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2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2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连在一起的五座宫殿千疮百孔。
  终于,朝鲜的官员们意识到大势已去,不再躲藏了。
  他们将躲在暗室中的朝鲜国王李倧抓了出来,从他的龙袍上撕下一条布条,把他的双手反绑了起来。李倧激烈反抗着,瞪着眼睛,咒骂着绑他的大臣是jiān臣叛徒。奈何双拳敌不过四手,他哪里敌得过几百人的围攻?
  朝鲜的文武百官们押着李倧走出了宫殿,跪在了热气球的下方。
  几百名官员和王室宗室匍匐在地,对着天上的热气球磕头不已,再没有一丝反抗的企图。朝鲜已经彻底亡了,接下来无论李植怎么处理这个半岛,朝鲜人都没有反抗的能力了。


第0787章 献俘
  八月二十五日正午,范家庄市政厅上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献俘仪式。
  《天津日报》昨天就介绍了,今天钟峰会将朝鲜宗室六十三人,重臣一百一十二人全部押到了范家庄市政厅前,向站立在市政厅二楼的李植献上俘虏。
  范家庄的百姓第一次见到这种仪式,万人空巷,挤到了市政厅的前面观看这件盛事。并不宽敞的市政厅前小广场挤进了几万人。更远处的小路上还有更多的人,骄傲的范家庄百姓们喜气洋洋,观看这了不起的一幕。
  所谓“帅师伐远,执其君长问罪于前”,无外如此。
  这几天,《天津日报》已经说明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意义——我中国将疆域真正扩大到朝鲜半岛,这还是第一次。隋炀帝三征高句丽,失败三次亡国。唐朝联合朝鲜半岛的新罗打掉了高句丽,最后的结果是催生了强悍的新罗,也未能统治朝鲜半岛。到了宋朝和本朝,汉人的疆域更是完全无法靠近朝鲜半岛。
  而津国公英明神武,两次征服朝鲜,第一次打掉了朝鲜的正规军,第二次把朝鲜的两班家丁打灭。遍观朝鲜半岛,如今这个小国已经完全失去了武装,没有任何一支势力有实力举起反旗。
  朝鲜这次将被灭国。汉人的疆域将一次xìng扩大到朝鲜海峡,将整个朝鲜半岛括入囊中。
  因为津国公的出现,千疮百孔的大明朝不但支持到了崇祯二十年,而且北灭满清南吞朝鲜,将疆域扩大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武功可谓盛矣。
  在范家庄百姓的注视中,身穿朝鲜官服的俘虏们面如死灰地从城外走进了城门。
  钟峰骑着高头大马走在俘虏的最前面。他没有绑着这些俘虏,这些俘虏若是敢逃跑,周围百姓的乱拳就能把他们打死。
  虽然朝鲜俘虏们知道自己这些人都要死了,但是一路上范家庄的整洁街道,整齐建筑,那些衣着鲜亮而朝气蓬勃的市民还是让俘虏们暗自心惊。走到高大的钢筋混凝土结构五层建筑“市政厅”前面,俘虏们就更是感慨范家庄的气势。
  败给这样的天津,朝鲜人也算是无话可说。
  走到市政厅前面,朝鲜俘虏跪了下去,钟峰大声说道:“北伐军指挥钟峰幸不辱使命,击溃朝鲜杂兵十七万,占领朝鲜国都汉城,擒获朝鲜宗室和重臣一百七十五人,献于津国公。”
  朝鲜国王李倧噗通一声跪在市政厅前面,瑟瑟发抖。
  他抬头看了一眼站在市政厅二楼的李植,看到那个站在华丽国公仪仗下面的年轻人,突然觉得在亲卫和仪仗的簇拥下李植恍如天神。
  李倧又看到李植身边站着一个十来岁的少年,长得有几分像李植,但又比李植俊逸几分。
  李倧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身子一哆嗦,匍匐在了地上。
  李植站在市政厅上,缓缓说了一句话。
  李植身边的大嗓子亲卫大声喝道:“朝鲜国主李倧,津国公问你:我天津大兵征伐朝鲜占领全境,没有灭尔王室,还准尔朝鲜以一国形势存续,仁至义尽。尔为何如此不知廉耻,竟敢掀起反旗,趁我大军南征西讨时候背后发难?”
  俘虏旁边的翻译官把李植的话翻译成了朝鲜语。李倧听了这句话,哪里答得出来,只软在地上瑟瑟发抖。
  李植又看了看李倧身后的朝鲜权贵,说了一句话。
  那个亲卫又大声喝道:“朝鲜大臣们,津国公占领朝鲜全境,不曾杀戮大臣,不曾杀戮投降的两班贵族,更是默许了两班贵族把财产分给百姓,可谓仁义。为何两班贵族不知道进退,竟敢烧毁我的报社,聚集家丁挑衅我天朝上国,甚至攻到辽东省?”
  地上的宗室和官员们答不上这个问题,一个个匍匐在地上,大气不敢出。
  周围的范家庄百姓们见地上的俘虏们张口结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对着俘虏们指指点点,咒骂这些朝鲜人不知道天高地厚。
  李植看了看地上的俘虏,朝身边的李欢问道:“朝鲜世子李溰知敬畏,几次劝谏其父服从本公。李欢,你觉得该如何处置李溰?”
  李欢正色说道:“父亲,李溰尚可教矣。可饶一死。”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好。李溰贬为庶人,以后李溰在朝鲜省政府担任‘见证使’,月俸五两,专门见证本公治下朝鲜的变化。”
  说完这句,李植又朝李欢问道:“李欢,其他的朝鲜君臣不知进退,屡犯我虎贲天威,该如何处理。”
  李欢抬头看了看李植,说道:“父亲,这些人罪不可赦!若不是这些罪人启衅,我们又何必在凤城屠杀那么多朝鲜两班的家丁。”
  李植点头说道:“说得好,这些人罪不可赦。若不杀他们,以后的小国都以为我李植软弱可欺。”
  李植顿了顿,淡淡说道:“除了李溰,其他人全部qiāng毙了吧。”
  周围的亲卫大声把李植的话传到了台下。
  朝鲜世子李溰被李植的亲卫从俘虏群中提了出来,带到了一边。
  李溰想不到天津人的情报工作做得这么细致,连自己和父亲意见相左都搞清楚了,对李植更加畏惧,苍白的脸上满是惊诧莫名。他跟着亲卫走到了一边,看着地上即将被行刑的同胞们,无助地闭上了眼睛。
  其他人就没有李溰那么幸运了。在范家庄百姓的叫好声中,一百多个虎贲军士兵走到了俘虏身后,将qiāng口对准俘虏的后脑勺。
  朝鲜国王李倧猛地磕头起来,用朝鲜语大声喊道:“国公!不要杀我!我帮你管理朝鲜的……”
  李倧身后士兵却根本不给这个叛乱者求饶的机会,啪一声打响了步qiāng。李倧往前一倒,软倒在市政厅前面光滑的汉白玉石砖上,死透了。
  朝鲜国王的鲜血溅在白色的汉白玉上面,分外鲜艳刺眼。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中,朝鲜一百七十多最高层全部被打死。
  李溰看到自己的父亲叔侄全部被qiāng毙,最后已经站不住,噗通一声软倒在地上。
  百姓们看到朝鲜的俘虏们被qiāng决,大声叫好。
  李植看着地上的朝鲜人尸体,淡淡说道:“从今以后,世间再无朝鲜国。朝鲜国更为朝鲜省,为本公治下的大明行省。朝鲜省设巡抚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