蔡家人一年利润还挺高的,算上六口人的用度,蔡家一年起码有一百五十两银子的收入。别人收入高,你挖墙脚需要的银子就要更多。李植心里有些ròu痛银子,脸上却不动声色说道:“我出二百五十两一年,聘请你们六口人去范家庄为我做事情,如何?”
  蔡家家主愣了愣,问道:“范家庄?官爷要烧什么?”
  李植说道:“我要烧的是玻璃,需要一些人手!”
  蔡家家主摇头说道:“官爷,恕小民不识抬举,但我们蔡家家传七代烧瓷,那是几百年的产业了,不愿意离开柳村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