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5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5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让现在的李植生产镀锌管李植是生产不出来的,不过既然铁锈并不会影响饮用水质量,李植就直接拿普通铁管做自来水管了。
  自来水管的接合处会漏水,后世是用生胶带密封的。这个时代没有生胶带,但是李植使用天然树脂密封,效果同样很好。而自来水水龙头对精度要求不高,李植现在的机床工厂中可以大量生产。
  建筑工人们根据李植的设计,挖开了王府中的一口大井,将一台龙尾车斜着撞进了水井中。这台龙尾车将井水扬到地面上的水池中去后,另外一台龙尾车又架在这个水池中,将水扬到十五米高的水塔上去。
  水塔上面装着水管,水管埋在地面下面走,将高处的水引入到王府的各个用水处。厨房、厕所、澡房和洗手池旁边都装上了水龙头。
  整个王府的水管安装耗时很久,没有个把月装不好。但是李植和崔合居住的后宫正院只用了一天就装好了水管。稍微一调试,李植就幸福地用上了自来水。
  自来水龙头一打开,哗哗流出来的自来水吓了崔合一跳。
  崔合此时已经有六个月身孕了,肚子鼓起来好大了。不过她还是被洗手池上潺潺流出来的自来水吸引,站在洗手池旁边看了好久。
  “王爷,这是哪来的水啊?怎么像个山泉似的?”
  李植把水龙头拧紧,关掉自来水,然后又把水打开,笑道:“这不是山泉,这是自来水。这水是从外面的水塔上压过来的。以后有了这水,我们就随时可以在房间里得到方便的水源了。”
  崔合站在水池边看了好久,突然说道:“这一定是用到了物理上的虹吸原理!”
  崔合在家中日日无事,找李植要去了理工学院中的物理、化学课本去看,倒是一下子就猜出了这自来水系统的原理。
  李植愣了愣,捏了捏崔合的脸蛋,说道:“王妃真是聪慧!”


第0814章 离间
  三月初三,李植在王府中迎来了三位特殊的客人。
  李植带领麾下将领走进次殿的时候,荷兰使者库伊特带领两名荷兰随从已经站在那里了。看见李植,高大的荷兰人库伊特停止了和随从的对话,有些紧张地看了看李植。
  就目前而言,应该说李植和荷兰并没有停战,双方还处于jiāo战的状态。李植抢过荷兰人的舰队,更从荷兰人手上夺下了宝岛台湾。虽然战争已经过去了好多年,但双方关系并没有丝毫缓和的迹象。
  更为险恶的是,韩金信通过掌握的情报,推断江北军之所以能够造出新式步qiāng,是荷兰人提供的技术支持。如果这个推断是真的话,那荷兰人显然是处心积虑要扳倒李植。
  这个时候,李植不知道荷兰使者来天津做什么。
  李植一甩四爪金龙王袍,缓缓坐在王座上。李植的麾下将领站在二殿的两侧,从左右围着荷兰使者,也是一言不发。
  场面实在不怎么融洽。
  荷兰使者库伊特看了看李植的脸色,学着明人样子拱手说道:“我们这次来天津,是给郡王殿下提供一个秘密情报的。”
  荷兰使者的一个随从把库伊特的话翻译成了大明官话。
  李植看着库伊特,示意荷兰人说。
  库伊特大声说道:“殿下可知道?日本德川幕府曾向江北军出售三万支火绳qiāng,构成了江北军的主要战斗力。殿下和江北军的第一次战争中,江北军就是依靠日本人的火绳qiāng才快速成军。”
  听到荷兰使者的话,李植麾下的武将都有些吃惊。这些将领们三三两两议论起来。
  李植听到荷兰人的话,眉头一皱。
  把手放在王座扶手上,李植冷冷问道:“你们荷兰人现在来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你们又是怎么知道江北军和日本人之间的jiāo易?”
  荷兰人似乎并不准备说太多,撂下一句震惊四座的话,他就有离开的意思了。
  再次朝李植一拱手,库伊特笑道:“相信这条情报对殿下大有帮助。我们就此告退了。”
  不等李植的人送客,库伊特就小心地往后退了几步。见李植没有强行拿下他的意思,荷兰使者们脸上一喜,转身大步走出了王府。
  看着渐渐走远的荷兰人,李植朝韩金信问道:“韩金信,根据你的情报,荷兰人说的可有根据?”
  韩金信拱手答道:“王爷,我们和江北军的第一次大战前江北军的军备确实突然多了几万把火铳。当时我们不知道这些火铳是哪里来的。如今荷兰人说是德川幕府提供的,确实很有可能。因为放眼周边势力,能一次拿出这么多火铳的只有倭国了。”
  李植皱眉不语。
  李老四拱手说道:“王爷,恐怕荷兰人此时来说这事,是挑拨离间之计。”
  “红夷对江北军的事情这么了解,恐怕早就和江北军勾结在一起。如今朝鲜被我们灭国,我们在北方再无后顾之忧,红夷恐怕夜不能寐。所以他们此时把日本的事情抛出来,是希望我们和日本再次开战,陷入围攻。”
  郑开成听到李老四的话,冷哼了一声,说道:“王爷,我看红夷打得就是这样一个算盘!”
  李兴沉吟说道:“红夷挑拨离间不假,但若是我们知道此事不惩罚德川,恐怕倭国武士们会得寸进尺。”
  众人听到李兴的话,一时都沉默了。如今李植的十万大军被牵制在各处,还真不想在这个时候和日本再打一仗。
  就算要问罪日本,也是在打败江北军以后。
  李植吸了口气,说道:“红夷说的话就传到此为止。大家对外不要声张此事,就当作没有听到这个消息。”
  此时此刻,李植说的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众将拱手朝李植拜倒,轰然领命。
  ……
  日本江户城的天守阁上,德川幕府的“征夷大将军”德川家光和“大老”土井利胜坐在一间小隔间中,面见荷兰人的使者库伊特。
  这间小隔间是江户城中的一间暗室。实际上,德川家光让荷兰人进城走的都是侧门,十分低调。
  如今李植在东北亚可谓一手遮天,荷兰人作为李植的敌人并不受德川幕府的欢迎。
  然而荷兰人自有对付德川幕府的办法。
  库伊特看着面无表情的德川将军和眉头微皱的土井利胜,笑着说道:“德川将军,大老阁下,德川幕府危矣。”
  听到翻译官转译库伊特的话,德川家光和土井利胜对视了一眼。
  土井利胜不快地说道:“库伊特阁下,有话直说!”
  库伊特直接说道:“德川幕府向大明江北军出售三万把铁pào的事情,李植已经完全知晓了。天津讨伐日本的大军,不日就要杀到江户城下。”
  听到库伊特的话,土井利胜和德川家光都是眼睛一睁,半响说不出话来。
  土井利胜脸上发白。他死死盯着库伊特,眼睛渐渐红了起来。
  “李植怎么知道的?”
  库伊特笑了笑,说道:“恐怕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