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0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0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达到了十分之一毫米水平。一把后装步qiāng动辄五、六十个组件,是大量的小玩意组装起来的。但最后组装成一把步qiāng后却要求qiāng机做到高度气密,极为考验加工精度。
  最有名的早期后装步qiāng无疑是德莱赛针发qiāng。这种步qiāng在1866年的普奥战争中大发异彩,帮助普鲁士击败了使用米尼式步qiāng的奥地利。但实际上,早在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欧洲就有好几种后装步qiāng问世。
  这些后装步qiāng的早产儿毫无悬念地无人问津,正是因为气密xìng太差导致shè程和精度远低于前装qiāng,没有实战价值。
  李植想生产后装qiāng,还必须等待机床工厂的机器升级换代,再把精度提高一些。
  而且,后装qiāng是使用底火的,这就涉及到雷酸汞的生产,这也是一个难题。雷酸汞不但极不稳定,在生产过程中很容易bàozhà,而且dúxìng很强。想安全的生产雷酸汞,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在机床工厂转了一圈后,李植明白要造出后装qiāng还需要时间。
  不过也不是说没有后装qiāng,就无法在技术上压倒江北军的。李植作为一个工业设计师,当然还有其他的办法。他带着韩金信又走进了范家庄的铸造工厂。
  李植麾下的铸造工厂技术也在不断进步。原先浇铸一门铁芯铜体大pào需要几天的时间,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才能手工找到铸件的圆心,调整好铁芯和铜液的位置。但如今,这种校对工作都jiāo给了专门设计的机器,生产速度大为提高。
  技术的进步,让大规模浇铸新式子弹变成了可能。原先找准心的工作要花费大量时间,现在却可以在机器帮助下批量cāo作。
  李植一走进铸造工厂,就看到门口的货架上摆满了新鲜出炉的钢芯铅弹。
  李植从货架上拿起一枚钢芯铅弹看了看,发现那子弹中间的钢芯十分坚硬。这种钢芯使用的是范家庄最好的坩埚钢,用于破甲。然后在钢芯的外面套铸了一层铅,铅质较软,能够保证子弹在qiāng膛内和膛线绞合,发生旋转。
  李植把一枚钢芯弹jiāo给韩金信看了看。
  韩金信说道:“国公爷,这种新式子弹似乎比铅弹更硬。”
  李植笑道:“这种新子弹,应该能打穿江北军的双层重甲。我们去靶场试试。”
  李植让一个工人端了一盒钢芯子弹,走到了范家庄城外的靶场。
  在靶场上,李植让人树立起一个重型绵甲和铁鳞甲包裹的重甲稻草人,自己站在两百米的距离上使用新式子弹shè击。
  “啪”一声脆响,李植在两百米外shè出了子弹,两百米外的稻草人应声而倒。
  李植让人把稻草人送过来,果然看到稻草人身上的盔甲上面有两个洞。
  韩金信惊喜地说道:“国公爷神武!这新型子弹果然犀利。如此一来,我们在远距离就能击杀江北军的重甲士兵了!”
  李植点了点头,又让士兵把靶子立得更远一些,立到二百五十米上。
  “啪”一qiāng,稻草人身上的盔甲上面又是两个洞。
  李植又将稻草人移得更远,在三百米上shè击。
  最后李植发现,这钢芯子弹能在三百米的距离上击穿两层盔甲。如果再远,就打不穿了。
  李植抓着步qiāng说道:“江北军的士兵要在两百米上才能打击我们,但是我们的士兵三百米上就能shè杀江北军。再加上我们使用无烟火yào,士兵不需要清理qiāng膛,shè速比江北军高。我们在技术上又领先了江北军一代。”


第0769章 郏县
  崇祯二十年二月十七,河南郏县,孙传庭的十六万官军和李自成的三十多万大军厮杀在一起。
  这次孙传庭没有死守陕西。如果让李自成的人马攻入陕西,深受士绅压迫的陕西农民毫无疑问会从贼。到时候陕西乱成一片,孙传庭无法收拾。
  而且河南本身就有十万边军,孙传庭攻入河南可以和这些边军汇合。这些边军无法独力击败李自成,但是加上孙传庭的六万陕军,就能对流贼形成优势。目前的形势可攻不可守,所以孙传庭攻入了河南。
  李自成并没有在河南陕西jiāo界的潼关迎战孙传庭,李自成认为河南连续几年灾荒,各地的粮仓里完全没有粮食。官军十六万大军攻入河南腹地,补给将是一个大问题。所以李自成把兵马放在距离潼关较远的郏县,并派出小股兵马不断骚扰官军的粮道。
  如果官军粮道被断,必然出现大崩溃。
  但是孙传庭用兵颇有章法,派两万多人保护粮道,不断从陕西和北直隶运粮到最前线。李自成骚扰了粮道一个月,始终没有得手。
  孙传庭的兵马于是杀到了郏县,抓住了李自成的主力。
  四十多万人厮杀在一起,战场连绵几十里,杀声震天。
  李自成的兵马在人数上是占上风的。虽然大多数闯军都是饥兵,但这些饥兵都是选出来的身强体壮者,攻下开封后这几个月饥兵们时常cāo练武艺,也颇有些战力。虽然比不上陕军和边军的战斗力,但闯军毕竟人多。
  从场面上看,十几万官军完全被闯军包围了。
  孙传庭皱着眉头看着战场,沉吟不语。
  突然,一支两千人的大同镇官军在流贼的包围下动摇了。这支兵马被流贼从三个方向包围,失去了鏖战的信心,鼓噪着从前线退了下来。
  孙传庭身边的众将们脸色一白,暗道这才刚开始就有兵马溃逃了,看来此战凶多吉少。
  孙传庭怒发冲冠,大声问道:“这是哪一部的兵马?”
  旁边的“赞画”,也就是参谋,大声说道:“那是大同镇游击将军郭仁见的兵马。”
  孙传庭大声喊道:“二千人不战而逃,其将可斩。来人,将郭仁见拿下,枭首!”
  听到孙传庭的话,周围的明将们目瞪口呆,暗道这孙传庭也太血腥了吧。士兵溃逃了,他就要斩杀主将?
  大同镇的游击郭仁见吓得浑身战栗,伏地喊道:“督臣饶命!督臣饶命!”
  孙传庭怒喝道:“留你xìng命,我大军若是败了,要死多少士卒?”
  三个亲卫走到了郭仁见的身边,一把将他摁在地上,举刀就往郭仁见脖子上砍去。只看到一片白光闪过,孙传庭的亲卫手起刀落,已经斩下了郭仁见的脑袋。
  孙传庭旁边的众将见到这一幕,一个个脸色发白。
  孙传庭这是要和诸将死磕啊。
  其实闯军大多是饥兵,战力是不如官军的。但是十万边军这些年在河南和闯军反复拉锯,已经和贼兵形成了一种默契。官军不把闯军逼死,闯军也不死攻官军,每个月闯军都送一些首级给官军报功,而官军则依靠闯军的存在向朝廷催粮催饷。
  要是没有闯军,十万边军哪里拿得到粮饷?一个月二两的兵饷,以前总兵手上能拿到一半就不错了。然而自从有了闯军,朝廷每个月都发足额的粮饷下来,还时不时有所奖励,官军的将领们是赚得盆满钵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