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2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2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己的步qiāng上。
  实shè试验证明,这一套方法可行。
  李植当然不指望这一套设施能在瓢泼大雨中保护火yào,在那样的大雨中火器部队唯一能做的就是后撤。但是下瓢泼大雨的时候毕竟是很少的,绝大多数时候河南飘的都是小雨。李植希望这样的设施能帮助部队战胜小雨,保证小雨中步qiāng仍然能够shè击。
  ……
  七月十七,李兴用望远镜望着吊在远处的十万闯军,啐了一口。
  “闯贼十分轻视我们哩,只派十万人来尾随我们。”顿了顿,李兴说道:“而且这十万人里只有三万马军,其他的都是步卒。”
  李老四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闯军似乎在等雨水。估计一旦下起雨,闯军就会冲上来逼迫我们。”
  李兴问道:“你说我们走到睢州之前,会不会遇上下雨天?”
  李老四说道:“看这乌云似乎是要下雨了。”
  这一次西路军为了缠住闯军主力,离开了营寨主动攻击闯军的睢州城。西路军要证明自己有实力扫dàng整个河南,逼迫闯军主力回到河南防守,逼迫李自成放弃北上山西的计划。
  李老四话音未落,天空中突然响起一声闷雷,一片片细小的雨点飘了下来。
  李兴顿时一个激灵,精神起来。他一挥手,旗令兵立即打出了旗号。三万虎贲军西路军立即取下了刚刚从范家庄运来的防雨护板,将半球形的护板装在了火门上。
  淅淅沥沥的雨水越下越多,渐渐把大地都湿透了。但有护板的保护,虎贲军的步qiāng并没有失去战斗力。
  远处的闯军却没有意识到这个变化,看到雨水,他们兴奋起来。
  上一次西路军西进,就是在雨天被闯军打得狼狈逃窜。闯军早已下了定论,虎贲军怕水。
  闯军中号角大作,鼓声隆隆,十万大军摆出了攻击阵形,朝虎贲军攻了过来。
  当然,闯军并没有严密整队,而是一股脑的冲了上来。闯军并不认为他们会和虎贲军短兵厮杀。虎贲军纪律严密训练有素,身上穿着钢甲手上有刺刀,有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彪悍士气。闯军十万人硬碰硬的话,ròu搏战未必能打赢。
  闯军知道的是虎贲军素来回避ròu博战,只是希望利用雨天把虎贲军逼得逃跑,把虎贲军逼回宁陵县的营寨中。
  三万闯军马军冲在最前面,和后面的闯军步卒有些脱节。
  这些马军很嚣张,一边冲锋一边嚎叫着,想从气势上吓倒虎贲军,逼退这支善战的军团。
  他们顶着细雨冲到西路军的四百米内,策马在阵前左右驰骋,马蹄扬出滚滚烟尘。
  然而连绵不绝的雨水中,他们并没有看到虎贲军的大奔逃。相反,他们看到的是无数把对准他们的步qiāng。
  贼兵马军的脸上全都浮上了不可思议的表情,这明明在下雨,为什么天津人的火铳还拿出来使用?
  一声天鹅音响彻整个战场,回形阵北侧五千把带瞄准镜的步qiāng在雨中开火了。


第0782章 血水
  在四百米的距离上想开qiāng击中某个运动的骑兵,是很难的。虽然不少虎贲军士兵的步qiāng上都装着瞄准镜,但瞄准镜捕捉运动的敌人颇有难度。骑兵如果不是笔直朝shè手冲过来的话,很容易在瞄准镜里一晃而过。而跟随目标移动准星难度太大,命中率会掉到一、两成。
  但是对于此时的五千把步qiāng来说,目标却不是某一个骑兵。面对密集挤在一起冲阵的流贼马军,目标实际上是整个流贼队列。
  漏过了前面的目标,还会打中左边、右边、或者后面的骑兵。只要子弹不往上面或者下面偏太多,就肯定会打中某个人或者某匹马。
  五千把步qiāng一开火,立即就有两千多流贼马军被击中。三万流贼马军的前面一排像是撞到了看不见的一堵墙,扑通扑通往马下面倒。
  一些马匹被shè中,嘶鸣着倒在了地上,翻滚抽搐,给后面冲阵的骑兵造成了极大的障碍。
  无数血水迸shè出来,和满地的雨水混合在一起,一下子就把大地染成了血红色。
  流贼的骑兵一下子被打懵了。
  此时率领这十万流贼的是李自成麾下头号大将刘宗敏。实际上,这个大贼相当勇猛,举着两把大刀就冲在马军的中间。
  这刘宗敏是个经历过无数次战斗的老贼,见识过无数官军的各式火铳。然而他却从来没有见识过在雨水里还能开火的火铳。虎贲军的shè击,让这个闯军大将一下子惊得瞠目结舌。
  如果虎贲军能够在雨水中战斗,自己这三万马军如何冲得上去?
  不过刘宗敏有些不信邪。
  实际上,刘宗敏知道,如果早早就装好子弹并且一直用油纸包着步qiāng,那火铳是能在雨水中开一qiāng的。以前就有一些官军这样保护火铳,然后遇到流贼就上来shè一qiāng。
  但是那也只能shè一qiāng。
  看到被打死的几千马军,刘宗敏有些赌博亏了本的不忿感。如果此时因为虎贲军的一次shè击就逃走,那虎贲军就可以大摇大摆地攻打睢州城。
  那闯王就不得不调集几十万大军包围这支官军,再没有实力北上攻打山西。
  刘宗敏暗道不能上了虎贲军的道,他猛地抢过身边号角手的海螺号,大声吹响了冲锋的号角。
  闯军的马军继续往前冲。
  实际上这些马军所踩踏的地面是收割完麦子的麦田,十分松软。下起雨后闯军从两里外冲过来,地面已经被雨水浇了一阵,有些泥泞。步兵在这样的泥泞中前进十分缓慢,即便是骑兵,速度也大大降了下来。
  冲到三百米距离上的时候,刘宗敏的马军受到了第二次打击。
  距离更近,火qiāng手的命中率明显上了一个台阶。这一次,更多的骑兵被嗜血的锥形子弹撂倒,惨叫着倒在了泥泞的麦田中。
  只用了两轮shè击,虎贲军的步qiāng手们就打掉了六分之一,甚至接近五分之一的闯军骑兵。
  而且这还是在三百米的距离上,只有拥有瞄准镜的步qiāng手在开火。实际上迎着闯军冲阵的这个面上还有两千没有瞄准镜的步qiāng手,在等待敌人进入两百米shè程。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但虎贲军的大兵未受到影响。他们熟练地装弹上yào,准备再次打击自以为是的闯军骑兵。
  刘宗敏睁大眼睛看着虎贲军,有些反应不过来。
  为什么官军的火铳在细雨中还能使用?难道官军的火yào不怕水吗?刘宗敏没有望远镜,看不清三百米外的官军动作。实际上刘宗敏连虎贲军的燧发qiāng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他概念中的火铳依然是官军的火绳鸟铳。
  只要是火铳,就该怕水。
  刘宗敏不信邪,他准备再赌一次。
  号角声再次响起,刘宗敏催促贼兵们继续冲锋。
  但贼兵的士气已经被打散了,哪里还能组织起像样的冲锋?闯军的士气虽然远高于从前,但依旧还是贼兵。被打死了几千人,前面一些骑兵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