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5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5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
  “我们的王爷天津郡王是个大公无私的人,有他盯着,一镇六省上下没一个敢舞弊。在别的地方横行霸道的豪强,在一镇六省都跟孙子似地缩着。”
  听到百姓的解释,朱由检听明白了。天津官员廉洁,是因为李植权威重,制度建得完善又抓得紧,更重要的是李植以身作则,所以才有这样的局面。
  见百姓们言语间这么爱戴李植,朱由检忍不住问道:“天津郡王是个极好的王爷?”
  听到朱由检的询问,那个中年人笑了笑没有答话,仿佛朱由检问了个蠢问题。
  旁边那个老头说道:“巡抚大人,这话那还用说?王爷为我们天津的百姓做主之前,我们连饭都吃不饱,冬天没有棉衣棉被。一家人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裤子。每年村子里都有冻死饿死的人。”
  “后来王爷均平了田赋,把士绅老爷压在我们小农身上的田赋厘清了,我们一下子就温饱了。”
  “到了现在,日子就更好了!巡抚大人你看看我们村子?我看就是顺天府的小地主也没有我们村的百姓富裕哩?我们家家户户都养了四、五个孩子,这日子过得是分外有奔头。”
  “这都是王爷给我们带来的好生活哩!”
  听到老农王爷长王爷短的,王承恩有些不高兴,问道:“你们这么崇拜王爷,眼中可有圣天子?”
  听到王承恩的话,农民们愣了愣。
  许久,那个老农才不痛快地说道:“这位官爷说话就不好听了。王爷给我们这么好的日子,难道我们不该感谢王爷?王爷这些年来南征北战,灭了鞑子,吞并了朝鲜,打灭了流贼,守住了大明的天下。我看不仅我们这些农民该感谢王爷,就是坐在紫禁城中的天子也该感谢王爷哩。”
  听到老农的话,王承恩脸上一慌,看向了天子朱由检。
  这老农居然说天子也该感谢李植,这是大逆不道啊。
  显然,听到老农的话,朱由检也是脸上一沉,黑了脸。
  点了点头,朱由检不再和老农多说,翻身上了马。在东厂番子的簇拥下,朱由检离开了村庄往范家庄行去。
  那个老农看着悻悻离开的朱由检,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了,瞪着眼睛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
  范家庄城门外,天津巡抚李兴率领两个随从在西门外迎接朱由检。
  李植听说天子打扮成外省巡抚来天津,知道天子是想看一看天津最真实的情况,不希望到哪里都被人跪拜磕头。因此李植没有去范家庄迎接天子,毕竟以堂堂郡王身份去迎接一个正二品的巡抚,实在说不过去。
  而且现在李植身为郡王,走到哪里百姓都是作揖拜倒,也会影响天子观察民生民情。
  所以李植让李兴代表自己引导天子参观范家庄。
  当然,为了天子不在自己领地上出岔子,李兴的前后左右安排了几百名乔装打扮为普通市井人员的亲兵,随时保护天子的安全。
  天子在范家庄西边见到欢迎自己的李兴,很满意李植的安排。在李兴的引导下,一行人缓缓行入范家庄。
  在范家庄西门,天子看到长达几里的范家庄城墙,停住了马。
  “朕听闻范家庄从前只是一个百户所,不想现在竟建成这么大一座城。这城中有多少人口?”
  李兴拱手说道:“如今城中有工人、匠人、学生和商贾小贩二十七万人。”
  朱由检吸了一口气,说道:“那岂不是比天津卫城还要大一些。”
  李兴答道:“天津卫城这些年也不断扩大,入驻了大量的民营工厂。如今卫城中有二十三万人,比范家庄小一些。”
  朱由检点了点头,指着范家庄低矮的城墙,问道:“这么大的范家庄,为什么只建这么矮的城墙。”
  李兴恭敬地答道:“圣上,天津镇兵强马壮,只有我们打别人的,绝没有人能打到范家庄来。这城墙如今也只是装饰作用,防防窃贼,所以不特别修得那么高大。”
  听到李兴的话,王承恩和王德化对视了一眼,暗道这天津巡抚好大的口气。
  只有我打别人,不可能有别人打我,就是天子的京营新军,也没有这么大的气魄。
  不过作为虎贲军的师长,李兴说这句话却一点不突兀。放眼天下,虎贲军确实是横扫四方。
  朱由检看了看年轻的李兴,沉吟许久,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在李兴的陪伴下,朱由检骑入了范家庄城门。
  一进城门,天子就看到天上飞着一个圆形的大球。那圆球飞在十几丈高的天空上,尾巴上拖着一个巨大的旗帜,旗帜上写着“三元街狮子楼开业迎宾”几个大字。
  朱由检停住了马,脸上露出疑惑神色:“李兴,那天上飞着的是什么?”


第0823章 见闻
  听到天子的询问,李兴恭敬答道:“回圣上,那是广告热气球。”
  朱由检却没有听懂,疑惑地问道:“热……气球?”
  李兴正色说道:“圣上,热气球是利用热胀冷缩原理。热气球下面的火焰不断烧出热气,热气轻,充满了整个气球后就把气球顶了起来,从而带动气球升空。”
  朱由检听了李兴的话,似乎听懂了,又似乎没听懂,只是看着热气球沉吟不语。
  王承恩把热气球一指,问道:“天津巡抚,那‘三元街狮子楼开业迎宾’便是你说的广告么?”
  李兴答道:“正是。但凡商家有过硬的商品想要推广,便可以在热气球上打广告。今天的广告是大酒楼狮子楼开张,这酒楼长宽十几间,上下足有四层楼,算是范家庄的大酒楼了。这热气球上广告一发布,整个范家庄都知道他家开张了。”
  “这个广告我们是收费的,每年能有不菲的收入。”
  “圣上,此物打仗起来用处也颇大,可以观察敌情,还可以在空中压制没有热武器的敌人。”
  朱由检听了李兴的话,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王承恩唏嘘道:“这倒是个新鲜玩意,京城里倒是没有。”转身朝天子拱手,王承恩说道:“圣上,待会见了天津郡王,不如让奴婢和他讨个热气球去,让京营的新军也用上这种新式装备。”
  朱由检不置可否,一抖马绳,行进了范家庄的大道上。
  范家庄给朱由检的第一印象,就是干净整洁,车马喧嚣。
  那干净得看不到一张废纸没有一点马粪的街道,让朱由检十分意外。和范家庄比起来,京城就肮脏得多了。京城号称首善之地,实际上街头巷尾到处都是成堆的垃圾没人打理。因为财政紧张,排水沟下水道全部堵着也没钱雇人清理。更别提那满街的牛马粪便,一下起雨来到处都是淤积水池,行人基本上就是在粪水里行走。
  然而在范家庄这里情况却是完全不同:道路两边的下水道却是泾渭分明。朱由检看了看那挖得很深很宽,上面遮饰着石板的下水道,估计就算下起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