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4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4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封的经济。即便无法恢复这座中原大城往日的繁华,但也会让各行各业的人有饭吃。
  所以骑行在开封城的凋敝市井中,李植倒是没什么惊奇。
  令李植感到惊讶的,是河南的农村。
  李植在开封转了半天后,就带着简单的仪仗和亲卫出了城,一路行走在河南的农村中。此时是二月,田地里的冬小麦正是最绿的时候。四野里田地里种了好多的小麦,看上去这里一片那里一片的像是大地的条纹装饰物。
  不过那些田地的选择有些奇怪。李植在一片长势不好的麦田里看了看土壤情况,发现那片正在耕作的麦田土地十分浅薄贫瘠。然后他又在一片抛荒田上拾起一些土壤搓了搓,发现那抛荒田的土倒是肥厚,不禁皱紧了眉头。
  李植看了看那些麦田,问道:“怎么这肥的田反而被抛荒,贫瘠的田地里却种着小麦?”
  李老四答道:“东家,李自成在河南均田免赋,把田地分给了跟随闯军杀士绅的百姓,所以有些投靠闯军做饥兵的农民分得了大量肥沃土地。”
  “河南经过这么多年的战乱,人口只有原来的三、四成。以前河南的士绅占据大量的土地,这些土地分给李自成的饥兵后,有些饥兵的家属根本种不过来。所以这些人只拣最肥沃最好灌溉的地方种了。而差一些的土地,则抛荒了。”
  李植点了点头,问道:“那那些贫瘠的土地上,为什么又种着长势不好的麦子?”
  李兴抢着答道:“大哥,那是没有投靠闯贼的百姓种的。河南虽然大多数百姓最后都从了贼,但是还是有一部分老实巴jiāo的农民害怕官府的报复,拖家带口往南面逃,躲过了闯贼的携裹。九月份闯贼退出河南后,这些农民跑回来种田了。”
  “这些人因为没有从贼,自然就没有分到士绅的田地,拥有的还是原先的几亩薄田。所以虽然大量的中田甚至肥田都抛荒,但是那些胆子最小的农民却还是耕着最差的田地。”
  李植听了两个师长的话,皱了皱眉头。
  李兴摊手说道:“大哥,闯贼的所谓均田,其实也是一句空话。说到底还是看谁跟随他杀掠士绅,谁就分到更多的田地。”
  李植问道:“那分得肥田的百姓,为什么不把自己抛荒的肥田租给那些贫户呢?”
  李老四吸了口气,说道:“东家,最令我们的天津士兵们惊讶的,是河南农村里的秩序混乱。原先那些跟随闯军最积极,富起来的百姓,却因为害怕没有投贼的贫民眼红,不敢把自己名下的富余肥田、中田租给贫民耕作。”
  “闯贼杀人十分血腥,根本不调查哪些士绅是好的,哪些士绅是不好的,只要是富的就冲进去血洗。如今整个河南的财富被闯贼重新安排,整个社会的风气和规矩都变了。”
  “既然自己的田地都是从富户那里抢来的,那么农民们都觉得以后谁富了就应该被抢,做地主就活该被杀。所以即便是坐拥上百亩田地,也没有一个人敢把自己的田地租给别人吃地租,宁愿抛荒着也不敢做吃地租的富户,最后导致大量的好田抛荒。”
  听到李老四的话,李植有些惊讶。
  想不到河南经历了一次闯贼,居然混乱到了这样的程度。
  在河南农村,因为闯贼的这一次血腥洗劫,所有的原有秩序都被打破了。坏的秩序被打破的同时,好的秩序也同时被击得粉碎。既然没有了秩序,只剩下抢一个字,那整个社会就会处于极度的不效率状态。这种情况下好田抛荒,也就不足为奇了。
  秩序是维护一个团体,一个组织,乃至一个社会运转的基石。李自成的贼兵四处抢掠,到处破坏秩序,最后空有几十万人也是不堪一击。在原先的历史上,李自成甚至坐拥百万之众,据有整个北方,却在满清的攻打下土崩瓦解。
  彼时闯军的人比清军多,马比清军壮,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输掉战争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闯军的士卒没有秩序。
  李植沉吟片刻,说道:“到村庄中去看看。”
  李植离开了田垄,带着仪仗往附近的村庄中走去。
  此时已经到了晚饭时候,附近一个村庄上空炊烟袅袅。显然去年百姓不需要jiāo纳地租和田赋,比以前富得多,至少家家户户都有粮食吃了。
  李植越走越近,走到那村庄前面,却发现那村庄大门是紧闭着的。一些村民男丁缩头缩脑地站在村子的寨墙上,充满敌意地看着村外的李植一行人。
  李植站在村庄门口,没想到自己在这里吃了一个闭门羹,有些不高兴。
  李兴摸了摸脑袋,说道:“大哥,你莫要不高兴,河南农村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闯贼造谣说大哥你要没收百姓抢来的田地,要把这些田地全部充为公田收租,这个谣言至今还在百姓中间流传。”
  “百姓们都传‘李植来了,收田jiāo赋’,平日里都视我们虎贲军为敌寇,轻易不让我们进入村子哩。”


第0809章 田地
  见村民不开村门,李植身边的亲卫走上去拍了拍门。
  然而过了好久,门里面都没有反应。
  李兴身边的一名亲兵比较有经验,他冷哼了一声,走上去举起步qiāngqiāng托就猛砸大门,砸得那大门砰砰作响仿佛要被敲破一样。砸了一会,村子里的人终于顶不住压力,把大门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人,开了门后还不让李植的人马进去,堵在门口问道:“官爷来我们村子何事?”
  李兴脸上一黑。
  “放肆!知道谁来了么?”
  李兴往前一挥手,他身边的亲兵立即涌了上去。亲兵们将开门的中年人推开,将大门打开,让李植的仪仗和亲卫可以进入村子。
  李植走进村子里,看了看村子的情况。
  村里的百姓们看到李植进来,都躲进了屋子里紧闭房门。村子中间的打谷场上连一个儿童都没有。不仅人躲起来了,这村子里的农民甚至把粮食也藏起来了。刚才炊烟袅袅的村庄此时已经全部停了炊火,烟囱上的炊烟都停了。
  李兴冷哼了一声,骂道:“愚昧小农!”
  李老四叹了口气,说道:“东家,这些小农受闯贼恩惠太多,对我们十分敌视防备哩。河南的治理,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李植骑马在村子中间的道路上来回走了一圈,看了看村民的屋子。见河南的村民们如此防备自己,李植也没有心思进屋子详细询问了,转了一圈,便要回程。
  然而行到村子门口的时候,李植却看到村子门口的一幢大房子开了门,两个壮年汉子陪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走了出来。
  三人走到李植面前,给李植下跪磕了一个头,爬起来说道:“我等小民拜见王爷。”
  这些农民虽然愚昧,却也听到了消息,知道李植已经升为天津郡王了,搞对了称呼。
  李植见终于有乡老出来见自己,骑在马上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