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3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3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口血,惨叫着倒在了马下。
  刘芳亮周围的闯军士兵们好不容易躲开了bàozhà的冲击波,转头来一看,看到了死在地上的刘芳亮,一个个如遭雷击。
  而刘芳亮的前面,郝摇旗也陷入了火箭弹的围攻。
  郝摇旗突然感到后面的骑兵疯狂地往左边逃窜,显然是右后方落下了一枚火箭。郝摇旗不知道那枚火箭弹离自己多远,但此时为了保命,他只能顺着乱兵的潮流往前面逃。
  然而郝摇旗只往前冲了五步,就看到前面的队列也是一片混乱。前面的骑兵拼命地向两边逃窜,还有人往后面逃。往后面逃的人来不及调转马头,跳下马就撒腿往后面跑。
  郝摇旗暗道不妙,显然前面也落了火箭弹下来。他胯下的马匹还在往前面跑,调转马头已经来不及了,郝摇旗也翻身跳下了马,试图往后面跑。
  然而郝摇旗还没有在地面上站稳脚跟,一个穿着棉衣的马军“啊啊”大叫着,一头撞在郝摇旗的左肩上。
  郝摇旗还来不及推开这个马军,就听到前面后面同时响起震天巨响。巨大的火花仿佛要横扫一切,在郝摇旗前面七步处zhà了出来。无数铁片像是雨点一样从前面zhà出。
  郝摇旗胸前的那个马军毫无悬念地被chā了两刀。两根锋利的铁片刺进了他的背部,一路刺进了他的脏器中。这个贼兵靠在郝摇旗左肩上一软,就倒在了地上,再没能爬起来。
  郝摇旗看着这个马军,暗道这个马军倒是来的及时,为自己挡下了两枚飞刺。
  然而郝摇旗突然觉得肚子右边发凉。
  郝摇旗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右腹已经被飞刺割开,红色的肠子像是管子一样流了出来,不停地往外淌着血。那个马军虽然为郝摇旗挡住了左边身子,却漏了右边。
  郝摇旗吓得面无人色,他拼命地把肠子往肚子里塞,压住半尺宽的伤口,却无论如何止不住血。那血液像是泉水一样啾啾地往外流,郝摇旗很快就支持不住了。
  他脚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双腿一弯跪在了地上。然后随着血液的流失,他连跪姿都保持不住了,往前一倒死在了地面上。
  一千枚火箭弹像是一千个恶魔,在闯军的中间肆无忌惮的bàozhà,此起彼伏。
  李老四在望远镜里盯着郝摇旗和刘芳亮的帅旗。当他看到那两杆帅旗全部倒下时候,他忍不住兴奋地挥了一下拳头。
  郝摇旗和刘芳亮都战死了,密集shè击闯军中段的火箭pào取得了最大的战果。火箭车上还挂着十三枚火箭弹,还可以zhà十三轮,显然这一仗毫无疑问地赢了。李老四暗道这火箭车当真是势不可挡。唯一的缺点是价格贵了一点。
  闯军的士卒同样看到了两杆帅旗的倒下。
  本来已经被火箭弹zhà得乱成一片的闯军崩溃了。
  可能闯军真正的伤亡并不是很高,可能三轮轰zhà只zhà死了一万多人,但是火箭车这样杀鸡屠狗般的气势太吓人了。闯军被zhà得已经是一片混乱,士气降到了冰点。
  此时再看到主帅阵亡,贼兵们再无一丝斗志。他们化成了溃兵,像追逐着潮水的螃蟹一样混乱奔逃,慌不择路地朝来路涌去。


第0799章 气数
  潼关的参将府中,李自成和麾下将领们各自坐着,气氛一片愁云惨淡。
  昨天,李自成派去袭击虎贲军运粮队的马军逃了回来。十二万人杀出去,只逃回来七万人。李自成的大降郝摇旗和刘芳亮双双战死。据马军中的都尉说,两名大将都是被李植的火箭zhà死的。
  十二万人变成七万人,损失的五万人倒也不全是被李植zhà死的。李植的运粮队只zhà死了一万多人,剩下的三万多人是觉得闯军形势不妙,在逃跑路上就散了,躲进山里逃命去了。只有七万人还对闯军有信心,逃回了潼关。
  马军是闯军的精锐,攻击人数只有一万人的虎贲军运粮队居然都铩羽而归,而且一下子折了一半人,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更可怕的是闯军大将郝摇旗和刘芳亮战死。加上前段时间战死的刘宗敏,闯军中最重要的将领已经死了三个。这个消息传出去后,闯军军中人心浮动,不断有人离队逃亡。
  如今李植的西路军主力三万人已经逼近潼关,来势汹汹。而且要不了多久,李植的运粮队一万人也会到达潼关,到时候四万虎贲军携新式武器围攻潼关,李自成担心潼关的关墙拦不住天津人。
  众人正在那里忧心,李自成的侄子李过站了起来,拱手说道:“闯王,如今我大军新败,人心惶惶,即便守在潼关也守不住城墙。不如往陕西撤退,退入西安从长计议。”
  “从潼关到西安有六百里,李植的兵马深入到关中,说不定我们能设伏袭击。”
  然而李过的话音未落,就突然听到一声清越的反对声。
  “不可!”
  众人循声望去,看到谋士李岩站了出来。
  “制将军所言大为不妥。”
  “我大军从开封退到潼关,已经退了八百里。加上马军在陕州大败,如今正是士气动摇之时,岂能后退?此时再退,则军中必然谣言四起?我闯军营中大多是新附的饥兵,便是步卒和马军也大多是入营两、三年的投降官军,并不是铁打的队伍。这些人顺风之时个个勇猛,逆风逃亡之时,恐怕一个个都要逃走。”
  “如果闯王继续西逃,恐怕走不了多远,军中的士卒就各自散了。到时候三十万大军越逃越少,如何抵挡得了李植的追击?”
  李过沉吟说道:“然而如今马军大败,已经没有斗志。二十万步卒又大多是饥兵,如何挡得住李植的火箭?等李植的四万人聚在潼关下面,光是shè火箭就能把我们shè垮。”
  李岩大声说道:“正是如此!”
  “所以如今之际,只有向李植投诚一条道路了。”
  听到李岩的话,大堂中的诸将面露吃惊神色。
  环顾全场,李岩说道:“李植在天津均平田赋,发展工商,大有王者气象。他杜绝了士绅的逃税,却并不把士绅赶尽杀绝。因此他治下的百姓秩序井然,人人知公德守规矩。百姓肥田不怕歹人惦记,能人兴实业不惧jiān猾觊觎。”
  “虽然江北军如今和李植对抗,但我看李植大有席卷天下之势。静待时日,江北军必不是李植的对手。我看他日李植就是控制天下,也不足为奇。”
  众人听到李岩的话,面面相觑。
  李岩大声说道:“我闯军虽然和李植为敌,但同样是士绅的敌人。闯王若是率三十万大军向李植投降,必能在李植麾下开府建牙,成为一方大将。而闯军的诸将,也都能成为天津的官僚,随着李植的事业水长船高。”
  “若是闯王投李植,等李植控制天下之时,恐怕闯王的成就不止割据一、二贫瘠行省。就是封个公侯,也未必不能。”
  听到李岩的话,闯军的将领们窃窃私语起来。
  显然,在这进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