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3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3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艰难的时刻,李岩的话极富诱惑力,让将领们都有些心动。向李植投降以前听起来不可能,但如今却未必不是一条明路。
  然而诸将心动,李自成却不心动。李自成不是甘居人下之人。
  明末起义军中,李自成是独一个不愿意投降官军的人。历史上无论李自成的处境多么艰难,他都不会接受官军的招安。
  李自成冷冷问道:“不杀光士绅,便是气运之人么?”
  李岩拱手说道:“闯王,闯军这些年血腥屠杀富户,已经将气数败尽。闯军将士改不了流贼习xìng,只知道劫掠jiānyín,不知道规矩方圆。战势有利时候则争先恐后,战势不利时候则狼奔豕突,岂能与李植的铁军力战?”
  听到李岩的话,李自成脸上越来越黑,到后面已经是满脸怒火。
  在李自成眼里,李岩一直劝自己不要杀戮士绅,如今又极力吹捧不杀光士绅的李植,这是在天下士绅走投无路之时为士绅寻找一条活路。
  士绅无耻贪婪,勾结官府欺压百姓。如今百姓被压得走投无路,掀旗造反,士绅的统治眼看着已经不可能继续,至少在灾荒不断的北方无法继续。而李岩屡屡让李自成降李植,就是想让血洗北方士绅的闯军消亡,让改造士绅的李植壮大。
  李自成自幼就深受士绅欺凌,好不容易有了今天可以率领天下饥民报仇雪恨,又怎么会听李岩之言?
  “来人!将惑乱军心的李岩拿下!”
  李岩听到李自成的话,眼睛一瞪,惊得说不出话来。大堂中窃窃私语的众将也没想到李自成会突然拿下李岩,一时惊得面面相觑。
  几个亲卫立即冲了上去,把李岩摁住了。
  “本王念尔有献策‘均田免赋’之功,已经对尔百般容忍,想不到尔在此关键时刻惑乱军心,为官军摇旗呐喊。押下去,斩了!”
  亲卫们大声唱喏,将面无血色的李岩摁了下去。
  “以后有再敢言降者,便如李岩!”
  大堂中的众将看到这一幕,一个个摇头叹息。
  大堂中又少了一个人,闯军的高层看上去有些人丁凋零。
  李自成的首席谋士牛金星咳嗽了一声,站起来说道:“闯王,如今之际,只有退走西安一条路。”
  李自成大声说道:“善!”
  顿了顿,李自成说道:“若是西安守不住,我们便遁入山中,再做当年蛰伏商洛山之事!”


第0800章 天津郡王
  今年的北京城雨雪很多。十二月二十八,快过年的时候,北京城又下了一场大雪。鹅毛大的雪花纷纷洒洒从天而降,把整座紫禁城都盖成了白色。
  天子朱由检站在养心殿的窗口,看着大雪,眉头紧皱。
  朱由检皱眉头,是因为李植开始在河南建立报社,开设法院了。显然李植这次占领了河南,就不准备再吐出来了。
  河南的闯贼确实被李植赶走了,但朝廷依旧控制不了河南。李植得到河南一省,实力又上了一个台阶。与越来越强的李植相比,朝廷就更显得孱弱了。
  李植的强大,已经让朱由检有种利剑高悬的危机感。虽然李植一直忠心耿耿,不是闯贼那样的叛逆,甚至比割据江南的江北军更听命令,实际上大明朝一有乱贼就只能依赖李植,但李植的实力还是让朱由检感觉到深深的不安。
  所谓帝王心术,最重要的就是制衡。李植如此一家独大,又贤名传颂天下,如何能让朱由检不胆战心惊?
  朱由检现在百般笼络李植,李植还是忠心耿耿的。但人心难测,若是李植进一步坐大以后起了不臣之心,那朱由检如何镇住大明的江山?
  朱由检叹了一口,暗道朝廷还是太弱了。河南在闯贼手上自己睡不着,李植攻下河南后自己又担心李植。若是朝廷有二十万新军,能横扫闯贼自取河南,又怎么会有今天的忧虑?
  朱由检看了看窗外的大雪,问道:“津国公在河南,可有什么动作?”
  东厂太监王德化拱手说道:“回皇爷,番子回报,如今一万虎贲军新兵驻扎在河南的大城中,维持着河南的秩序。”
  “津国公在开封府中的报社已经准备妥当,津国公新印的报纸就叫做《河南日报》,准备在河南全省发行。河南各地的税务局也已经在筹备中,虎贲军已经为税务局置办了场所。”
  “据说津国公还派了铁路局的人进河南勘探地形,似乎是想在河南修铁……”王德化一下子想不起来那种东西叫什么,想了几秒,才说道:“修铁路。”
  朱由检伸手到窗外接了接雪花,在手上接了一层雪白。
  将白色的雪花甩掉,大明天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李植占领河南以后赖着不走,是朱由检意料之中的事情。
  李植吞下去的东西,想让他吐出来是极难的。当初山东吐不出来,如今的河南同样不可能吐出来。如今李植兵马越来越强,能够同时对付朝鲜、闯贼和江北军三方的围攻,朱由检的新军恐怕李植也不害怕,朱由检是拿李植一点办法。
  王承恩凑上来说道:“圣上,如今李植占据了河南,已经从两个方向把北直隶包围起来了。以后朝廷的兵马讨伐湖广的定贼,过境河南还要看李植的脸色哩。”
  朱由检看了看王承恩,没有说话。
  王承恩说的,朱由检都知道,但知道又如何?李植立下滔天功劳,握有不世强兵,朱由检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王承恩看了看天子的脸色,说道:“圣上,依奴婢的愚见,这封李植为郡王的事情还是要拖一拖。我大明从来不曾有活着的异姓王。不算人口不多的东北三省,如今李植据有天津、山东和河南,麾下子民近两千万人,再加上一千多万人的朝鲜,实在是势大权雄。如果再封李植为王,恐怕朝廷就根本控制不了李植了。”
  朱由检没有说话,转头朝王德化问道:“如今闯贼退到西安了么?”
  王德化点头答道:“回皇爷,闯贼确实一路退到了西安。据说因为连败给李植两场,又从开封一路逃到西安,闯军中谣言四起,出现了十分严重的逃亡。那些新附的官军士卒和士气不稳的饥兵都跑了不少,三十万人恐怕只剩下二十万人。”
  “津国公在潼关整军,储备粮草。估计要不了一个月,津国公就会攻入陕西,攻打西安。”
  听到王德化说闯军大量逃亡的消息,朱由检眼睛一亮,追问道:“闯军已经如此不堪了么?”
  王德化拱手说道:“圣上,依前线的番子回报,闯军如今不但兵马数量大降,而且士气十分低迷。在关中一带甚至控制不了队伍,又干起了抢劫的老本行,劫掠了好多农民。如今陕西的百姓对闯贼是敢怒不敢言。”
  “若是津国公的大军攻入陕西,恐怕闯贼一个反复间就要被剿灭。”
  王承恩看了看王德化,拱手说道:“圣上,不能再让李植再打了。李植打完闯贼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