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4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4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就把锦衣卫和文官们包围了。黑洞洞的鲁密铳铳口对准了东林大佬们,让这些文官们一个个惊得说不出话来。
  京营新军总兵曹变蛟一勒马绳,骑在马上大声喝道:“曹变蛟奉旨迎驾,阻拦者死!”


第0804章 太傅
  拦驾的锦衣卫们看着曹部兵马,脸色发白。他们感觉到自己的一切荣华富贵都在渐渐失去。
  骆养xìng这些年投靠东林党,连配合文官dú杀袁贵妃威胁天子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若是天子清退了锦衣卫,必然杀骆养xìng祭旗。
  那他们这些年投靠骆养xìng获得的高爵厚禄,恐怕转瞬间就要化为云烟。他们这些骆养xìng的亲信,到时候一个都跑不掉。轻则充军流放,重则杀头灭门。
  锦衣卫们互相看了一眼,眼睛刹那间变得血红一片。
  他们不服,他们还要赌一把。
  赌曹变蛟没有向锦衣卫shè杀的魄力。
  锦衣卫是天子亲卫,代表着皇家威仪。虽然现在的锦衣卫实际上是由东林党指挥,对抗天子,但锦衣卫明面上的职责和威权依旧在。若是天子这次翻盘失败,向锦衣卫shè击的曹变蛟随时会被文官们安上一个叛乱罪名。
  到时候灭门都是轻的。
  锦衣卫们红着眼睛看着曹变蛟的新军士兵,脸上雪白一片,脚上却都不愿意后退。
  他们已经犯上作乱,无路可退。他们只能赌曹变蛟不敢和文官集团对抗了。
  关键时刻,锦衣卫指挥使骆养xìng猛地站了起来。
  “东厂太监王德化犯上作乱!绑持天子东奔。锦衣卫奉天子密诏阻拦反贼,京营新军哪个敢拦?”
  情急之中,骆养xìng直接把试图替代自己地位的王德化打为反贼了。
  骆养xìng这是被逼得没办法,此时后退一步就是灭门的下场,他如今要赌一赌曹变蛟的胆魄。若是让他赌赢了,今天他就会大获全胜,以后封侯都有可能。
  在骆养xìng的鼓舞下,围住番子的两百多锦衣卫集体往东面走了几步,拔出绣春刀和曹变蛟的新军对峙。
  “锦衣卫抓捕叛贼,哪个敢拦?”
  然而骆养xìng却低估曹变蛟的水平了。
  曹变蛟自幼便随叔父曹文诏征战,干了十几年的南征北讨,杀流贼,杀鞑子。和他的叔父一样,曹变蛟每次厮杀都是手持利刃冲在最前面,身上不知道有多少伤疤,流过多少血。
  曹变蛟这种人,最不缺的就是魄力。
  曹变蛟看了骆养xìng一眼,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冷冷说道:“锦衣卫犯上作乱,阻扰圣驾!皆可杀!”
  “shè击!”
  三百名瞄着锦衣卫的新军步qiāng手听到这话,摁下了扳机。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在京城的街道上响起,前面的锦衣卫身上顿时就像是开了花一样,鲜血飞溅。
  锦衣卫身上猩红的飞鱼服,转眼就被鲜血染得更红。
  有些锦衣卫被打中了心脏要害,口吐鲜血,喷得旁边的其他锦衣卫一身一脸。有些锦衣卫身上中了几弹,被鲁密铳的圆形弹丸冲进身体内部撕扯,肝胆俱碎,七窍流血而死。更有一些锦衣卫被打断了手脚,被排山倒海袭来的剧痛刺激得失去了理智。
  杀猪一样的惨叫声从上百名锦衣卫的口中响起。
  鲁密铳使用的是黑火yào,三百把步qiāngshè完,街道上已经是浓烟一片。硝石味混合着扑面而来血腥味,令人作呕。
  两百多锦衣卫顿时就被打死了一半,只留下一地的尸体和血液。
  见到这样大屠杀一般的场景,其他的锦衣卫顿时失去了分寸。他们哪里还敢和新军士兵对峙?一个个抱头鼠窜,疯狂地往两边的小巷子里奔逃,转眼间就逃了个干净。
  街道上只剩下面无人色的拦驾官员们。
  见到曹变蛟这样大开杀戒,地上的官员们吓得面无人色。
  龚鼎孳跪在地上张目结舌,看着满地的尸体瑟瑟发抖。骆养xìng见到这一幕则更加畏惧,直接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东林党官员们无论如何是不敢再阻拦天子了。他们一个个连爬带滚的闪到了道路的两侧,跪在淤积的排水沟后面,匍匐在地,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曹变蛟大喝一声:“不可放过作乱的锦衣卫,一个也不能放过!”
  新军的士兵们大声唱诺,三人一组冲了出去,去捉拿逃跑的锦衣卫去了。
  解决了企图阻拦的锦衣卫们,镇压住了地上的文官,曹变蛟才一甩官袍跪在了天子朱由检面前,大喊:“臣护驾来迟,请圣上赐罪!”
  朱由检吸了口气,说道:“曹太保忠心耿耿,来的正是时候,加太子太傅!从近以后,曹太傅就提督京营新军兵马戎政!”
  曹变蛟一下子就被升为了新军提督,总管八万新军。他愣了愣,然后脸上就泛出一片喜色出来,涨得通红。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愿为圣上肝脑涂地,百死不辞!”
  天子朱由检点了点头。
  然后他看了看地上的文官们,眉头紧蹙。
  “将带头的龚鼎孳、骆养xìng等人全部拿下。”顿了顿,朱由检冷冷说道:“龚鼎孳的家人一个都不能放过。还有骆养xìng。立即派兵抓拿骆养xìng家人,五服之内,一个都不能漏了!”
  地上的文官们听到朱由检的话,一个个都哆嗦起来。控制龚鼎孳的家人就是要杀他全家。抓捕骆养xìng的五服就是往上往下追溯五代,连母系旁亲都不放过,这是要灭骆养xìng的九族。
  天子这些年对文官,对骆养xìng的愤怒和隐忍,此时暴露无疑。
  扫视了一圈跪在地上发抖的大臣们,朱由检突然有些欢喜起来。灭了阉党以后,东林党就独霸朝廷,朱由检这还是第一次这样扬眉吐气。
  面露笑容,朱由检朝曹变蛟说道:“曹太傅,朕便去看看你的军营吧。”
  曹变蛟爬了起来,将自己的战马牵到了朱由检的面前。朱由检抓住马鞍,一翻身坐上了骏马。
  曹变蛟牵着战马,在一千士兵的护卫下,缓缓往朝阳门行去。
  走了几步,朱由检对护在旁边的王德化说道:“不需要再等了,王德化,你现在便带着东厂番子们去接管紫禁城吧!”
  王德化跪地唱道:“奴婢接旨!”
  ……
  东华门外,四百名番子头戴尖角高帽,腰挎钢刀,脚踩白皮靴,控制住了宫门。
  一些宦官、宫女听到了东华大街上的消息,抱着细软正想往外逃,却突然看到全副武装的番子队伍,一个个吓得扑通扑通跪在了地上。
  一个小宦官已经处于崩溃状态,跪在番子头目“档头”面前拼命磕头。
  “番爷饶命!番爷饶命!这些银子都给你们!袁贵妃的yào不是我换的,我只是按黄公公的安排把yào放到了御膳房的天字房去,后面发生了什么我全部不知道!”
  那个挡头看着这个小宦官,冷哼了一声。
  “吃里扒外的无耻之徒,给我全部拿下!”


第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