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0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0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到儿子的话,十分不满,冷哼了一声。
  ……
  国公府中,李植正和李兴说话,突然从李兴口中闻到一股臭味。
  李植想了想,淡淡问道:“李兴,你可有刷牙漱口?”
  李兴哈哈一笑,说道:“大哥,我每天早上都刷牙漱口,还用了香料店里买的香料做牙粉。但这用盐水刷牙总归没有用肥皂洗澡干净,有一些异味是免不了。”
  “大哥你今天鼻子怎么这么灵,那些乡野间的农民用不起牙粉,每日只用盐水粗粗一漱,嘴巴里的臭味远比我大哩!”
  李植看着李兴,觉得自己该弄出一种老百姓都用得起的牙膏了。
  实际上,大明朝的百姓都知道口腔保洁的重要xìng。贫穷的百姓会用井水和手指清洁口腔,温饱的百姓用盐水漱口,稍微富裕些的家庭则会购买牙刷。
  明代冯梦龙辑录的民歌集《童痴二弄》收有一首南方情歌:“吃个镜子来里做眼,编筐着弗得个蓬尘,牙刷子只等你开口,绊头带来里缱筋,眉刷弗住介掠来掠去,刮舌又介掀嘴撩唇。”不仅提到了牙刷,还很形象地描绘了刷牙时的动作。
  不过明代没有牙膏。
  最富裕的明人,在牙刷上涂上香料刷牙。明代洪刍编的《香谱》介绍过十几种牙粉,全是香料。比如其中一种:“沉香一两半、白檀香五两、苏合香一两、甲香一两、龙脑香半两、麝香半两,以上香料捣成粉末,用熟蜜调成糊。”
  用这些香料做成牙粉刷牙,自然能让口腔喷香。李兴所用的,就是这种牙粉。
  然而虽然用香料盖住口腔的口味,但因为没有把口中的脏污清刷干净,偶尔还是会往外冒臭气。就好比再好的香水也难以完全掩盖狐臭一样。李植刚才一不小心闻到的,就是李兴口中的腐臭。
  牙齿刷不干净,不但会臭,而且会烂牙齿。这个时代没有口腔医生,牙齿一烂了就没法吃东西,寿命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李兴见李植纠结于口臭的问题,笑着说道:“大哥,你上次给我一盒的牙膏倒是好用。你要是嫌我口臭,就再给我一盒哩?”
  李植摇头说道:“那是草木灰里面提取出来碳酸钾做成的,产量极其有限。想让千家万户都用上牙膏的话,不能依靠那个。”
  李兴问道:“那用什么做哩?”
  李植说道:“我们试着用肥皂和甘油做牙膏。用肥皂做活xìng剂,用石灰粉做摩擦剂,用甘油做保湿剂,用树胶做增稠剂。”
  李兴没听懂李植说的一大串材料,只是附和着说道:“那好哩,做出来一定好卖。”
  李植点了点头,便开始干了。不过这次李植不准备亲自动手,他带着李兴走进肥皂工厂,找来几个肥皂作坊的工匠,把自己设计的制作流程和原材料剂量都告诉给了这些工匠,便站在一边看着。
  工匠们倒是聪明,只看了一眼李植的清单,就说道:“国公爷这是要生产胶状的肥皂?”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做出来每人赏银子五两。”
  工匠们都觉得这东西容易,大声唱诺,便出去买原材料去了。过了一会,工匠们就提着树胶回来了。
  首先是生产肥皂和甘油,这一步倒是轻车熟路,也就是寻常的皂化反应就能生成。油脂和烧碱反应形成高级脂肪酸盐和甘油,只要不进行盐析和碱析,这些粘稠的液体就是混合在一起的。
  工匠们捞出一些反应产物,在里面加入了磨成粉末的石灰粉和粘稠的树胶,果然就得到了一种含有肥皂和石灰粉的膏状物。树胶不需要放很多,每一盒牙膏中放两勺,就能有很好的效果。
  工匠们做出了牙膏,十分欣喜,用自己的牙刷在盒子里蘸了一些,用清水刷了刷牙。
  果然,工匠们刷出了一嘴的泡沫。刷完牙齿那工匠用井水冲去泡沫,咧嘴说道:“国公爷,成了!”
  李兴跃跃yù试,拿起一把新牙刷也用这牙膏刷了起来,同样是一嘴的泡沫。刷完牙齿,他用舌头舔了舔牙齿,说道:“干净,真干净,我还是第一次感到牙齿刷得这么干净。”
  李兴欣喜地说道:“大哥,把这种牙膏卖给天下的达官贵人,又可以赚一大笔钱啊。若是一盒牙膏卖一两银子,天底下有十万富人使用的话,一年就是上百万的大生意。”
  李植想了想,说道:“卖给达官贵人,销售要仰赖士绅的支持。如今我们和南方士绅关系紧张,说不定哪天销路就被人断了,太不安全。这牙膏我要卖给百姓,一盒三十文钱便宜卖的话,四省一镇的一千多万百姓一年也要用一、两百万两银子的牙膏,同样是大买卖。”
  李兴笑道:“那这下好了,这下子百姓都能刷干净牙齿了。”


第0767章 长寿
  顾老二举起自己的牙刷,在新买的那一筒牙膏上比划了一下。平整的牙膏表面黄油油的,十分好看,让顾老二有些不舍得破坏。但他最终将牙刷压了下去,在装牙膏的竹筒中蘸了一些牙膏。
  范家庄的百姓富裕,几乎人人都有牙刷。这种用马鬃制作的刷子结实耐用,也不过半钱银子一个。
  然后顾老二就用牙刷和牙膏在嘴巴里刷了起来,只刷了几下,就一嘴的泡沫冒了出来。顾老二有些好奇自己的样子,跑进卧室找出了家里的镜子,对着镜子看了一下。
  镜子里的顾老二满嘴的泡沫,像是口吐白沫,看得顾老二咧了咧嘴。
  这牙膏还真厉害。
  顾老二把镜子放回箱子,回到了洗手池前面——这种洗手池也是津国公发明的,是用陶瓷烧成的,外面是一个陶瓷脸盆,底下开口连着下水道。因为脏水都顺着底下的口子流到下水道去,所以脸盆上面很干净,让房间里更卫生。
  不过这种水池没什么技术含量,津国公也没有收取专利费,而是随便民间作坊仿造。因为民间工匠大量生产,所以很便宜,范家庄的百姓几乎家家都装上了。
  顾老二在水池上面用力地刷起了牙,因为太用力,甚至刷出了几丝血出来。顾老二把牙齿的每个角落都刷了干净,才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到水杯里,漱了漱口。
  刷完了牙,顾老二觉得嘴巴里干干净净的,无比的舒服。
  刷完了牙,顾老二走回到客厅里,冲自己大儿子顾为升哈了一口气。
  顾为升猛地把头扭开,骂道:“爹,你没事来臭我做什……”
  但一句话没说完,顾为升却停住了。他轻轻地用鼻子在空气中吸了吸,说道:“咦,爹你的嘴巴里倒是一点臭味都没有了?”
  顾老二哈哈大笑,说道:“没见识过吧?”
  顾为升说道:“爹你用了什么招数?平日里就算用牙刷狠狠刷,嘴巴也还是会臭的。”
  顾老二啪一声把牙膏竹筒放在了桌上,笑道:“咱家如今有牙膏了,以后和别人说话时候再也没有嘴气了。”
  顾为升看着那桌上的竹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