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1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1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所以十万边军在河南越打越退,一路退到黄河北面,根本不和闯军决战。所谓养寇自重,无外如此。
  然后诸将此时遇上了孙传庭这个二愣子。
  孙传庭治军以严苛著称,杀人极狠。他治下的陕军虽然粮饷不足,但是军纪极严,每次和贼兵厮杀都是玩命。所以陕西这些年虽然年景同样糟糕,却没有出现大股的流贼。
  见孙传庭杀了郭仁见,诸将知道今天是无法善了了。
  孙传庭举起郭仁见血淋淋的人头,大声喊道:“再敢有后退者,有如郭仁见。”
  官军诸将被孙传庭的气势吓到了。
  顿时所有人都明白了,今天不死战是不行了。以孙传庭的xìng格,这仗就算打败了,也会把造成败局的将领杀了。
  一众总兵、副将、参将和游击轰然出列,纷纷策马往战阵中骑去:“督臣,某上阵杀敌去了!”
  “吾杀贼去矣!”
  官军的主将们身先士卒冲入战争中,官军的气势顿时一振。比起练了几个月的闯军饥兵,官军的边军和陕军那都是职业军人,武艺要强得多。官军此时动了拼命的心思,形势顿时逆转,越来越朝官军的方向倾斜。
  王朴策马冲进了大同镇正兵队列中。
  大同镇正兵马六步四,一万五千人百分之六十是骑兵,也就是有骑兵九千人。不仅如此,王朴这些年亲近李植,从李植那里买到了大批绵甲和鱼鳞甲,装备十分精良。
  李植这些年打流贼和鞑子,不知道缴获了多少盔甲。这些盔甲李植看不上,但在普通明军眼里可是宝贝。李植卖了一万多件给王朴,王朴让铁匠稍微修缮一下后就装备全军,导致大同镇正兵营的一万多兵人人披甲。
  本来这一万多人没什么斗志,在战场上且战且退。但王朴一冲入阵中厮杀,气氛就完全不一样了。一万多人见主将都身先士卒了,知道这一战非赢不可,一个个奋力向前。
  王朴的正面是一万多闯军马军和一万流贼步卒。
  比起大同镇正兵,这些闯军的装备和战技都差了些。王朴手握一把三眼铳,对准前面的闯军小校,嘭一声点燃了火门。只看到三眼铳上面火花一闪,那个穿着破旧绵甲的闯军小校就倒在了血泊中。
  王朴再shè,shè空。
  再shè,打死一名贼兵步卒。
  三qiāngshè完,王朴将三眼铳反过来抓在手上,像是举着流星锤一样cāo着三眼铳乱砸。他带着五百家丁往闯军阵线里冲刺,像是一把利剑一样chā入了闯军骑兵队列里,越冲越深。
  大同镇的官兵们好久没有这么卖力厮杀了。上一次这样死战,还是在锦州血战鞑子。
  终于,闯军的马军和步卒被冲垮了。
  这些贼兵不敢再和装备精良的大同正兵厮杀,撒腿往后方逃去。
  王朴哈哈大笑,不管那些溃兵,带领兵马绕到了闯军后背,直往闯军最中间兵马的背部杀去。
  ……
  官军越战越勇,只厮杀了半个时辰,闯军就大溃败了。
  李自成的闯字大旗倒了下去,李自成带着闯军诸将张皇逃窜,往东南方向逃去。
  孙传庭旁边的赞画喜上眉梢,大声喊道:“督臣,胜了!”
  孙传庭抚着胡须,看着像蚂蚁一样四散逃窜的贼兵,沉吟不语。


第0770章 大雨
  三月初三,李植站在刚刚建好的范家庄新兵营,检阅刚刚入伍的四万新兵。
  在抢了朝鲜一把后,李植的财政大为缓解。虽然目前来说赤字还是十分巨大,但是有朝鲜的三千万两白银打底,李植有信心把财政赤字支撑下去。
  未来财政上最大的期望是辽东的新田。上个月月底,辽东新开垦的一千多万亩新田已经开始耕作。一马平川的东北大平原对各种农业机械很友好,这一千多万亩新田只需要十几万壮劳力就可以耕作。但这十几万人的产出,是巨大的。
  这一千多万亩新田都是已经修好水利设施的田地,全部被李植充为“公田”。这些公田李植租给了越来越火bào的辽东“服务队”,和大小服务队四六分成。服务队自带机械和耕牛,得六成。李植坐地收钱,得四成。
  按照现在辽东的平均亩产,这一千多万亩公田每年能给李植带来四百多万两的地租收入。
  当然,新开垦出来的田地第一年的产出是比较低的,而且因为东北粮食产量的越来越高,市场上的粮价在不断下降。但往好的一方面看,随着鸟粪这种复合肥的使用,这一千万亩新田的亩产未来会更高。所以综合来说,在这一千多万亩辽东公田上,李植一年三、四百万银子的收入是可以拿到的。
  而且辽东省的田地开发还在继续,虽然后续的土地开发难度越来越大,但明年再得到八百万新田的目标还是能实现的。届时李植的地租收入会更多。
  所谓大pào一响黄金万两,灭亡满清虽然没有抢到多少银子,但得到东北三省辽阔的土地,这相当于得到一个聚宝盆。
  而且工业方面的收入也是越来越高。李植相信五年之内赤字将被消灭,未来自己的财政收入可以支撑财政支出。
  在这样的财政支持下,李植决定再招募四万新兵。
  如今李植确实很缺军队,朝鲜需要驻军,山东需要驻军,还需要保持足够的兵力威慑江北军。这次把总兵力扩大到十万人,兵力上捉衿见肘的情况才能有所缓解。
  以前李植招募的新兵都是在天津招的。但实际上天津一镇只有二百多万人口,这些年天津向台湾,向李植的行政队伍,向虎贲军提供年轻人太多,已经无法再提供优秀的兵源人口了。所以李植这次在天津招募了两万人,同时在山东招募了两万人。
  范家庄外面新建的巨大兵营中,李植看着站在营房前面的年轻士兵们,点了点头。这些新兵虽然没怎么训练,但纪律xìng都很好,显然一个个都十分珍惜入伍虎贲军的机会。
  李植走到一个瘦高个前面,大声问道:“大兵,你是哪里人?”
  那个大兵见津国公居然和自己说话了,紧张得满脸血红。他大声说道:“国公爷,俺不是天津人,俺是山东人。”
  听见新兵的话里似乎对自己不是天津人有些自卑,李植笑了笑,说道:“天津比山东富庶,繁华。天津的科技更先进,新事物更多。就连山东的好多官员吏员,也都是天津人。”
  “但那也不意味着,天津人就比山东人高一等。”
  “天津只是比山东早发展了几年。等再过十年,山东迎头赶上了,也会和天津一样繁华富庶。”
  “在我眼里,山东人和天津人是一样的,都是我的子民!”
  那个士兵听到李植的话,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的点头。
  实际上,这个排的士兵全是山东新兵。听到李植的话,这个排的士兵都很兴奋,眼睛睁得大大的。
  旁边的排长突然喊道:“敬礼!”
  四十名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