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6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6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户部尚书李遇知猛地跳了出来,大声说道:“圣上!范景文老成谋国之言,并无过错。”
  李遇知四朝元老,户部尚书,在朝廷中位高权重。众人见李遇知出来救人了,暗道这下子范景文有救了。
  然而朱由检只是看了李遇知一眼,就冷冷说道:“李遇知、范景文营党谋私,不可不查。来人,剥了李遇知的官服,打入诏狱中细细审查。”
  听到朱由检的话,百官张大了嘴巴,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遇知仅仅是出言相救,说了一句话,就被夺官打入诏狱?
  天子这样凶狠,一时竟再没有一个人敢出来说话。此时百官们才明白,天子如今控制了京城,锐意变法,再容不得文官们违抗他的意志。
  这朝堂上,以后就是天子的一言堂了。
  东厂番子冲了上来,将老迈的范景文和李遇知的乌纱帽和官袍剥了,推推搡搡地押了下去。
  朱由检看了看沉默的百官,在御座前面来回走动,却再没有看到一个挑战者站出来。
  天子冷笑了一声,冷冷说道:“范景文被拿下了,内阁空出一个位置。张光航忠谨勤勉,可堪大任,明日便入阁办事吧。”
  没有九卿“廷推”,朱由检打破了由文官选举制推选阁臣的规矩,一句话,就把素来和文官们作对,支持李植的张光航提拔为内阁大学士了。
  变天了,当真是变天了。
  百官们已经是面无人色,说不出话来。
  刑部尚书张光航激动地拜倒在地上,大声唱道:“臣谨受命,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第0829章 英国人
  七月二十一日,稳定的南风吹拂在马六甲的海峡上,让荷兰舰队上的三色旗猎猎作响。
  不列颠东印度公司的总督伍德沃德走在马六甲码头上,看着荷兰人气势恢宏的舰队,脸上有些惊奇。
  伍德沃德想不到荷兰人会派遣这么多战舰到远东来。
  这些荷兰战列舰都是三级、四级战列舰。这个时代的欧洲战列舰适航能力有限,庞大的一级、二级战列舰无法跨过半个地球开到远东来。在东亚和东南亚,欧洲人只有三级、四级战列舰作为主战军舰。
  三级战列舰吨位在一千三百吨到两千吨,舰载人员500到700人。四级战列舰吨位在一千吨高一些,舰载人员在三百多人左右。这样的军舰在欧洲并不是最大的,但却是各国海军中最多的,也是充当主力的舰型。
  伍德沃德在码头上走了几步,就有一个情报官跑了上来,小声在伍德沃德耳边说道:“总督,荷兰人派来了二十五艘战舰。其中三级战列舰三艘,四级战列舰二十二艘。”
  虽然现在伍德沃德是作为客人被邀请到荷兰人的马六甲来,但是英国人并没有忘记搜集情报。
  总体来说,英国人现在和荷兰人关系不错,英国的克lún威尔刚刚上台,新兴的商人和工厂主抢下了贵族和国王的部分权力。英国开始加速向外扩张,但这个未来的日不落帝国现在并不强大,扩张的重点在新大陆和印度。
  英国现在和荷兰人一样,都忙着在衰落的西班牙身上捅刀子。此时英荷战争还没有bào发,两国的关系总体上是不错的。
  不过对于十七世纪的欧洲来说,这种表面上的友好十分脆弱。在战火连天的欧洲,各个国家之间随时可能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开战。所以对于伍德沃德来说,能够在马六甲随意行走搜集情报,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伍德沃德问道:“有多少门pào?”
  情报官小声说道:“有一千一百三十门火pào,绝大多数是三十二磅以上的重pào。”
  相对于只有十几门pào的商船来说,战列舰的火力完全是两个概念。
  一般来说,欧洲人的三级战列舰一般装备六十四门到八十门火pào,四级战列舰一般装备五十多门pào。
  而荷兰人战列舰比一般的欧洲战列舰火力更猛。荷兰人在舰船上装载的大pào全是42磅pào和32磅pào,几乎没有小pào。这些口径巨大的火pào能够轻易洞穿敌舰的装甲,在接舷战之前给予敌人极大的心理压力。
  伍德沃德听到情报官的话,吸了一口气,说道:“荷兰人要做大买卖。”
  不再在码头上徘徊,伍德沃德带着随从走向了马六甲的中心——法摩沙城堡。
  在城堡中,伍德沃德见到了荷兰东印度公司总督库恩。
  伍德沃德和库恩都是贵族,互相致敬后,两人坐在茶桌上,打开了话匝子。
  “我们英国人想不到荷兰会派遣这么庞大的舰队到远东来。”
  库恩听到伍德沃德的话,有点不舒服。英国人不像是在表示震惊,更像是嘲讽荷兰人在远东的失败。
  库恩冷笑一声,说道:“我想你们知道我们的损失。”
  伍德沃德故意露出疑惑的表情,说道:“我们并不是很清楚,我们的主要精力还是在印度。”
  库恩又冷笑了一声,沉默了起来。
  伍德沃德觉得场面有些冷场,不再伪装,笑道:“当然,我们也关注了一些远东的事情。据我粗鄙的情报系统报告,荷兰原先每年从福尔摩沙获得生丝四十船,往日本运送生丝十五船,往欧洲运送生丝二十五船。每年的利润在二千百万荷兰盾左右。”
  库恩点了点头,说道:“伯爵先生,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失去福尔摩沙后,李植的铁甲舰在海上不断骚扰我们的商船。我们在巴达维亚每年只能获得十船生丝,我们每年的损失超过一千五百万盾。”
  听到库恩的话,伍德沃德身后的英国人窃窃私语起来。一千五百万盾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要知道在这个时代一艘四级战列舰的造价不过二万多英镑,也就是一百多万荷兰盾。换句话说,每年荷兰人在远东损失了十五条四级战列舰。
  从这个角度出发,英国人就完全理解为什么荷兰人会派出二十五条战舰到远东来,希望重新夺回贸易权和福尔摩沙了。
  伍德沃德沉吟说道:“李植是个很强大的敌人。”
  库恩点头说道:“正是如此,所以我们并不准备独自迎战李植的舰队。我们希望和英国人一起,在海上打败李植。”
  伍德沃德看着库恩,没有说话。
  库恩说道:“同为新教国家,我们希望英国人和荷兰人在远东能够团结起来。据我说知,不列颠在印度有十四条战舰。如果这些战舰全部派到东亚,我们合在一起,就能够打败李植的舰队。”
  伍德沃德笑道:“我们和李植之间并没有冲突。”
  库恩将一杯中国红茶递到了伍德沃德手上,说道:“库恩伯爵,我们如果打赢这一仗,我们收获的不止是生丝,而是整个中国的贸易权。”
  “李植的舰队有十二条铁甲舰,但这些铁甲舰只有十八磅火pào。十八磅火pào也许可以击穿我们的武装商船,但无法在远距离上击穿我们的战列舰装甲。只要我们聚集三十多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