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5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5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李植的情报人员打进了江北军的内部,获得了情报。”
  土井利胜却不相信库伊特的话,冷冷问道:“你来告诉我们这个,是为什么?”
  库伊特哈哈笑了一声,说道:“大老阁下不要惊慌。”
  抬头看了看所处的小隔间,库伊特笑道:“我们荷兰人不远万里到达日本来,是想和日本人结盟的。”
  听到库伊特的话,土井利胜身子却越来越无力,最后竟需要用右手撑住身体,才勉强没有软倒在榻榻米上。
  荷兰人和李植是敌人,这件事情天下人都知道。荷兰人想和德川幕府结盟,就是要把日本拉进反对李植的阵营中。那么荷兰人为了离间日本和李植的关系,绝对会把德川家向江北军卖铁pào的情报告诉李植。
  既然库伊特坐在这里要和日本人结盟,李植百分之一百二十知道了那三万把铁pào的事情。
  按李植的xìng格,会对德川家善罢甘休?
  德川家有灭顶之灾!
  土井利胜身子一抖,已经说不出话来。他此时当真后悔卖铁pào给江北军。
  库伊特看着土井利胜的脸色,笑了笑,说道:“土井阁下不要惊慌!东印度公司不会坑害日出之国的。”
  他从身后随从手上取出一把福尔摩沙步qiāng出来。
  那步qiāng的qiāng身上面有一个长长的铜管,赫然是一个瞄准镜。


第0815章 收割机
  实际上,在连续的战争中,技术的传播是非常迅速的。比如原先的历史上米尼步qiāng1846年被法国军队在非洲使用后,5年后,1851年就被英国人模仿装备。再比如后膛qiāng,1861年后膛qiāng在南北战争中露面后,仅仅过了三年,1864年英国人就开始学习装备。
  在连绵的战争中,任何一个国家展露出一种新武器,只要其他竞争者的工业科技处于相同水平,都会迅速学习这种新武器的制造。而对于崇祯二十一年的李植来说,荷兰人就是这样一个野心勃勃的竞争者。
  瞄准镜并不算什么高科技的东西,李植在为虎贲军步qiāng安装瞄准镜的时候,就想到过这种武器会被敌人模仿。崇祯二十一年即是公元1648年,此时欧洲的望远镜技术已经非常成熟,足以生产媲美李植的步qiāng瞄准镜出来。
  荷兰人在淮安的前线看到了李植的带瞄准镜步qiāng,仿制起来并不困难。
  在荷兰人拉拢日本人的过程中,荷兰人仿制的这种新式步qiāng无疑是关键的一件东西。
  库伊特说道:“如果日本愿意和我们结盟,我们就将这种新式步qiāng的生产工艺传授给你们。”
  土井利胜看着榻榻米上的狙击步qiāng,脸上yīn晴不定。
  库伊特抓起步qiāng,将眼睛放在瞄准镜上看了看,说道:“土井阁下,这种步qiāng和李植的步qiāng基本相同,可以shè击五百八十ell距离上的目标,也就是说可以打一千三百八十日本尺的距离。”
  听到库伊特的话,土井利胜脸上渐渐平静下来。
  如果说刚才土井利胜还准备绑了库伊特去见李植,宁愿受到李植严惩也不倒向荷兰人的话,这把步qiāng的出现一下子改变了土井利胜的取舍。
  如果得到和李植一样的武器,那德川幕府当然不会再害怕李植。日本可以动员的军队甚至有二十多万,如果使用和李植一样的武器,李植的十万人根本不足为惧。
  这样一来,土井利胜倒是回想起这些年李植给予德川幕府的屈辱了。
  想了想,土井利胜问道:“那么荷兰人需要什么呢?”
  库伊特笑道:“我们需要的东西丝毫不损害德川家的利益,我们只要求德川家授予东印度公司独家贸易权。”
  ……
  李自成站在山东东明县的田垄间,看着周围的富饶田野,有种此身不在崇祯年间的感觉。
  闯军在河南大败给虎贲军后,李自成龟缩到陕西西安。他本以为李植会穷追不舍追杀自己,没想到虎贲军占领潼关后就不再前进了。
  李自成在西安整理残兵,等了两个月也没有等到李植大军进攻西安的消息,便派出了大量的细作化装为流民进山东和天津打探消息。
  最后李自成实在是对李植的强悍实力感到好奇,干脆自己也化装成行商,到山东来看一看李植的领地了。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然而一进入山东地境,李自成就被震惊了。山东的富裕安逸令李自成难以相信。
  陕西河南的灾年太可怕,而山东的农村实在太富饶,这对比实在太强烈。
  这兵荒马乱的乱世中,陕西的百姓为了一碗稀粥就跟着李自成杀人放火。可原来在山东,李植竟建起了惠及一省人的世外桃源。
  李自成和三个随从站在小河边的一处小土丘上,望着东明县西郊一眼望不到镜头的金黄麦田,说不出话来。
  东明县位于平原之上,李自成一路过来在道路两边看到的全是这样的连绵麦田。那连绵不绝的麦田像是一片金色的海洋,在春末夏初的微风中高低起伏。
  道路两边几乎看不到荒地。
  宋献策化装成一个账房师爷跟在李自成身边,他看了看周围的地形,说道:“闯王,这方圆几里的田地都是用水车抽水灌溉的。水车就在小河边,就是那些棚屋。闯王你看,那水车抽出来的水顺着这些笔直的水渠流进田地中,灌溉庄稼。”
  “那些水车我刚才去看了,十分省力。几十台水车,就能灌溉旱几千亩。”
  李自成叹道:“李植的水车变荒地为良田,实在精奇。难怪河南人都传山东无比富庶。”顿了顿,李自成又好奇说道:“只是山东人开发出这么多旱地出来,哪里有那么多人手来耕作呢?”
  李自成正在那里感叹,却看到宋献策往一里外的地方一指,说道:“闯王你看那里,那边似乎是在割麦子。”
  李自成仔细一看,发现那边有一台四头牛拖拉的巨大机器在旱田里前进,李自成愣了愣,说道:“走!去看看!”
  李自成此时身上穿着绸缎衣服,活脱脱一个行商,也不怕被当地的农民发现。他带着三个随从走到了那台畜力收割机面前,要仔细看看山东人是怎么收割庄稼的。
  走到那收割机面前,李自成只看到麦秆乱飞,收割机的收割器中噼啪作响。四头犍牛带动收割器往前运动,那封闭的收割器里面似乎有极快的刀子,不断割断麦子的茎杆。丰硕的麦子从收割机那边进入,从另一边出来时候已经只剩下地面上的麦秆。
  当然,用机器收割是没有人力精细的,机器总会在边边角角处漏下一些麦子。所以收割机旁边还有一个fù女cāo着镰刀割取漏下的麦子。
  李自成看着这奇怪的机械,一下子竟说不出话来。
  宋献策cāo起他的河南口音,朝收割机旁边的农民喊道:“老兄,这是什么机器,怎么这么厉害。”
  河南现在已经是李植的领地,cāo作收割机的几个农民间李自成等人一副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