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1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1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兵齐齐举起右手,向李植敬了一个军礼。
  这军礼也是李植发明的。在军队里跪来跪去实在不方便雅观,李植把后世的军礼带来了。见到长官把手敬到脑袋上,简单明了。
  李植点了点头,举起右手还了一礼。
  李植正往前走,突然看到韩金信骑着大马驰骋过来。到了李植面前,韩金信翻身下马,对李植拱手说道:“国公爷,黑龙江省遭到白夷的攻击。”
  李植愣了愣,问道:“哪里来的白夷?”
  韩金信说道:“据说是从西北方向杀过来的。这些白夷有火绳qiāng和大pào。他们用这些火器大肆屠杀黑龙江省的女zhēn rén。”
  李植虽然把建州女真全部变成了奴隶,但是海西女真,野人女真等部落还是存在的。这些部落如今都变成了李植在东北三省的子民。
  李植皱眉说道:“无耻白夷,竟敢觊觎我华夏的土地。”
  ……
  “哟喝!”
  “哟喝!”
  “哟喝!推!”
  三月初八,泥泞的河南官道上,为十六万官军提供粮食的辎重队在烂泥中艰难的前进着。
  说是前进,倒不如说是挪动比较合适。运粮的辎重车每走十几部,就要陷入烂泥坑中出不来,需要运输的民夫群策群力推拉。且不说暴雨让运粮的辎重民夫浑身发冷,光是这一团乱麻的道路都足以让人绝望。
  孙传庭骑马立在官道不远处的一个土丘上,看着大雨瓢泼的河南大地,焦虑得说不出话来。
  孙传庭实在没想到,自己入豫不过一个月,就迎头遇上这样的大雨。
  五年以来干旱连年几乎没怎么下过雨的河南,却突然大雨瓢泼,把四面八方的荒野变得一片泥泞。
  孙传庭知道李自成的打算,李自成摆明了是想断自己的粮道。所以孙传庭这次入豫极为谨慎,派重兵保护从陕西运粮的道路。一直攻到郏县,李自成也没能打断官军的粮草运输。
  如今郏县一战大胜,官军追杀闯军五十里,杀贼五万多。李自成率领残兵逃往襄城县。只要孙传庭攻到襄城,李自成就再无法在河南立足。
  然而就在此时,天降大雨。运粮队的车马陷在泥泞的道路上,寸步难行。
  孙传庭也攻下了不少闯军的城池,但是闯军狡猾无比,早就把粮食全部集中在河南东南部。孙传庭攻入的城池中,几乎没什么粮食。
  前线的粮草,已经消耗殆尽。
  别说继续追击闯贼,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孙传庭的大军要回师,撤到粮草队旁边吃饭。然而大军征伐“进易退难”,往后退的时候士气会十分混乱,很容易出事。
  孙传庭焦虑地看了看四周。他举起李植的望远镜,看了看附近的几个村庄。
  那些村庄关着村门,在村庄外围的土墙上站满了手持镰刀长矛的农民,充满敌意地盯着官军的辎重队。
  河南的民心,完全在闯贼那一边。


第0771章 白夷
  蒋充骑马立在黑龙江省喀而塔的小山上,用望远镜观察远处的白夷营寨。
  白夷砍伐树木,在黑水,也就是黑龙江畔建立了一个营寨。那营寨不大,也就一百五十米长宽,此时被结实的寨墙包围着。营寨的北面有一个出口,出口外面摆着拒马,显得防卫十分严密。
  营寨里的白夷正在营寨中间的小广场上吃东西,蒋充看到那些人个个人高马大,有些人的头发是黄色的,有些是黑色的。他们似乎从附近的村寨里抢到了一头鹿,正在用手分食鹿ròu,举止十分的粗放。
  即便是吃东西的时候,这些白夷也将火绳qiāng背在背上。
  营寨里有好多马匹,那些马比蒙古马要高一些。
  蒋充知道,这就是国公爷所说的“沙俄”。这些聚在营寨里吃鹿ròu的男人们,就是国公爷所说的哥萨克。
  半月前,国公爷下令驻扎在黑龙江省阿勒楚喀的蒋充北上喀而塔,击退入侵的沙俄。蒋充率领五百人骑马北上,用十六天的时间赶到了喀而塔。
  实际上,这并不是沙俄的人马第一次到达黑龙江流域。早在1643年7月,沙俄就派出一名名为波雅科夫的军官带领军役人员112名、无业游民15名、征税官2名、翻译2名、铁匠1名,共132人,从雅库茨克向中国黑龙江地区进发。
  那一次远征是不成功的,白俄在黑龙江流域遭到了当地渔猎民族的激烈反抗,最终因为寡不敌众撤回了西伯利亚。
  但沙俄对黑龙江流域的垂涎,却从未中止过。如今时隔四年,沙俄再次派出人马进入黑龙江流域。这次沙俄派出的是更骁勇善战的哥萨克,人数有四百多人。
  蒋充看了看麾下的部队。
  这次蒋充带来了五百人,一千匹马。除了五百匹马用来乘用外,另外五百匹马马背上驮着干粮和火箭筒。比起沉重的大pào,火箭筒更适合于小规模部队的快速激动。蒋充现在手头可以用的火箭筒就有六百多枚,蒋充相信这个白夷的营寨拦不住自己。
  蒋充正在观察哥萨克,突然看到前面的草丛里响起啪一声qiāng响。
  白夷藏在草丛中的警哨发现蒋充的人马了,鸣qiāng示警。
  听到qiāng声,营寨里的哥萨克顿时紧张起来。他们立即停止了分食,冲到帐篷里面推出了三门小pào,将火pào架在寨墙的缺口上,然后各自举着火绳qiāng守在营寨的寨墙上。
  这些哥萨克算得上装备精良,恐怕就是遇上同样数量的清军,也能战而胜之。沙俄的兵马从欧洲一路向东杀到黑龙江,征服整个西伯利亚,靠得就是这些善用火器的士兵。
  如果黑龙江省还是满清的地盘,蒋充相信满清也只能对这些善战的沙俄士兵妥协。历史上的尼布楚条约,就把外兴安岭以北的疆域全部jiāo给了沙俄。
  但是如今黑龙江的主人,已经不是满清,而是李植。
  沙俄的警哨撒腿逃回了营寨中。
  对于这些杀人如麻的欧洲殖民者,李植不准备和他们说任何道理。蒋充接到的命令就是杀光入侵者。他带着五百名虎贲军大兵举着火箭筒,朝哥萨克的营寨压了过去。
  ……
  三月十三,郏县城墙上,大同总兵王朴看着像潮水一样压过来的闯军,陷入了绝望之中。
  一万五千大同镇正兵,要迎战几十万闯军。这仗根本没法打。
  攻入河南腹部的官军面临严峻的后勤问题。因为大雨造成的道路泥泞,前线的官军几乎得不到任何补给。而因为闯军的坚壁清野,攻打下来的城池里同样是没有任何粮草。如果官军继续留在郏县,恐怕就要因为饿肚子而大溃散。
  三天前,孙传庭不得不率领大军往西边撤,撤到河南西部去,就近吃粮。
  然而孙传庭不舍得放弃辛苦攻下的城池,让王朴率领一万五千正兵守在郏县,阻止李自成卷土重来。
  孙传庭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用一万五千人守卫河南腹部,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郏县城墙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