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2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2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一时也没想到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
  钟峰一声令下,一百多门重pào调转pào口,对准了两里外的朝鲜人中军。
  “轰!轰!轰轰轰!”
  大pàopào口吐出一片片的火花,一百多发开花弹像是闪电一样shè向了一千米外的朝鲜中军。
  在两里的距离上,李植的长pàoshè击精度极高。一百多发弹丸几乎全部命中了朝鲜的中军,顿时把朝鲜人的指挥中心打得血ròu模糊。也不知道多少朝鲜将领被pào弹shè中,被打得身首异处而死。
  朴大景被一枚开花弹击中了右腿,半条右腿一下子就被打断了。血液像是泉水一样从他的断肢处喷了出来。他惨叫着倒在了地面上,却发现自己身边的泥土里扎着两颗滋滋作响的开花弹。
  朴大景啊啊地惨叫着,想往前爬,却没有力气。朝鲜的中军处不断有开花弹bàozhà,乱成一团。这关键的时刻,竟没有一个人上来救朴大景。
  他身边的两颗开花弹终于烧完了引信,轰然bàozhà。
  朴大景发出了最后一声巨大的惨叫,被开花弹中shè出的铁弹丸打成了马蜂窝,浑身喷血,惨死在辽东省的土地上。


第0786章 国灭
  八月十八,钟峰率领北伐军打到了南汉山城。
  此前八月初五在辽东凤城大败朝鲜的夜袭队伍后,朝鲜十几万大军溃不成军,狼狈奔逃。钟峰指挥骑兵四出追杀,奈何骑兵不足,只擒斩逃兵两万多。最后算下来,凤城一战杀死了朝鲜士兵五万三千。
  虽然朝鲜大军本有十七万人,五万多斩首不到朝鲜大军的三分之一,但是溃兵在逃亡过程中的非战斗损失也是很高的。朝鲜的溃兵们在辽东省崩溃,想逃回朝鲜去要翻山越岭,而这一路上他们都没有东西吃。
  钟峰估计朝鲜的家丁要在路上饿死一半人。
  所以凤城一战,钟峰可以说已经将朝鲜十七万大军打垮。朝鲜的两班贵族即便再有歹心,恐怕也没有能力再凑出一支能战的兵马出来。
  钟峰在凤城附近扫dàng了十天溃兵之后,就率领一万两千北伐军渡海攻打汉城。
  李植现在的海军有轮船五十艘,铁甲舰十二艘。若是走短途,每艘船上都可以搭载四百人,两趟就能把钟峰的兵马和辎重队运到汉城。所以仅用了三天,钟峰就杀到了距离海边不远的汉城。
  不过到了汉城,钟峰发现朝鲜国王李倧已经逃跑。李倧带着文武官员和皇室成员逃到了南汉山城,躲到了山上去固守。
  所谓南汉山城,就是朝鲜王室建在汉城东南部五十里的“南汉山”上的一座城堡。山城位于海拔五百米的山顶,整个城郭周边高而险,中间则低平易守。山城周长十八里,城分为内外城,外城墙高二丈三尺,东西呈长方形状。有4个门及6个暗门,指挥官兵的守御将台设于城内高地。
  山城是朝鲜王室避难的地方。当初满清攻打朝鲜,朝鲜国王就躲在南汉山城中死守,最后获得了有条件投降的待遇。这一次面对钟峰的精锐虎贲,李倧准备如法pào制,希望能保下朝鲜王室成员的xìng命。
  当然,朝鲜的君臣都知道这种希望是十分渺茫的。
  南汉山城的行宫中,李倧和长子李溰激烈地争吵着。
  李溰愤怒地一拍桌子,朝国王李倧喝道:“父上若是早日听我,早在李植索取一千五百万两银子的时候就答应他,如何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如今我朝鲜面临灭顶之灾,恐怕要亡国灭种,皆因为你的自以为是!”
  行宫中的百官和王室成员都看向了朝鲜国王。
  朝鲜走到今天这一步,国王李倧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两次站出来和李植作战,都充满了自以为是的自大感,完全没有意识到天津的兵马是远超这个时代的强大力量。而特别是这第二次协同江北军作战,李倧把本来就岌岌可危的朝鲜推入了深渊。
  李倧听到儿子的话,长叹了一口气,坐在王座上一声不吭。
  世子李溰愤怒地一挥衣袖,大声说道:“如今朝鲜完了,全完了!”
  如今李植不但没有陷入闯贼和江北军夹击的泥潭,反而在夜战中击溃了朝鲜的两班家丁大军。如此一来,李植必然对朝鲜处以最严厉的惩罚。可想而知,不但朝鲜王室保不住,恐怕整个朝鲜都将不再成为一个国家,两班贵族更将被被完全消灭。
  听到李溰的愤怒咆哮,行宫中的朝鲜官员和王室成员们忍不住悲伤,竟一个个掩袖哭了起来。
  接下来朝鲜就将亡国,两班贵族就将被消灭,官员们知道这个悲惨的未来却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这让他们如何能不悲伤哭泣?
  行宫中响起一片男人的无助哭泣声,令手持香鼎的朝鲜宫女们不知所措。宫女们终于明白这个几百年的王朝已经要完蛋了,也不再愿意继续伺候殿堂中的老爷们了。他们放下了手上的器具,急冲冲地逃了出去,各自逃命去了。
  李溰看着碎步逃出去的宫女们,吸了口气。
  他指着亡国的父亲大声喊道:“事已至此,再做无谓的抵抗毫无意义。你带领文武百官走出城门,向李植的大将军投降,或许还能保住朝鲜宗室的血脉,让天津的官员们不至于大开杀戒。”
  李倧听到儿子的愤怒咆哮,在王座上瑟瑟发抖,却无论如何不敢出去投降。
  众人正在那里哭泣,却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片喧杂的吵闹声。
  李溰一个激灵,推开了殿堂的窗户,往城门方向看去。
  城门上哪里还有士兵在防守?只看到城门的上空飘着十个热气球。热气球上的虎贲军士兵不断朝城墙上的朝鲜禁军shè击,shè得朝鲜的士兵们抱头鼠窜,溃不成军。
  李溰看到哦这样的情景,仿佛是被人浇了一桶冰水,从头凉到了脚。如今城墙上的士兵大溃散,自己连投降的机会都没有了,眼看就要被攻入山城的虎贲军一锅端。
  不过李溰想错了,热气球没有停泊在城头上开城门。热气球像是戏耍朝鲜的士兵,连开城门都懒得开了,驱散了城门上的士兵后,就直接朝李溰这边的宫殿飞了过来。
  李溰看着天空中的热气球越飞越近,最后飞到了自己所在的行宫前面一点。
  李溰暗道糟糕,回头一看,却发现自己的父亲已经逃出了殿堂,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百官和王室成员在殿堂中乱成一锅粥。然后李溰听到轰的一声,一个喷着火焰的火箭就从热气球上shè了下来,狠狠shè进了殿堂的屋顶。
  火箭撞穿屋顶扎进了殿堂中间的地面上,李溰看了那个火箭弹一眼,火箭弹就bàozhà了。巨大的冲击波从火箭弹中激shè而出。一张巨大的花梨木椅子飞了起来,狠狠砸在了李溰的脑袋上,李溰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十个热气球上面的士兵们像是在拿朝鲜的君臣们当玩具,停在山城中间的宫殿群上面,用狙击步qiāng和火箭筒扫shè宫殿中抱头鼠窜的朝鲜当权者们,zhà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