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自己则去忙别的事情了。
  崇祯八年一月十一日,范家庄新城的夯土城墙完工。
  新城墙周长三千米,包裹着整个范家庄新城。城墙高五米,底宽四米,顶宽三米,每二十米筑有向外突出三米的马面一个。城墙外有护城河,护城河宽五米,深三米。
  城墙内外包砖,外围设有雉堞垛口,不过这些目前还没有修好。城墙上设有十六座重pàopào台,每一面城墙上各有四座。这些pào台上需要的重pào,就等待铸pào作坊以后生产了。
  城墙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上建有四座洞式城门,都已完工。四座城门东曰熙春,南曰崇文,西曰庆丰,北曰尚武。四座城门上都建有城楼,城楼二层,高五米,使用重檐歇山屋顶。楼顶为灰筒瓦、绿剪边,绿琉璃列成的楼脊上装饰兽头。楼体外侧均设置有箭窗,远望十分威武。这个时代并不太平,百姓们都期望有城墙的保护。城墙合龙的这一天,范家庄的百姓们不少都拿出了鞭pào出来放,十分欢喜。
  城墙合围了,选锋团两千士兵的土木劳动就告一段落,开始训练队列、格斗技巧和野外行军。部分分到步qiāng的连队则每天下午到靶场练习shè击。
  夯土城墙合围了,李植就准备正式把家搬到范家庄副千户官厅里了。这几个月李植和弟弟李兴为了工作都住在范家庄,母亲郑氏半个月也见不到两人一次,十分想念两个儿子。如今城墙已成范家庄更安全了,李植便准备把老母亲也接到范家庄。
  李植带着四个家丁,骑着马匹,驱着一辆马车回到了井边坊。一路上百姓看到西边来了个武官,赶紧让开道路回避,站在道路两边看热闹。
  “哟,那不是李成的儿子李植吗?”
  “李植当这么大官啦?瞧那补子,那是五品武官啊!”
  “嗨,你们不知道啊,李植在西边修了一座城,有县城那么大,叫做范家庄!”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去年这个时候李植还欠银子还不上呢!”
  李植骑在马上,无视众人的议论,大摇大摆地往家中骑去。李家院子已经修葺过了,门口站着两个拿着棍子的家丁,也是十分气派。
  李植骑到自家门口,刚跳下马来,却看到崔合披着一件玉色云缎披袄,穿着一件纱绿潞紬裙子,带着一个丫鬟往这边走过来。
  崔合身后,追着yīn魂不散的肖光伟。
  崔合看到李植,笑了一笑,喜吟吟上来说道:“李植,你好久没回井边坊了,如今你当大官啦?”
  李植还没答话,肖光伟跨着步子追了上来,喘气说道:“崔合,你莫要理李植,他如今已经要搬出城外去了,不是我井边坊的子弟了!”
  崔合一跺脚说道:“肖光伟,你再缠着我,我就让我爹爹收拾你。”
  肖光伟笑道:“你爹爹又没有什么背景,不比得我家认识衙门里的老爹,你爹爹怎么收拾我?”
  崔合气得嘴巴打结,转身对李植说道:“李植,你如今当官了,你帮我收拾肖光伟!”
  李植笑了笑,说道:“我帮你收拾肖光伟,有什么好处?”
  崔合眨了眨眼睛,说道:“那我便和你做好朋友!”
  李植啐道:“好朋友什么意思,你都是我心上人了,比好朋友还要近一层哩!”
  崔合急道:“那你要如何?”
  李植说道:“我帮你收拾肖光伟,那你便嫁给我吧!”
  崔合听到这话愣了愣,脸上顿时血红了起来,她下意识地拉着衣角,故作镇定地说道:“那你要去我家说媒,看我爹爹同意不同意。”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便先帮你收拾了肖光伟,然后去和你爹爹提亲。”
  崔合听到这话,血红的脸上更红,却又露出一股笑容。她俏生生站在一边不再说话,更显得明艳。
  李植这才转身看肖光伟,对着这个纨绔少年大声喝道:“肖光伟,你日日追着姑娘家崔合不放,害人名声,该当何罪?”
  肖光伟愣了愣,看着李植身上的官袍,有些慌张地说道:“李植,你想怎样,我爹可是认识陈老爹!”
  李植朝四个家丁一挥手,大声说道:“此獠骚扰本官未婚妻,罪不可赦!把此獠给我拿下,重打二十大板。”


第0079章 参观新城
  四个家丁练了几个月了,十分健壮,上去想玩儿似的就抓住了肖光伟,把他摁在了地上,掀起他的裤子露出了两个大白屁股。
  肖光伟惶恐异常,在地上挣扎喊道:“李植,你敢动我,清军厅的陈老爹不会放过你!”
  李植上次就和清军厅刑房吏司陈七寿打过jiāo道。那时李植还是一介平民,陈七寿就因为巡抚的关系对李植毕恭毕敬。如今李植升了官,更不把陈七寿放在眼里,笑了笑说道:“你去试试,看陈老爹敢不敢放过我?”
  看门的两个家丁把棍子递了过来,动手的四个家丁其中两人摁住挣扎的肖光伟,另外两人一人一根棍子开始往肖光伟屁股上打去。
  两人轮流打,一人一下,下手不轻,肖光伟顿时杀猪般惨叫起来,那惨叫声传遍了整个井边坊。围观的街坊们站在一边围观,纷纷乍舌。
  “李植怎么这么凶狠,耍官威,打肖光伟板子呢!”
  “小时候李植傻傻的,肖光伟老欺负他,现在长大了反过来了,李植打肖光伟了!”
  “这肖光伟老缠着人家崔合,坏人姑娘名声,也确实该打。”
  “儿子被打,还是被官家打,这算是白打了,他爹肖守义的脸要丢光了。”
  四个家丁重重地打了二十下,打得肖光伟喊叫力气都没有了,趴在地上惨叫呻吟。
  肖光伟挨完打,在地上趴了好久,才咬牙拉起了裤子。但他刚想爬起来,屁股上传来的疼痛又让他重新趴回了地上。肖光伟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一下子想不开,居然趴在地上哭了起来。
  从小被自己欺负的对象变得如此强大,这让肖光伟十分无奈愤懑。他越哭越大声,最后在那里嚎啕大哭。
  李植看着这不争气的纨绔少年,摇了摇头。刚穿越时候,这个少年还骑在李植头上,可现在,两人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李植转身看向崔合,发现崔和正兴高采烈地握着拳头,为肖光伟被教训眉开眼笑。
  李植说道:“我带你去范家庄看我建的新城吧?”
  崔合脸上又红了起来,踌躇说道:“你不去我家提亲啦?”
  李植说道:“要改日备好礼物再去,今天急急忙忙地空手去,要被你爹爹轰出来。”
  崔合想了想,这才说道:“好啊,那我便去看看你的新城吧!”
  李植让崔合和丫鬟坐进马车,带着两人折返回范家庄看热闹。
  一行人行到范家庄东门,崔合和丫鬟跳下了马车。崔合一下车就看到城门上那高大的重檐城楼,兴奋地拍手说道:“李植,这是你的城么?好威风的城楼!”
  李植笑道:“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