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1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1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身回朝鲜攻打我们,则我李氏一族死无葬身之所……”
  朴大景一拍大腿,疾声说道:“大王如今还考虑个人安危,岂不知道朝鲜已经是危在旦夕,只有这一个机会了!”
  李倧被朴大景说得红了又白,内心激烈得挣扎着,紧张得额头上都流出几滴细汗。
  突然一个太监跑了进来。
  “大王,大明南京礼部侍郎孔四贯求见!”
  南京礼部侍郎?
  李倧知道大明的南京政府现在基本上不听大明皇帝的命令,一门心思扶持江北军对抗李植。这个时候,南京的礼部侍郎来找自己做什么?
  不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李倧挥手说道:“快请!”
  没多久,在太监的引导下,一个身材丰满的大明官员带着两个随从,笑吟吟地走进了洗马殿。走到李倧的王座面前,大明官员轻抚长须,看着李倧笑而不语。
  李倧主动说道:“天使此番为何而来!”
  孔四贯听完翻译的转译,看了看李倧哈哈大笑,说道:“我为朝鲜的存亡而来!”
  李倧和朴大景对视了一眼,已经猜到了什么,眼睛中越发凝重。
  孔四贯直奔主题,说道:“如今李植已经陷于闯贼和江北军夹击之中,难道朝鲜国王还不举旗反了李植,复兴朝鲜王国?”
  李倧却不太相信这个南京礼部侍郎。毫无疑问,江北军是希望此时朝鲜人跳出来攻击李植的,那样无疑会为江北军分担压力。但是李倧承担不起失败了,如果此时判断形势失误,朝鲜王室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李倧吸了口气,说道:“天使所言极是!不过此事需要从长计议!”
  孔四贯哈哈大笑,说道:“大王不相信我!”
  “大王可信得过自己的子民?”孔四贯把身后的一名年轻男子往前一拉,说道:“我把大王安排在南京的眼线也带来了!让这个朝鲜人亲口和大王说说前线的情况。”
  孔四贯身后的年轻人这才走了出来,跪在了地上,用朝鲜语喊道:“小民叩见大王!”
  李倧诧异地看了看朴大景。朴大景快步走了出去,没多久就带着朝鲜的“王道使”虞侯,也就是朝鲜情报机构首长走了进来。
  那个虞侯走进来和跪在地上的朝鲜人对了几句暗号,拱手朝李倧说道:“殿下,这确实是我们派往南京的眼线。”
  李倧点了点头,也顾不得自己眼线被南京人揪出来的尴尬,急切地用朝鲜语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地上的眼线大声说道:“回大王,小民看到了南京江北军和天津虎贲军激烈jiāo战。虎贲军虽然死守城池不失,但是江北军攻得很猛。战斗很激烈,虎贲军不可能还有余力撤兵北上攻打朝鲜。”
  “大王,李植已经陷入了泥潭之中。”
  听到地上王道使眼线的汇报,李倧激动得瞳孔一缩。
  朝鲜现在处在亡国灭种的悬崖之上,眼看李植就要把朝鲜变成海外殖民地。然而皇天不负苦心人,现在上苍给了李倧一个复国的机会。
  既然李植已经陷入泥潭,朝鲜还怕什么?
  李倧激动得满脸通红,猛地一拍王座站了起来。
  一挥衣袖,他一扫被李植打败后的战战兢兢,又恢复了往日的威严姿态。
  “朴大景,将孤的王令传晓全国,号令各地的两班贵族起兵勤王,将李植的势力赶出朝鲜。大军集结在汉城后,北上攻打辽东!”
  ……
  深夜,汉城《朝鲜日报》所在的南宫街上,聚满了举着火把的两班贵族。
  李植征服朝鲜后,汉城的两班贵族就万马齐暗,在李植的yín威下瑟瑟发抖。李植从平安道杀到咸镜道,不知道屠杀了多少敢反抗的地方“两班”。在汉城居住的两班贵族们以前哪里敢站出来反抗?
  但今天不同了,大王已经发出了王令,号令全国的两班贵族站起来反抗李植。
  消息早已经从王宫中传了出来,所有的两班贵族都知道,李植在南方陷入了流贼和士绅夹击的泥潭,不可能调兵北上讨伐朝鲜了。此时朝鲜响应大明士绅的号召,从北方向李植发出致命一击,就能将天津这头怪兽了结。
  两班贵族虽然大多是“士林”儒生,手无缚鸡之力,但是两班贵族都有家丁。这些家丁都是精于武艺的彪悍之徒,拿起武器就能上战场厮杀。
  两班们起事攻打李植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烧了李植的报社。
  《朝鲜日报》报社外面,几千两班贵族和家丁们越聚越多。
  “复国!”
  “杀了李植的汉人!”
  “朝鲜不会亡!”
  “朝鲜复国!”
  两班贵族们撕心裂肺地嘶吼着,围在李植的报社外面。终于有人抬出了一根撞木,对着报社的大门猛地撞了进去。
  大门轰然倒塌,两班贵族的家丁举着三股叉冲进了朝鲜日报的大院。
  然而令两班贵族们惊讶的是,报社里空无一人。除了房间里的活字印刷机和一桶一桶的油墨,两班们一个汉人都没有抓到。
  显然,李植的人已经提前得到了消息,撤离汉城了。


第0778章 抽调兵力
  李植的报社是两班贵族最仇恨的东西,报社攻击两班贵族是朝鲜的寄生虫,宣传李植在天津和山东的成就,从舆论上瓦解两班贵族的统治基础。两班贵族们相信,只要报纸的宣传再持续几年,李植一定会把两班贵族这样一个地主阶级从经济上消灭掉。
  所以两班贵族一听到朝鲜国王的号召,就跳出来攻击李植的报社了。虽然报社里没有人,但是两班贵族们还是举着火把冲进了院子。他们找不到报社工作人员泄愤,就开始用火把点燃报社的建筑,要烧毁这座建筑解恨。
  木质的房屋很快就燃烧起来,吐出熊熊火焰。最后整个院子都变成了一片火海,把汉城的夜空照得分外明亮。
  ……
  虎贲军连长雷三站在汉城北部的一个小海湾中,身边站着驻扎在汉城的“大汉连”二百士兵,以及紧急从汉城撤出来的《朝鲜日报》报社成员。
  来接应雷三的轮船已经停在两里外的海面上,五艘舢板船已经停靠在海湾中,雷三的部队随时可以登船离开朝鲜。
  但雷三还在等待几个关键人物的到来。
  没多久,三个穿着飞鱼服的密卫策马从南面冲了过来。三人马骑得飞快,仿佛是身后有追兵,又仿佛害怕雷三提前离开,把他们扔在朝鲜。看到雷三还在海湾里等待他们,三个密卫如释重负,策马到士兵跟前,跳下了马。
  雷三走上去问道:“三位锦衣使,消息拿到了?”
  韩金信统帅的密卫系统以锦衣卫自居,李植领下的百姓若是尊称密卫为“锦衣使”,都会让密卫感到脸上有光。
  为首的一个密卫擦了擦汗,笑道:“连长放心,我们已经收买到了确切的情报。”
  雷三直截了当,问道:“那是多少人?”
  那个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