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5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5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知道,昨天股票jiāo易所里一片愁云惨淡,一百多支辽东服务队的股票全在跌。好多百姓气得饭都不吃,坐在jiāo易所里眼巴巴看牌价,那气氛好悲惨的。还有人和jiāo易员吵起来了。”
  “jiāo易所这些年来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全线大跌呢?”
  “小姐你买的辽阳东旗服务队跌涨了一钱多哩,跌到十两一股了,我们买了四百股,这一下子就亏了四十多两银子。”
  环儿突然眼睛一红,眼睛里就湿润起来了,说道:“这四十多两银子够小姐一年的开销了,一下子就没有了。”
  陈凤欣听到环儿的话,笑了笑。
  她抓了抓环儿的手,说道:“环儿不要难过,这股票有涨有跌的,岂能永远一直涨下去?我们赚了不少了!”
  想了想,陈凤欣说道:“昨天报纸上说了,今年的辽东、山东和台湾都是大丰收,一镇六省生产的粮食绝对吃不完。所谓谷贱伤农,今年的粮价比去年还不如,百姓种的粮食全靠王爷的保护价收购了。辽东的米面收购价是一两八钱,这个价格下辽东的‘服务队’利润大跌,股价自然会下跌。”
  环儿擦了擦眼泪,说道:“小姐,你本来说等东旗股票涨到十二两一股,就给大少爷五百两银子开一家酒楼的,现在没有本钱了,大少爷要做一辈子端菜小二了。”
  说着说着,环儿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吧唧吧唧地哭了起来。
  “都怪李植,把我们陈家的田地全夺走了。我们家以前有五千多亩佃田,一年光是吃租就有几千两银子,大少爷、二少爷都是天津卫城里有名的风流公子。结果李植一来均田赋,佃农都威胁我们说要打官司把佃田变成公田,让我们家收入全没了。老爷是活活被气死的。”
  “想我陈环儿当初还第一个支持李家的肥皂呢,几次排队去买他的肥皂,还到处说他肥皂的好处。结果他当了天津的主子,就这样对我们陈家……”
  环儿一跺脚,发狠说道:“早知道这样,我无论如何不买李家的肥皂,还要到处说他坏话……”
  陈凤欣听着环儿的话越说月过分,吓得花容失色,她赶紧站起来一把捂住了环儿的嘴巴。
  “隔墙有耳,环儿你莫要惹祸!”
  环儿听到小姐的话,擦了擦眼泪。
  陈凤欣听环儿不再抱怨了,叹了一口气,说道:“也不能怪王爷,当初均田赋时候我陈家还有几万两积蓄哩,还不是被大哥和二哥东折腾西折腾败光了。老爷当初气死,也是恨大哥、二哥的不成器,哪里是恨王爷的政策?”
  环儿一抽一抽地吸着鼻子,说道:“要不是这些年小姐你拿压箱底的嫁妆在股票jiāo易所里投资了东旗服务队的股票,赚了几千两银子,大少爷和二少爷当真是连给儿子成亲的钱都没有。”
  “陈家和应家两家人,现在全靠小姐了。”
  陈凤欣笑了笑,说道:“所以说啊,也不能全赖王爷对我们士绅不好。要不是王爷开的股票jiāo易所每年帮我们赚钱,我们哪有钱给我那五个侄子成亲买宅子?当初均田赋时候的士绅但凡有一点跟随王爷的,买些股票就都发财了。”
  “那些不投资股票,不存银行,活生生把积蓄的银子败掉的士绅,都是自作孽。”
  环儿听到这话不太认同,红着眼睛没有搭腔。
  陈凤欣眨着眼睛想着事情,一时也没说什么,两人在屋子里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环儿才说道:“小姐,那现在辽东的服务队利润不行了,我们的股份怎么办啊?难道就看着他们跌下去?”
  陈凤欣想了想,问道:“环儿,我们多少钱买的?”
  环儿想了想,脸上有些欢喜起来,说道:“大小姐,我们是三两一股买的,现在是十两九钱,翻了两倍多。我们一千二百两嫁妆银子买了四百股,到现在算下来赚了三千一百两银子。”
  陈凤欣点头说道:“罢了,赚了这么多也够了,你明天去jiāo易所把这些股票全卖了。拿五百两银子给大少爷送去,让他去河南挑个市镇中心的热闹位置,把酒楼开起来。”
  陈凤欣说道:“河南在王爷治下一定会越来越繁荣。就算大哥开酒楼赚不到钱,以后那酒楼的本身价值也会涨起来,到时候转手卖了也是一笔钱,绝对亏不了。”
  陈凤欣又说道:“我看报纸上说河南的农业要大开发,接下来河南要逐渐实现机械化种植。那天津的农业机械工厂订单要接不过来了。环儿你拿二千两银子去买五家农械厂的股票,每家买四百两。”
  环儿见小姐有了新主意,眨了眨眼睛,开心起来,“小姐,我知道了。小姐最有主意了,小姐看准的股票一定不会亏钱的。我们昨天亏的四十两银子肯定能赚回来。”
  “只是,小姐,给五百两给大少爷开酒楼,我们就只剩下三千八百两了。姑爷若是知道你拿这么多钱接济大少爷,会不会不高兴?”
  陈凤欣笑了笑,说道:“你姑爷应家本来也是大士绅,和陈家一样家道中落。你姑爷现在每日在外面和一帮落魄的士绅子弟醉生梦死,每个月给他十两银子喝酒钱他就什么都不管了,他哪里会管我接济不接济大哥?”
  环儿咬着嘴唇想了想,没有说话。
  陈凤欣叹了口气,说道:“应家指望你姑爷是指望不上了,只能靠你姑爷那两个儿子了。如今他们在小学里成绩都很好,以后若是能读上中学,在市政厅当上一官半职,就算是没给应家丢人。”
  环儿听到小姐的话,突然脸上一红,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陈凤欣从镜子里看了看环儿的动作,笑道:“环儿也四个月了,等明天银子到了,我们把荒废了几年的侧院重新装潢起来,以后环儿你就不做丫鬟了,到侧院做应家的新娘了。”
  环儿听到小姐的话,脸上涨得血红,说道:“小姐,你又取笑我了。我就是做丫鬟的命,全靠小姐为我做主,哪里做得妾室的?”
  陈家小姐转头过去,拉住环儿的手,笑道:“总不能让你做一辈子丫鬟呀!以后你就是应家的新娘,我们就是姐妹了。”


第0820章 金山卫
  重重浓雾中,韦老大站在金山卫的码头上,等待着买家的到来。
  金山卫是松江府东南面的一个卫所,毗邻东海。卫所的海岸上有几个海港,因为远离市镇,所以历来是违禁出海者的乐园。
  不过今天这里停泊的不只是两艘私自出海的通番船,更有五艘烟囱高耸的蒸汽轮船。蒸汽轮船上装满了白花花的辽东米面,准备倾销给来购货的买家。
  韦老大在码头上等了一会,有些无聊,朝旁边的连长韩老头问道:“连长,为什么我们的米面要卖到南方来?”
  韩老头坐在一个高台上,将旱烟烟杆在脚底上敲了敲,说道:“这还用问?今年六省一镇大丰收,王爷的粮仓里堆满了保护价收购的粮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