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1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1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封那样的厚土高墙,郏县城墙只有一丈五尺,城墙外面包裹的不是青石,而是年久失修的青砖。这样的城墙是十分脆弱的,根本挡不住闯军的攻打。
  闯军虽然在几天前大败给官军,但是闯军主力损失不大。那些饥兵除了跟随李自成也没有其他的出路,很快又重新奔到李自成麾下。李自成转眼间又拉出了二十多万大军,这些兵马除了气势上不如几天前,其他方面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王朴的副将赵世西看着浩浩dàngdàng的闯军,脸色发白。
  “大帅,我们要守几天?”
  王朴看了看副将,没有说话。就是素来放dàng不羁的王朴,此时也感觉到了局势的严肃。在这座小城里死守,显然是死路一条。
  赵世西说道:“闯贼围三缺一,在西面没有布置人马,似乎是想借此动摇我们的军心。”
  王朴没有说话。
  赵世西又说道:“大帅,这县城的城墙矮小,若是闯军没有火pào,我们大概能守住十天。十天之后,或许孙督的大军能杀回来。但是如果闯军有火pào,我们就一天都守不住。”
  王朴看了看赵世西,吸了口气。
  如今大同镇一万五千正兵仿如瓮中之鳖,王朴只能期望闯军此次攻城没有大pào助阵。
  然而很快,王朴就彻底绝望了。在闯军的阵营里,王朴看到了上百门的大pào。
  “轰!”“轰!”“轰!”
  巨大的轰鸣声在闯军阵营中响起,在闯军的欢呼声中,沉重的pào弹砸在了郏县的城墙上。那些脆弱的青砖刹那间就被zhà得粉碎,露出了青砖下面的夯土。
  大同镇的兵马几乎是在听到pào声的一刹那就崩溃了。
  闯军用大pào攻城,死守城墙绝对是死路一条。开封城都守不住,这个一丈五尺高的郏县城墙怎么可能守得住?大同镇的士兵们不愿意在城墙上等死,一个个慌张地冲到了没有闯军的西城墙,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往西面奔逃。
  王朴不再和副将废话一句,他冲下了城墙,跨上了自己的战马,近似疯狂地策马冲出了西城门,往西面逃命。


第0772章 崩溃
  哥萨克的三门小pào开火了。但是距离太远,蒋充的人又排着松散阵形,使用实心弹的哥萨克小pào并没能打中蒋充的士兵。
  回应这些小pào的,是两百枚喷着火焰的火箭弹。
  虎贲军士兵趁哥萨克为大pào装弹的间歇冲到了营寨的四百米上,从瞄准镜里对准了站满白俄的寨墙,端着火箭弹发shè了。二百枚火箭弹猛地朝营寨冲过去,狠狠撞进了那些原木搭建的寨墙中。
  “轰!”“轰!”“轰!”
  哥萨克们哪里见过这种武器?一个个惊诧莫名,往寨墙远处躲避。
  两百枚火箭弹bàozhà了。一百多米的寨墙仿佛变成了熔岩喷滚的火山口,发出此起彼伏的巨大bàozhà。巨大的火花一个接着一个,最后竟在寨墙上聚成一个大型的蘑菇云,缓缓往天空升腾。
  bàozhà发出的无数强光让几百米的虎贲军士兵都无法直视。显然,用两百发火箭弹轰zhà这么短的一堵寨墙,有些杀鸡用牛刀了。
  等到bàozhà形成的黑烟消散时候,正面寨墙已经不存在了。原先寨墙的位置到处是被zhà碎zhà断的原木,木头上的火焰熊熊燃烧。再外后面一点的泥土上横七竖八躺着白夷的尸体,显然哥萨克的逃跑慢了些,起码有上百人被这一轮火箭筒zhà死。
  三门六磅小pào被zhà成了零件,pào车车身和车轮已经彻底zhà碎,pào管被冲击波震到十几米之外。其中一根pào管飞过去时候还砸坏了一个帐篷。
  还活着的哥萨克们慌张地看着一下子就被彻底摧毁的寨墙,已经有逃跑的冲动。火箭筒齐shè的威力实在太骇人,这是欧洲来的侵略者从未见过的恐怖武器。
  哥萨克的首领,一个留着黑色辫子的高大白夷站了出来。显然如果哥萨克们现在溃逃,将遭到黄种人的追击和屠杀。这个首领认定黄种人的恐怖轰zhà只能shè一轮,大声吆喝着,鼓舞哥萨克们依靠营寨中的设施继续防守。
  哥萨克们退到了柴火堆、木车和帐篷后面,举着火绳qiāng准备继续守卫他们的营寨。
  然而这些白夷们太天真了,除了火箭筒,虎贲军还有各种可怕的武器。
  蒋充不准备再浪费火箭弹轰zhà这些白俄了。一枚火箭弹几十两银子的成本,用来轰zhà这些哥萨克有些不划算。蒋充用望远镜反复观察白俄的火绳qiāng,已经明白这种老式武器shè程有限。
  他指挥士兵们向前逼近,逼到了哥萨克的两百米外。
  士兵们举起了带着瞄准镜的步qiāng,瞄准了两百米外哥萨克的脑袋。哥萨克们无论怎么躲在掩体中,他们的脑袋还是露出来的。在这个距离上,哥萨克的脑袋显得很大。白俄脑袋上丑陋的辫子和帽子十分醒目。
  “开火!”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在一人高的草丛中响起,此起彼伏。一朵朵火光中,四百名步qiāng手shè出了qiāng膛中的子弹。
  白俄的营寨中顿时一片鲜血横飞。只一个刹那,就有一大半的白俄脑袋中弹,被步qiāng的锥形子弹shè杀。
  那个哥萨克首领躲在一堆柴火后面,却还是被两发子弹打中了脑袋。一颗子弹shè入他的额头,另外一发打在他的下颚。他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往后一倒死透了。
  刹那间,哥萨克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还活着的白俄终于明白这是不对称的战争,这些黄种人拥有远比哥萨克更为精良的武器。他们不敢再继续战斗,慌张地冲到了马匹旁边,跳上战马就往营寨外面逃。
  这些白俄冲出躲避物的时候,举qiāng待shè的一百人shè击了。高速跑动的白俄不容易命中,不过蒋充的士兵们还是打死了几十个白俄。
  最后哥萨克只剩下几十人,这几十人已经慌张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几十人冲出营寨时候太慌乱了,在门口挤在了一起。结果他们还没有逃出营寨的北门,就又遭到步qiāng手的一轮打击,又是几十人倒在了马下。
  只有十几人成功逃出营寨,往北面逃去。
  蒋充一挥手:“上马!追杀!”
  ……
  三月十五,大雨已经停了一天,但土地上依旧泥泞。十六万官军在嵩县的城外列阵,迎战追杀过来的闯军。
  孙传庭看着阵列中满脸惊惶的官军们,皱紧了眉头。
  显然,将士们都因为孙传庭的后撤就粮安排慌乱了,开始琢磨活路。
  这年头官军和流贼的战争云波诡谲,官军随时想着向闯军逃跑投降。
  闯军的精锐中,不知道有多少悍贼都是投降的官军。当兵不就是为了吃粮拿饷吗,官军军官吃空饷喝兵血,底层士兵的日子十分艰辛。闯军中反而吃得饱穿得暖,打下郡县还可以劫掠银子,比官军更畅快。
  唯一让官军士兵们不敢投贼的原因就是做贼没有前途。这些年贼兵随时会被官军剿灭,贼军哪怕再势大,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