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0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0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这就是前天报纸上说的牙膏?”
  顾老二笑道:“以后蛀牙少了,牙齿结实了,不至于老了咬不动东西,你爹我要多活几年!”
  “有这么厉害?”
  顾老二笑道:“老了咬不动蔬菜,咬不动ròu,每天只能喝稀粥,就会缺乏营养弱不经风。牙齿好了,能吃菜吃ròu,自然要多活几年!”
  “我也要用牙膏刷牙!”少年人猛地举起了桌上的牙膏,抓着牙膏就望洗手池旁边跑。
  顾老二笑了笑,骂道:“就怕少了你的好处!”
  ……
  南直隶淮安的知府坐在史可法的中军大帐中,对史可法大倒苦水。
  “李贼的法庭和均赋实在是蛮横无理,淮安如今已经是斯文扫地,有功名的士人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脸面?即便是一个乡间老农,也敢指着士绅的鼻子喝叫!”
  史可法叹了口气,为淮安知府的境遇感到不公。
  当然史可法更害怕的是淮安的模式扩大到整个南直隶,甚至整个南方。淮安在李植的法庭和税务局入驻后,去年不但破天荒向朝廷上缴了足额的税收,还一次xìng把前面三年拖欠的税款全部还上了。
  据说天子得知此事后连发感慨,赞叹李植的法庭和税务局是利国利民之物。据说天子第二天还在早朝时候让大臣们讨论淮安模式的利与弊,似乎是想试探文官们的态度。
  结果当然毫无疑问,文官们把淮安模式骂了个狗血喷头,把皇帝的试探打了回去。
  天子的心是越来越偏向李植的了。
  史可法有些心不在焉,和淮安知府说了几句,就端起了茶杯。
  端茶杯的意思就是送客了。史可法在江北军有千头万绪的事务,实在没时间和一个小小知府聊太久。
  淮安知府笑着站了起来,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竹筒出来。
  “本兵大人,这是范家庄的新物事,牙膏!”
  史可法诧异地接了过去,看到竹筒里装着粘稠的膏状物体。
  “这可是我的小吏千里迢迢从天津买来的,如今李贼产量有限,还只在天津售卖。此物极善,蘸在牙刷上能够把牙齿洗得干干净净,防止蛀牙。这一盒给本兵大人试用,若是本兵喜欢,我下次再让人送来。”
  淮安知府说完这话就拱手一礼,离开了史可法的帐篷。
  史可法看了看手上牙膏,呼喊一声:“桂儿,拿牙刷和水桶来!”
  一个侍女答应了一声,过了一会,一个十五、六岁的女侍就提着半桶水,端着牙刷和水杯走了过来。
  史可法在牙刷上蘸了蘸牙膏,开始用牙膏刷牙。
  很快,史可法就发现了这牙膏的好处,他在嘴巴里刷出无数的泡沫出来,感觉整个嘴巴都干净了。舀了一杯水漱了漱口,史可法把口中的泡沫全部吐了出来,顿时感到无比的清洁。
  史可法用手挡在嘴巴前面,哈了一口气。
  果然,史可法一点口气都闻不到了。
  史可法活了四十多年,这还是第一次感到嘴巴这么干净。
  史可法的侍女凑到史可法嘴巴前面闻了闻,诧异地说道:“没臭味了,一点口气都没有了老爷。”
  “老爷,这下好了,你不会蛀牙了。老爷你一定能长寿呢!”
  史可法愣了愣,沉吟了好久,才骂道:“李贼的手段,当真是神奇。”
  桂儿惊喜地说道:“老爷,我们这里只有报纸、肥皂和牙膏三样天津的东西,就已经大变样了。我听说真正的天津人家里用的是抽水马桶,窗上装的是玻璃窗,家里还有镜子,老爷,你说天津的百姓过得那得有多好啊!”
  史可法听到这话,脸上一沉,已经十分不高兴。
  然而史可法的侍女却没有注意到史可法的表情,还在说道:“老爷,我这辈子要是能去一趟范家庄,去看一看那里人的生活就好了。”
  “放肆!”
  想不到李植不用一兵一卒,就让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侍女投降了。这侍女竟然对范家庄的生活这么向往,这让高举大旗讨伐李植的史可法有种被人扇了一巴掌的感觉。史可法越听越恼火,愤怒地把手上的牙膏筒一丢。
  桂儿这才发现史可法已经发怒,慌张地跪在了地上。
  史可法看了看脚下的牙膏竹筒,愤怒地一脚踢了上去。
  “什么东西,我不用又如何?我就是少活几年,也不用李贼的东西。”
  恼怒地一甩袖子,史可法大步走出了中军大帐,只留下吓得慌张失措的桂儿。


第0768章 钢芯
  李植走在机床工厂里,看着新生产出来的刨床、铣床,点了点头。
  所谓刨床,就是一种用刨刀对工件的平面、沟槽或成形表面进行刨削的直线运动机床。这种机床加工精度较高,适用于加工少量高精度工件。
  而铣床则是用高速旋转的刀头加工平面、沟槽、曲面、齿轮等的机器,效率较高。
  随着各式机床的陆续装备,范家庄的工业水平已经达到十九世纪初的水平。这对大规模生产蒸气机车是很关键的。否则没有各式机床,手工打磨的话,蒸汽机车的制造周期会很长,成本会是非常高的。
  不过李植今天来机床工厂里检查倒不是为了蒸汽机车,而是想看看机床工厂能不能造出后装步qiāng。
  “韩金信,你说江北军已经开始批量装备新式步qiāng?”
  韩金信点了点头,拱手说道:“国公爷,线人报告,江北军征调了江西附近几省的火铳匠户,埋头打造新式步qiāng。据线人在训练场上的观察,这新式步qiāng能打两百米,一分钟能打三发。”
  李植沉吟说道:“两百米,这岂不是和我们没有装瞄准镜的标准步qiāng一样。”
  韩金信说道:“正是如此,国公爷。”
  李植吸了口气,暗道这米尼步qiāng的秘密可能已经被这个时代的人发现了。米尼步qiāng的窍门实在太简单,所有的关键也就是一个尾部中空的子弹设计。这个秘密保存了十年才被其他势力掌握,已经让李植感到很欣慰了。
  不过既然其他势力开始装备米尼步qiāng,李植就要升级自己的军备,继续保持技术上的领先。
  这是一个很紧迫的问题。江北军人数是虎贲军的两倍以上,如果虎贲军的技术水平不能超越江北军,就可能会被江北军击败。
  虎贲军若是败了,一镇四省的繁华都将烟消云散。李植的事业将完全失败。
  李植在各式机床中间来回穿梭,看工人在机床上忙碌制造蒸汽机车的组件。
  如今范家庄的机床工厂已经进入一种自主进化的阶段。不需要李植怎么指点,机床工厂里的匠头就能根据生产的实际需要不断改进机床的精度。目前的精度控制已经达到四分之一毫米的水平。
  对于第一代蒸气机车来说这个精度够了,不过对于后装步qiāng来说,这个水平还是差了点。
  在李植的记忆里,十九世纪中期后装步qiāng出现的时候,欧洲的机床加工精度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