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2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2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界上有这样的手段。
  这李植真的是星宿下凡么?
  他张大嘴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朴大景身边,平安道兵马虞侯金景由已经被照明弹吓得浑身战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神仙!神仙手段!”
  他旁边的一个文官吓得浑身颤栗,不停地朝虎贲军营寨方向磕头,已经失去了理智。
  其他的朝鲜武将更加慌张,咸镜道兵马虞侯二话不说,转身就撒腿往后面逃去。仿佛见了鬼一样张皇失措。
  战场上的朝鲜士兵看着天空中的照明弹,惊得目瞪口呆。本来准备搭建木桥通过壕沟的他们都呆掉了,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把黑夜变成白天?
  这不是夜袭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天上的星宿在帮明国人?
  他们恐慌地看着暴露在强光中的自己,看着远处手持步qiāng的天津大兵们。
  虎贲军的大兵们没有对照明弹的效果感到惊讶,他们在训练中已经见识过这种新式装备。在突然间清楚起来的视野中,他们开始了大屠杀。
  “啪!”“啪!”“啪!啪!啪!”


第0785章 屠宰场
  在黑暗中岌岌可危的北伐军得到了光明后,转眼就突然变成可怕的杀人机器。距离四十米,大兵们的步qiāngshè击弹无虚发,一qiāng一qiāng地打在了试图越过壕沟的家丁身上。
  前排的家丁们像是被推翻了的麻将,身上鲜血飞溅,一个个闷头往地上倒。最前面的一些中弹后掉入了壕沟,发出扑通扑通的闷响。
  战场上的形势一转眼就完全改变。
  虎贲军的士兵摆出三排轮shè阵,一片一片的子弹像是一阵暴风雨,向朝鲜人倾泻。
  两万冲击壕沟的死士刹那间变成了最好的靶子,别说搭建木桥,这些人甚至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战场上只听到北伐军开qiāng的噼啪声和中弹朝鲜人的惨叫声。白昼一般的照明弹光线下,到处都是倒地抽搐的朝鲜伤员。
  朝鲜人是从营寨的四个方向同时冲上来的,因此此时在四个方向上都遭到了痛击。不仅是步qiāng在shè击,布置在营寨外围防御的一百多门重pào也在轰鸣。只用了十几秒,两万家丁就被打死了两、三成。壕沟前面的地面上堆满了尸体,尸体之间到处都是粘稠的血液,让这个黑夜变得格外血腥。
  朝鲜“死士”们刹那间就崩溃了。
  朝鲜的中军处,朴大景和他麾下的军官们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寸。因为神奇的照明弹,他们已经对战场形势无法判断了。既然李植能把黑夜变成白天,那还有什么东西是李植做不到的?
  朴大景看着狼狈逃窜的两万“勇士”,面无人色。他已经不相信这两万人能逃下来。
  两万冲击营寨的“死士”转身往远处逃跑。
  但是试图在黑暗中挑衅虎贲军的他们受到了虎贲军的严惩。现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拯救他们,包括逃跑。
  李植选出的北伐军的装备精良,一万二千士兵中有八千人配备瞄准镜。也就是说,在营寨边缘进行三段轮shè的七千多士兵全部有瞄准镜。从阵前四十米的壕沟附近到阵前四百米的旷野上,都是死亡地带。
  刺眼的照明弹照shè下,战场上明亮如白昼。虎贲军大兵们站起来,shè击,蹲下装弹,站起来,shè击,不停地屠杀狼狈逃窜的朝鲜人。
  朝鲜人狼狈逃窜的后部就像是遇到了割草机的杂草,一片一片地倒下。每往前逃窜几十米,朝鲜人都要抛下几千具尸体。中弹的朝鲜士兵在血泊中惨叫呻吟,翻滚抽搐,让这场大屠杀的现场越来越混乱。
  朝鲜伤兵的惨叫声和噼哩啪啦的qiāng声混在一起,再搭配上那越来越浓郁的血腥味,让战场像是一个屠宰场。
  时不时响起的大pào,那暴风雨一样扫dàng战场的霰弹,则让场面更加残忍。
  朝鲜死士逃了三百米外的时候,已经只剩下几千人。天空中的照明弹降落到了距离地面几十米的低处,战场上又渐渐昏暗起来。
  朴大景看着就要被黑暗重新吞噬的战场,眼睛一瞪,突然又在心里冒出了一丝希望。
  如果明国人的神奇法术只能使用一次,那朝鲜的两班贵族还有希望。虽然死了一万多人,但是朝鲜这边还有十六万人,还可以再次发起袭击。
  站在两里外的朝鲜将领们对视了一阵,都有些期待。
  刚才那把黑夜变成白昼的仙家法术实在太神奇,朝鲜的将领们不相信那样的奇迹会再发生一次。完成那样的奇迹,一定需要极大的资源,可能只是一次xìng的。
  战场上昏暗下来,虎贲军的shè击渐渐停了下来。
  冲在最前面的朝鲜死士已经彻底被打垮了。哪怕是虎贲军停止了shè击,他们仍然像见了鬼一样在越来越黑的夜里撒腿狂奔,不顾一切只为了离虎贲军远一些。
  但是吊在后面的四、五万后备朝鲜兵却一直没有受到打击。他们看着天空中渐渐熄灭的照明弹,似乎看到了一丝胜利的机会,放慢了逃跑的脚步。
  他们还希望明人的仙家法术只有一次,他们可以杀个回马qiāng。
  不过残酷的事实却很快重击了他们一拳。
  “照明弹发shè!”
  空中的第一波照明弹还没有完全熄灭,钟峰一声令下,虎贲军的阵地上又响起百余声轰轰声。一百多发火箭弹shè向天空,将新的一批照明弹打上了天。
  刺眼的白炽光再次照亮了四面八方。
  一千多架单兵火箭筒被士兵们举了出来,开始和火pào一起轰zhà三百米外的朝鲜士兵。
  “轰!”“轰!”“轰!”“轰轰轰!”
  本来李植的引信控制技术还不完美,开花弹和火箭弹落地后都需要两、三秒才bàozhà,士兵可以从容躲开。然而此时的情况是六万朝鲜人想靠人数取胜,六万多人挤在边长三百米的营寨外围,密度高得惊人。在一千多重型火器的地毯式轰zhà下,朝鲜的士兵根本无处躲避。
  开花弹和火箭弹落地,后排的朝鲜士兵像是混乱的海水漩涡一样涌动。看到开花弹洞穿几层士兵落到自己身边,后排的士兵们嚎叫着往周围逃窜。但没走几步,他们就会发现其实周围也到处是扎进来的火箭弹。
  一千多朵bàozhà的火花在朝鲜人的队列后排掀起了火山bào发一样的恐怖场景。到处都是巨大的火花,黑色的烟雾,以及被zhà得支离破碎的朝鲜人碎肢。朝鲜人的残肢被zhà上了天空,化成血雨喷洒下来。
  此时已经不需要天上的照明弹发光,光是地上bàozhà形成的火花就把方圆几里全部照亮了。
  朝鲜人也不知道被zhà死了多少,完全失去了斗志,像是遇到山火的野兽一样撒足狂奔。
  钟峰用望远镜看了看两里外的朝鲜中军,看到了脸色惨白的朝鲜将领们。
  朴大景天真地把中军放在虎贲军的两里外,以为夜色可以掩护他。哪怕此时天上的照明弹如此明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