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4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4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大明门
  大明的京城实际上有四重。南边最外围是外城,北边里面一点是内城。内城里面是皇城,皇城就是宗庙、衙门和内廷各机构办事的地方,也就是百姓眼中的达官贵人的区域。皇城的最里面才是紫禁城。
  皇城的南大门叫作大明门,是一座单檐歇山顶的砖石结构建筑,位置在后世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南边、毛主席纪念堂一带。大明门“三阙上为飞檐崇脊,门前地正方,绕以石栏,左右狮各一,下马石碑各一”,门楼上有永乐朝大学士解缙题门联“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颇为雄伟。
  大明门规格很高,被誉为国门。非皇太后、皇帝或者皇后经过,大明门正门不开。
  大明门内部是朝廷机构,外面就是市井街道。对于京城的百姓来说,大明门就是官家和民间的分界线。平日里这里都是庄严肃穆,不许百姓大声喧哗聚集。
  但今天这里,却聚满了百姓,人头涌动。
  天子要在这里斩首龚鼎孳、骆养xìng为首的“逆案”五百六十七名文武官吏和太监宦官。当然,官职最高的并不是龚鼎孳和骆养xìng。死刑犯中不乏礼部侍郎这样的六部堂官,甚至连司礼监随堂太监这样的天子的左右都位列其中,一大波东林党党羽和关系人。
  番子们控制了紫禁城后,袁贵妃暴毙一案已经告破。最后查实袁贵妃是被dú杀,这些人都是涉案人员,天子这次大开杀戒。
  不过其他人都是斩首,龚鼎孳却是杀满门,骆养xìng更是灭九族,两人的家人占了好多名额。
  当然,死刑犯中还有好多锦衣卫,足足有一百多人。
  对于天子来说,这些人就是谋杀自己妻妾,威胁自己的叛贼。
  还有一些是半个月前在东华大街阻拦圣驾的逆贼。
  百姓们当真是第一次看到朝廷一次处决这么多高官,更是头一次看到处决锦衣卫,更别提锦衣卫的指挥使骆养xìng了。平日里百姓只知道锦衣卫是天子的爪牙,在天子出宫祭祀时候前呼后拥保护天子的,没想到锦衣卫头子竟也被天子斩了。
  斩首锦衣卫指挥使,这说明敌人已经打入到紫禁城内部,天子身边的情况已经险恶到一定程度了。这个事实让百姓们浮想联翩。而大明门上的守卫人员全部换成了东厂番子,这更让百姓们联想出一系列宫廷斗争出来。
  京城的百姓们消息灵通,不少了解朝堂形势的百姓已经指名道姓地说出这是“东林党和天子的恶斗”了。明末社会风气开放,京城百姓们这样议论,倒也没人管。
  天津巡抚李兴作为天津王李植的代表,这次也受邀观摩这次行刑。
  李兴坐在大明门上,观察门下的百姓。
  京城百姓和天津的百姓不同,天津的百姓尤其是范家庄的百姓,都有一种专心自己事业心无旁骛的感觉,这样的人聚在一起,显得整个社会朝气蓬勃。而京城的百姓虽然看上去都十分精明,无论如何是不会受骗上当,但举手投足之间却带着这个时代的浓重暮气。
  像天津百姓那样的精神面貌,社会的内耗才最小,效率才更高。不过天津百姓那样的气质,也只能由天津公正的法院、廉洁的政府和完善的公德建设才能培养出来,在大明也是独此一家。
  李兴又看了看刑场上的死刑犯。
  锦衣卫指挥使九族两百多人都押在刑场上,占据了刑场的四分之一地方。此时骆养xìng已经是全身发软,侧倒在刑场上,无论身后的东厂番子怎么踢打都爬不起来。
  不过李兴更关心的是兵科给事中龚鼎孳,李兴多次听韩金信提过这人,知道这人是在朝廷上攻击大哥李植的急先锋,是东林党的干将。当初李植发兵攻打南直隶,龚鼎孳在朝堂上百般阻挠。后来李植运粮到河南北部,龚鼎孳又说李植是欺世盗名。
  此人基本已经上了李植的黑名单,属于天津上下都想除掉的人物。
  此时天子灭龚鼎孳满门,李兴自然是拍手称快。
  行刑台上,龚鼎孳脸上白得和纸一样,跪在同样将被斩首的儿子和孙子前面,身子时不时地抖一下。
  龚鼎孳的前面,刑台的下面站着许多穿着庶民衣服的东林党官员。他们这是来给龚鼎孳和其他东林党成员送别来了。不过如今天子已经彻底控制了朝廷,大肆诛杀曾经向自己下手的东林党成员,东林党一时万马齐暗。这些文官们觉得穿官袍来观刑有示威的感觉,怕引起天子的震怒,此时一个个都穿着庶民的普通袄子。
  这些文官看着台上跪着的一个个东林干将,尤其是看着龚鼎孳,一个个脸上都写着兔死狐悲的哀伤。还有一些平日里和龚鼎孳来往密切的,更是双目含泪。
  李兴看着这些东林党残党,冷笑了一声。
  突然间,金鼓大作,一百多名东厂番子举着天子仪仗走上了大明门。李兴周围的文武百官齐齐跪倒。然后一名东厂档头大声吼道:“天子驾到!”
  下面观刑的百姓听到这话,一片片地全部跪在了地上。
  天子朱由检身穿龙袍,缓缓走上了大明门。
  文武百官和门下的百姓齐喊万岁,一片山呼海啸之声。
  朱由检站在大明门门楼中间,看了看周围的人群,感觉到很满意。要是在从前,走到承天门上自己就无论如何不能往前走了,文官们会死死拉住自己,要自己只守在紫禁城中。而如今,自己随意行到皇城外部看一看京城的百姓,没一个人敢置喙。
  朱由检一挥手,文武百官和百姓们渐渐都站了起来。
  朱由检坐到了大明门上的安放的龙椅上,挥手说道:“行刑吧!”
  刽子手们首先走到骆养xìng的身边,其中一人一把将他从地上拉起来。软倒在地上骆养xìng突然惨叫起来,挣扎着似乎是要反抗。刽子手却根本不给他机会,手起刀落就砍下了他的人头。
  脑袋落下,骆养xìng脖子上的血液喷了一人高,直喷到行刑台的边缘。
  刽子手走到了骆养xìng身后开始屠杀。骆养xìng一门两百多人,全被枭首。
  然后就是参与了袁贵妃一案的东林党成员们,以及和东林党勾结的宦官、太监。此时刽子手一个个杀过去,杀得刑台上血流成溪。原先的高爵厚禄,此时一个个掉了脑袋。
  最后轮到了犯上拦驾的龚鼎孳。
  龚鼎孳身子一抽一抽,嘴巴不停地抖动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刽子手走到龚鼎孳的身边时候,龚鼎孳突然看了一眼大明门上的李兴,然后又看了一眼天子,大声喊道:“若不是李植威胁朝廷,我等岂会让天子建新军?天子岂能掌权杀……”
  听到这话,台下的东林党成员们一个个面如死灰,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龚鼎孳一句话没说完,刽子手一抡刀,他已经身首异处。


第0806章 册立
  崇祯二十一年二月初三,皇极殿前的广场上站满了身穿冠服的京城文武官员,肃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