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6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6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列舰,就可以赢得决定xìng的胜利。”
  “打赢这场战争后,荷兰愿意按照出战战舰的比例,将获得的生丝按比例在荷兰和不列颠之间分配。如果英国加入这场战争,不但可以完全压倒李植的舰队,每年还可以获得六百万荷兰盾的利润!”
  听到库恩的话,英国随从人员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每年六百万荷兰盾相当于一百六十万两白银,相当于六条四级战列舰的造价,不啻是一笔巨款。对于十四条战列舰的投资来说,这个回报率是很高的。
  伍德沃德喝了一口茶,说道:“这是一个有趣的建议。”


第0830章 皇上
  七月下旬,朱由检顶着烈日,骑行在顺天府的乡间。
  朱由检是来检查均田赋政策的执行效果的。所以他这次依旧没有穿天子龙袍,而是穿着一套御史的官袍,身边也只带着三十个“家丁”。
  当然,为了防止出事,一支五百人的新军骑兵队伍始终吊在朱由检的半里之外。如果天子受到攻击,这支五百人的队伍随时会冲到前面去保护天子。
  此时已经接近冬小麦的播种期,田地中的百姓在忙着犁地翻土,为下个月的秋播做着准备。不过比起天津那些使用农业机械的农民,顺天府的农民就贫穷多了。农夫驱策的黄牛大都是瘦骨嶙峋,甚至还有一些农民农fù两人一组,用人力拖动铁犁松土。
  农田里的灌溉设施也基本没有,百姓们都是用扁担挑水来浇灌旱田,看上去十分的辛苦。
  朱由检一路走一路看,突然朝身边的新任内阁大学士张光航问道:“张光航,本朝禁止民间私宰耕牛,为何百姓还这么缺乏牛力?甚至要用人力犁田?”
  张光航拱手说道:“圣上,这耕牛虽然不准宰杀,牛犊孽生不少,但是要把黄牛养成耕牛,也是需要很多成本的。虽然大多数时候可以给黄牛吃草料,但是在役使耕牛的那几个月是要喂精料的,否则牛会体力不支病死。”
  “顺天府的百姓以前自己都吃不饱,没有财力给耕牛喂养精料。”
  “而且在这顺天府的民间,还有另一种丑恶。就是但凡一家农夫家中花了大价钱买了耕牛,地方上的豪强士绅就会频繁派人来借牛。养牛的人花费钱财养了耕牛,最后往往被士绅豪强占用,所以最后也无人愿意饲养。”
  朱由检听到张光航的话,明白这事情说到底还是社会秩序混乱造成的,养牛者不得牛力,自然渐渐弃养。
  朱由检叹道:“民事艰难!”
  张光航拱手说道:“圣上,这个月天津王支援北直隶的二千名法官已经到位了,北直隶的九府二州都有了第一批法官,法庭可以开庭处理官司了。若是这些法官能多处理几件耕牛的官司,帮底层百姓守住耕牛,那以后愿意养牛的百姓就越来越多了。”
  朱由检点了点头,继续往前方骑行。
  行到一群在田垄上歇息的农民前面,朱由检停下了马。
  那些农民看到来了个大官,慌张地看着朱由检。最后一个老农走了出来,颤颤巍巍地拱手说道:“这位官爷在上?有何jiāo待?”
  朱由检摸了摸马鬃,笑着问道:“乡老,去年的收成如何?”
  和天津的百姓不同,北直隶的百姓十分害怕官绅。听到朱由检问话,老农跪到了地上,先给朱由检磕了一个头。
  朱由检跳下了马,扶起了地上的慌张老农,问道:“乡老,去年收获了多少粮食,田赋要上jiāo多少粮食?”
  按大明惯例,田赋分为夏税和秋税。田赋夏税无过八月,秋税无过明年二月。此时马上就是jiāo纳夏税的最后期限,农民们大多已经jiāo完了一次税。
  那老农见朱由检这个大官和蔼可亲,被朱由检扶起来时候忍不住多看了朱由检几眼,才答道:“回大人的话,小民我家有薄田二十一亩,去年的冬小麦收了二十三石的粮食,刨去种子,就是二十石的收益。”
  老农说着说着,脸上激动起来。
  “按以前,那些差人也不知道怎么算的,说我家需要jiāo纳八石的田赋。老农我的媳fù已经病死了,膝下有一个儿子一个儿媳,三个人靠十二石粮食过日子,连做冬衣的钱都没有。”
  看了朱由检一眼,老农激动地说道:“然而如今不同了,前几天我去城里jiāo夏税,城里的差爷突然变了口风,说我今年只需要jiāo纳一石七斗小麦。夏税三斗,秋税一石四斗!”
  “这样一来,我家三口人刨去口粮还能余下九石多的结余。这就是二十多两银子。多了二十两银子,当真是天翻地覆啊。我家三口人都有钱做冬衣冬被,有钱买砖瓦来修破漏的屋舍了!今年冬天不会挨冻了,以后下雨下雪,屋子也不会漏水了!”
  老农说着说着,哭了起来,一边说话一边使劲擦眼泪。
  “我听人说了,这都是皇上的恩德,是皇上可怜我们这些小民衣不遮体,所以给我们减了税!”
  旁边一个年轻人chā了一句嘴,说道:“魏老头,你说的没错哩。我听城里的账房先生说了,这次真的是皇上给我们这些小民减了税。原先我们税高,是因为士绅老爷不jiāo田赋。如今士绅老爷全部要jiāo田赋了,我们就不用jiāo那么多了!”
  “全是皇上的仁德恩惠哩!”
  “皇上大慈大悲,知道民间疾苦!”
  一群农民说着说着激动起来。他们突然集体躬身作揖,朝京城的方向行礼。
  朱由检见百姓如此爱戴自己,抚须微笑不语。
  张光航在一边看得有些尴尬,大声喝道:“你们这些小农有眼无珠,皇上就在眼前,怎么还朝北方行礼?”
  田垄上的十几个小农愣了愣,诧异地看向了朱由检。
  这几个月天子喜欢微服私访的传言也传遍了北直隶,农民们都知道天子是个四十出头的长须中年人。一般的文官哪里有这么多高大魁梧的保镖?他们打量着朱由检,终于悟了过来,圣天子不在京城,就在眼前。
  十几个汉子猛地转向了朱由检,跪地磕头。
  “皇上万岁!”
  “皇上仁德,给我们减税,我们这些小农感激不尽!”
  有三个汉子磕了三个头,就激动地撒腿朝村子里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吼叫:“皇上来了,皇上来了!给我们减税的皇上来了!”
  朱由检吸了口气,朝张光航骂道:“阁老糊涂,你这一说出朕的身份,朕便体察不了民情了。”
  张光航愣了愣,转头看向了远处的村庄。
  果然,一百丈外,一百多人从村庄里冲了出来。村民村fù们光着脚丫子在田地哩狂奔,一边往这边跑一边喊叫着:“皇上来了!皇上!”
  “给我们减税的皇上来了!”
  朱由检这次在北直隶和山西均平了田赋,个人声望在民间达到了顶峰。百姓们都把天子当成了救苦救难的圣天子。不光是这个村庄的人要冲过来表达自己对天子的崇拜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