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1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1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实心弹还是重重地砸在了淮安府府城的城墙上,在城墙外面的青砖上砸出一个个黑洞。
  甚至偶尔有pào弹shè上城墙上面的马道上,会砸死守卫在城头的虎贲军士兵。
  郑开成早就知道江北军从红夷那里买了大量火pào,这次南路军带来了八百门重pào守城。此时重pào都布置在城墙上面的垛墙后面,朝江北军的火pào阵地还击。大pàopào口喷出的火焰此起彼伏,把城头照得无比敞亮。
  八百门火pào有垛墙保护,而且虎贲军的pào手明显更加精良,压制住了江北军的火pào。
  但是虽然在pào战中处于上风,伤亡还是有的。虽然郑开成让城墙上的士兵站成松散阵形,但是江北军的pào弹还是时不时砸中士兵。
  十几斤的铁球砸下来,轻则断手断脚,重则失去xìng命。
  看到虎贲军的守城士兵中不断出现伤亡,郑开成心如刀割,气得咬紧了牙关。这些年虎贲军征战四方极少有伤亡,郑开成不希望为了打退江北军出现大规模的战损。
  江北军的pào手可以死了再招,虎贲军的精锐却不能够随意拿来牺牲。
  好在这个时代的大pào并不能持续shè击。打了十轮火pào,jiāo战双方的火pào就都过热了,停止了对shè。
  江北军派出了两万士兵,开始朝城头攻来。
  江北军派出的是重甲步兵,这些步兵穿着厚厚的两层铁甲,慢慢朝城墙脚下摸过来。江北军显然还不知道李植开始装备钢芯子弹的事情,还希望用重甲步兵取得战场上的优势。
  南路军没有客气,距离三百米,城头的虎贲军大兵就朝重甲兵shè击了。
  钢芯铅弹在使用上和普通的锥形铅弹没有区别,非常方便。噼哩啪啦的qiāng声中,江北军重甲兵一个接一个地被shè中,惨叫着倒在了地上。这些重甲兵穿着五、六十斤的盔甲,步履缓慢,是步qiāng手最好的靶子。
  看到虎贲军士兵在三百米上shè杀重甲兵,江北军的将士们显然十分震惊。
  重甲兵是走得很慢的,估计走到两百米shè程之前就要被城头的火力打光。前线的重甲兵哪里还敢往前走动?一个个吓得趴在了地上,在地面上寻找障碍物躲避。
  江北军倾力打造的两层重甲,在实战中没有取得任何效果,反而成为束缚士兵手脚的累赘。
  郑开成用望远镜望向江北军的中军,果然看到江北军将领中一阵耸动。那些参将、游击们都有些慌张,聚在中间一个文官身边议论纷纷。很快,江北军就吹响了退兵的金声。
  重甲兵抛下了两千多具尸体后退了下去。
  重甲兵已经没有意义了,江北军重金打造的盔甲最后只是浪费。
  一刻钟后,江北军阵列中冲出了两万手持步qiāng的无甲士兵。这些士兵似乎就是重甲兵把盔甲脱掉了。他们端着新式步qiāng就往城墙脚下冲,希望冲到shè程内和虎贲军对shè。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在城头响起,南城墙上的五千步qiāng手朝冲上来的无甲步qiāng手倾泻子弹。
  不过面对散兵,三、四百米上的shè击命中率并不高。
  在地面上朝密集敌人shè击时候,有瞄准镜的标准步qiāng能够打出七成的命中率。那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步qiāng的目标不是某一个敌人士兵,实际上是整个敌人队列。子弹只要不shè飞,没shè中中间的敌人,也会shè中左右两边或者后排的敌人。
  在欧洲的滑膛qiāng对shè中,双方的军队往往在两百米上就激烈开火,拼的就是流弹的乱飞。
  但在城墙上往下shè击,命中率就会略低。因为在城墙上从上往下shè击,子弹更容易shè进土地中,杀伤后排士兵的机会相对较少。
  更关键的是江北军此时排列的是散兵镇,士兵和士兵之间的间隔有好几米,子弹一旦shè偏,shè中旁边其他士兵的概率就很小了。
  如果是静止的目标,瞄准镜还好用,可以准准对上敌人。但如果是移动的散兵,瞄准镜就很难对准目标了。瞄准镜放大景物数倍,移动的散兵很容易在镜中一闪而过。此时城头上的大兵也只有两、三成左右的命中率。
  江北军的散兵们顶着城头步qiāng手的shè击,倒下了两千多人,冲进了城墙的两百米内。然后这些士兵端着他们的步qiāng,开始和城头上的虎贲军对shè了。
  城墙上虽然有垛墙保护,但一面城墙上的垛口有限,也只能站五千shè手。面对城墙下面两万把步qiāng的对shè,垛墙后面的士兵明显有被压制的感觉。
  士兵们在垛墙后面装好子弹后,把脑袋一伸出垛口就尽快shè击,根本不敢把脑袋暴露在垛口太久。
  时不时有露出脑袋的虎贲军大兵被江北军的子弹打死。
  在死亡的威胁下,虎贲军大兵的shè击越来越仓促,命中率降低到了非常低的程度。
  但是无论如何,垛墙后面的虎贲军士兵还是有优势的。城墙外面江北军的伤亡可以说是虎贲军的五、六倍。双方噼里啪啦地打了四、五轮对shè,江北军的步qiāng手崩溃了,开始张皇地往后面逃去。
  战场上留下了几千具横七竖八的尸体,江北军没能够攻上城墙,结束了今天的战斗。
  但是对于十六万人的江北军来说,这样的伤亡似乎不算太糟糕。
  城墙上,虎贲军伤员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医疗组紧张地为受伤士兵取弹头,消dú和包扎。还有一些牺牲战士的尸体则被抬了下去,准备土葬。
  洪承畴站在郑开成身边,说道:“总兵官,我怎么觉得江北军打得不紧不慢的,似乎还留有后手。”
  郑开成点了点头,说道:“这些士绅们不知道还有什么歹计。”


第0777章 复国
  朝鲜汉城昌德宫洗马殿中,朝鲜国王李倧脸上yīn晴不定,似乎正在做一个重大的决定。
  李植同时向闯贼和江北军开战,李倧要决定是否掀起反旗,在朝鲜反了李植。
  朝鲜议政府“领议政”朴大景说道:“殿下,如今是千载难逢的复国机会,切不可错过啊!”
  李倧看向朴大景,没有说话。
  朴大景说道:“殿下,李植不但要夺去殿下的王位,更要在朝鲜办报纸宣传天津那一套东西,要在学校教授明国的历史。这不光是要让我亡国,更是要我朝鲜人忘记自己的国家,永远成为大明的奴隶啊!”
  “李植极为残暴不仁,对待我朝鲜基本上只考虑掠夺。他从朝鲜掠去三千多万两银子,可有将一钱银子拿回来在朝鲜使用?所有的报社,学校,还有以后的法庭,税务局,都需要我朝鲜的税收支持。他李植只管伸手从朝鲜要钱,根本不管朝鲜人的死活。”
  朴大景越说越激动,最后已经是老泪纵横:“殿下若不能抓住机会打垮李植,恐怕几十年后,我朝鲜就是一个饿殍满地的乞丐流民之国。所谓亡国灭种,无外如此!”
  李倧看着朴大景,脸上yīn晴不定,双手紧紧地团着,说道:“然而此时形势尚不明朗……倘若李植能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