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6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6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禁城中的巍峨宫殿,沉声说道:“只有办了保护小民的法院,才能保护小民和小地主的利益。这些小民的本分得到保护,才会有人去肥田积地力,才会有人去修渠搞灌溉,粮食产量才会保持,不至于越来越少。”
  听到天子的话,站在后面的王承恩和王德化对视了一眼。不知道是装上玻璃窗后光线太强太热,还是因为天子的话吓到了他们两,总之他们两人头上满头细汗。
  天子仍然在思索,对着窗外的宫殿说道:“朕这里只有儒生……这法院中法官的人手,还要找天津郡王提供。”
  王承恩终于忍不住,拱手说道:“圣上,这大明的法院中若都是由天津王的学生做法官,恐怕有些不妥……”
  朱由检转头看了看王承恩,说道:“有何不妥?”
  王承恩说道:“那天津王的势力也太大了。”
  朱由检笑了笑,说道:“王承恩你不知道,天津郡王培养的学生,强调的就是公德二字,只忠于公理不忠于个人。谁让他们维护正义法典,他们就听从谁的,不像儒生那样讲究‘座主’‘门生’‘同年’情谊,处处都是私情!”
  王承恩张了张嘴巴,觉得不对,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朱由检笑了笑,又转过了身子看向了窗外,缓缓说道:“均田赋……”
  听到朱由检的这句话,王承恩和王德化扑通扑通地跪在了地上。
  “圣上三思!圣上三思啊!均田赋之策万万不可施行。此策若施,天下士绅必然一片哗然!我大明的天下必将大乱!”


第0827章 廷杖
  六月二十日,皇极殿上,百官愁云惨淡。
  这是天子从天津回来以后的第一次朝会,气氛和往日大不一样。百官昨天都已经听说了,天子要仿效李植变法。
  文官们以前最担心的就是事情走到这一步。李植在一镇六省搞变法搞的风生水起,毕竟还是只能在他的领地上搞。李植控制的领主主要是山东和河南,其他都是“海外领地”。出了山东和河南,其他省份的士绅是安全的。
  但是天子要搞变法,那就糟糕了。天子一旦下令,那就是全国都要变。如果真的按天子的说法去均田赋,办法庭,那天下的士绅就一朝之间失去了锦衣玉食的根本。
  看看李植领地中士绅的凄惨模样,就知道均田赋后士绅会多么落魄。
  士绅们是绝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全部美好生活被天子一朝夺去的。虽然如今天子朱由检已经完全控制了京城,文官们已经不能再用人身安全威胁天子,但文官们也不是完全没有筹码。天下的官员都是士绅成员,这是实际控制大明政权的力量。而且士绅在淮安更有十六万江北军。
  文官们就算冒着被朱由检砍头的风险,也要在朝堂上阻拦天子均田赋。
  百官们正在jiāo头接耳,鸿胪寺的官员一声清唱:“天子驾到!”
  文官们不再议论,站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去。在百官的跪拜中,朱由检踌躇满志地走进了皇极殿。
  和往日目不斜视走上御座的拘谨模样不同,如今的朱由检走得十分自信。他进入皇极殿后,先是在御道上停步观察了一番跪地的文官们,扫视了大殿一番,这才缓缓走到御座前。
  明末极为流行“虚君论”,士绅们主张天子就是一种祸害,就该被供起来不管事情。这种言论深深影响了崇祯朝的朝廷。以前的朱由检说难听一点,只是文官供出来的一个牌位。
  但如今控制了京城的局势,又找到了改变大明出路的朱由检却完全不一样了。今天的朱由检才真正是一个力挽狂澜的君王。
  一甩龙袍前襟,朱由检坐在了龙椅上。
  “平身!”
  百官们也发现天子的气势和往日不同,在地上对视了一阵,才面色沉重地爬了起来。
  鸿胪寺的官员大声唱道:“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虽然鸿胪寺的官员开始了早朝,但今天的朱由检浑身冒着一股威严气势,文官们显然有些踌躇,一时竟没有人说话。
  朱由检看着表情凝重的文官们,抚着胡须,没有说话。
  朝廷上竟沉默起来,好久都没有人站出来打破沉默。
  鸿胪寺的官员不明白怎么回事,又喊了一声:“有事速奏!无事退朝!”
  终于,户部侍郎于庆道站出来打头阵了。
  “圣上,臣听说圣上要均田赋?”
  终于有人站出来了。听到于庆道的话,百官们齐刷刷看向了天子,看天子的表态。
  朱由检迎着文官们的目光,点了点头。
  站在朱由检身边的王承恩大声喊道:“天子有令,不日起将在我大明全境均平田赋,官绅一体纳粮!兴办法院,镇压违法豪强!保护专利,维护匠人利益!”
  虽然前些天在乾清宫劝阻天子“均田赋”,但既然朱由检最后下了决定,忠心的王承恩就成为了朱由检的铁腕执行者。
  专利什么的,于庆道听也懒得听,他就听到官绅一体纳粮六个字,脸上就急得血红一片。
  “圣上,此举荒谬!”
  听到于庆道的话,朱由检脸色一沉,看了看于庆道。
  王承恩怒喝道:“于庆道,你可知道何谓大不敬之罪?”
  于庆道把心一横,说道:“君要夺臣身家xìng命,臣岂能还唯唯诺诺?我大明祖宗法制,由士大夫和天子共治天下。如今天子受天津李贼蛊惑,要夺去我士大夫的根本利益!岂不知道狗急了也会跳墙,何况士大夫乎?”
  朱由检看着这个于庆道,眉头紧蹙。
  王承恩看了看天子,见天子毫无退缩意思,冷笑一声朝于庆道说道:“于庆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说如果天子均平田赋,士绅就要造反么?”
  于庆道冷哼了一声,说道:“读书人寒窗几十载,终有一日金榜题名考取功名,所求何物?无非就是为了成为人上之人,为了有人能带着田地来投献,从此不再饥寒贫苦。今日天子一句话轻飘飘就夺取士人的全部利益,以后还有哪个悬梁刺股苦读圣人书?”
  “天子若是如此行事,天下士人不答应,江北军不会答应!”
  朱由检听到这里已经听不下去了。这于庆道也是狗急跳墙了,是赤luǒluǒ地拿江北军造反来威胁自己。
  朱由检将手放在龙椅扶手上,说道:“于庆道,你可知道你说的大逆不道之言,可诛满门?”
  于庆道显然是豁出去了,大声骂道:“天子和李贼勾结,不分忠jiān,不辨善恶,将屠刀加诸天下士大夫,则天下士人皆可反!天子若是当真夺取士人的免税权,恐怕从四川到南直隶,反旗一片,世人再不奉尔为主!”
  虽然朱由检控制了京城,但这些士人们显然还没有习惯新的局势。
  这个于庆道,还是拿以前那一套本事来对峙朱由检。他觉得有江北军在南方撑腰,文官无论如何是不怕天子的。十六万江北军和八万新军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