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1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1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两百个暗堡,每个暗堡中都可以摆放四门重pào。这样八百门重pào可以从壕沟中转移到城池的任何一个方向,可以随时集中火pào轰zhà敌人。
  淮安城中有不少水泥和钢筋库存,但是还不足以建设八百个暗堡。李植让山东附近的州县立即开始朝淮安运送物资,争取在十五天之内集齐所需的水泥和钢筋。
  八百个暗堡说起来吓人,其实也就是混凝土浇筑八百套小房子的工作量。李植征调了城内两万居民出来修建这些设施,人多力量大,建造这些防御系统要不了几天。
  城墙前面两百米都是虎贲军控制的区域,江北军最多也就在几里外开几pào骚扰李植的建设队伍。而且壕沟和碉堡建设基本上都是挖坑建设,只需要在一个地方挖出足够深的坑洞,从这个坑洞中扩展后续的坑道就全部是在地面下作业了,江北军的大pào根本打不到坑道里的民夫。
  二十多天后,李植的壕堑防御体系就基本成形了。
  这段时间,江北军虽然对淮安城虎视眈眈,但却没有发起大规模的进攻。毕竟每次进攻都要死几千人,没有胜利的把握江北军不会白白上来送死。而等李植的新型防御体系建好后,江北军的将领就傻眼了。
  史可法举着荷兰人送来的千里镜,看着远处的防御体系,连吸了几口凉气。那深入地面的沟渠,一下子让江北军的大pào失去了用武之地。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一战水平的壕堑体系无疑是崭新的事物。李植的防御体系深深震惊了江北军的将帅们。
  如果虎贲军在城墙上防御,无论怎样靠着垛墙,大pào还是有角度打到虎贲军的。然而等虎贲军的士兵进入壕沟后,史可法发现大pào根本不可能命中壕沟中的士兵。
  很简单,因为大pào即使抛shè,曲线的弯度也是极为有限的。朝壕沟开pào,pào弹往下落的时候只能击打到壕沟的后壁,根本无法伤害到壕沟中行走的虎贲军士兵。
  除非是虎贲军士兵出来shè击时候,大pào直接命中士兵的脑袋。但那样的概率实在太小,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没有开花弹的江北军,对躲藏在壕沟中的虎贲军毫无办法。
  江北军的大pào开始还朝李植的堑壕体系开pào,后来就直接停火了,免得浪费pào弹和火yào。
  而在厚厚泥土包裹中的暗堡,防御力就更加逆天。暗堡外面半米多厚的泥土仿佛是一层装甲,将江北军的pào弹全部拦在外面。
  江北军的大pào打不到虎贲军,虎贲军碉堡中的大pào却可以轰zhà江北军。
  史可法用千里镜望着李植的壕沟和暗堡,有些说不出话来。
  “李植这又是拿出了什么手段?怎么让士兵跳进沟里躲避pào弹,让我们的大pào全部没了用武之地。李植以后不守在城墙上了么?”
  左良玉举着千里镜看着李植的防御体系,沉吟了许久,摇头说道:“本兵,恐怕这样的防御设施根本无法冲破。”
  史可法此时还没有看到踩在小凳子上的虎贲军士兵露出脑袋,说道:“然而李贼的士兵入坑后无法shè击,怎么和我们的火铳手作战?”
  吴三桂说道:“本兵,我们不妨派火铳手上去试试!”
  史可法点了点头,说道:“可!让火铳手上去冲一冲。”
  这个月史可法又从后方得到了一万多把新式步qiāng,手上的实力更盛。主意打定,他便让两万江北军士兵举着步qiāng冲了上去。
  很快,史可法就见证了壕堑系统的神奇。
  一战的历史已经证明了,对于塞满了来复qiāng手的堑壕系统来说,谁进攻,谁就是找死。
  等江北军的散兵冲进到壕沟的四百米外时候,虎贲军的士兵们一个个站上了小凳子,在壕沟上面露出了一个小脑袋。
  小脑袋的下面,是几千把带瞄准镜的步qiāng。只听到一声巨大的号角声响起,虎贲军壕沟中的士兵们火力全开,朝luǒ露在战场上的江北军倾泻子弹。
  看到虎贲军的新招数,江北军中顿时响起一片惊叹声——原来李植的士兵躲进壕沟里,在关键时刻是可以伸出脑袋来作战的。
  这样只露出一个脑袋shè击,江北军的士兵想击中虎贲军很难啊。而且虎贲军的头上还戴着钢盔,不稳稳击中钢盔正面,江北军的子弹根本无法杀伤虎贲军士兵。
  战场上的江北军士兵在四百米上就受到攻击。巨大的散兵阵中,时不时有士兵被虎贲军的步qiāng撂倒。


第0780章 战壕
  左良玉和吴三桂练出来的士兵还是有相当的纪律的,江北军的士兵们顶着伤亡往前冲。
  等江北军的散兵们冲到战壕三百米内,暗堡中的大pào霰弹开火了。
  此时虎贲军的大pào不需要再和江北军大pào对shè,pào管没有发热,可以肆意地收割江北军步兵的生命。
  霰弹弹丸从暗堡的pào口中喷shè而出,shè向弯腰前进的江北军步兵。
  虽然江北军的士兵排的是松散的散兵阵,但是霰弹在三百米上shè击的话,散shè范围十分宽。所以杀伤力还是相当可观的。起码有上千名的江北军士兵中弹,惨叫着倒在了血泊中。
  看到自己的大pào毫无作用,而虎贲军的大pào在肆意轰zhà江北军的士兵,史可法脸色铁青。
  其实史可法并没想过依靠江北军打垮李植,史可法到现在也只有四万多把福尔摩沙步qiāng,并没有和李植决战的可能。实际上,史可法甚至完全封锁淮安城都做不到,四万把新式步qiāng并不能把城墙上的三万人完全孤立起来。
  史可法想的只是依靠江北军的威势,将尽可能多的虎贲军吸引在淮安城头。李植得罪的人太多了,只要战事胶着,越来越多的敌人会加入到史可法的阵营中攻击李植,比如朝鲜。
  史可法上个月朝朝鲜派出了南京礼部侍郎。现在是南风时候,帆船只能往北走,礼部侍郎还没有回来。但史可法在辽东的线人已经发回消息,朝鲜国王已经号令国内的两班贵族起事,攻打李植。
  李植已经是四面楚歌,但李植手上能用的兵马无非就是六万虎贲军。
  在史可法眼里,李植已经陷入流贼和江北军围攻的泥潭。只要十几万朝鲜兵马从东北方向给李植致命一击,李植那脆弱的身躯必然轰然倒塌。
  这是史可法日思夜想,苦苦企盼的美好局面。
  然而此时战场上发生的事情却在告诉史可法,他所想的都是幻想。李植的手段似乎是无穷无尽的,明明兵力不足的时候,他竟然又弄出这样一个利用沟壕防御的系统。
  史可法有种被李植戏耍的感觉。
  战场上,江北军的士兵丢下了两、三千具尸体后,终于攻到了壕沟的两百米内。
  江北军开始和虎贲军对shè。
  但是浴血冲入shè程之内的江北军很快就发现,他们的牺牲是徒劳的。
  虎贲军在壕沟里shè击,只露出一个脑袋,比城墙上垛口中暴露的身体面积更小。江北军想sh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