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0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0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对上了,凶手是李家的家丁!”
  李有盛听到这句话,知道自己的老命保不住了。他抬头看向了班房的天花板,无力地瘫倒在椅子上。


第0761章 法庭
  范家庄的法院中,李有盛的案子正在进行最后宣判。
  李有盛和李臻品的案子经过纪检组的审查,已经掌握了大量证据。纪检组本身是没有权力处决犯人的,纪检组将掌握的证据jiāo给了范家庄中级法庭,由中级法庭审定李有盛和李臻品的罪责大小,刑法轻重。
  法庭经过多次庭审,由纪检组和被告分别提供证据,确认被告的有罪与否。经过几次庭审后,法庭宣判。然后如果要qiāng毙、杖打或者鞭笞,则由执法部门执行。
  这是李植制定的一整套法律流程,基本和后世的制度类似,让各个部分各司其职,防止单个部门权力过大扭曲法律程序。
  今天是大年初七,经过三天的庭审,今天是正式宣判的日子。素来冷清的法庭旁听席上坐满了观众。
  这些观众不是普通的观众,全是李家的官员。现在正是过年期间,李家的官员全部在天津过年,人头很齐。此时李家的老族长要被判刑,李家的官员们都来法庭观看法官如何宣判。
  不过这些“观众”的来头实在太大,其中不知道有多少知府、知州。从法官的角度看过去,只看到旁听席上一片片红色或者青色的官袍,一顶顶黑色的乌纱帽,压得法官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崔昌武和几个纪检组的官员也坐在旁听席上,不过他们来晚了,没占到好位置,只在诺大的法庭边角上坐着。
  本来这个案子如今已经有了结果,结果就写在法官的判决书上。毫无疑问,受贿数额十分巨大的李臻品是死刑。雇凶杀人的李有盛试图干扰法律,按律也该论死。但法庭的法官看着旁听席上的李家人,却无论如何不敢念出那短短几行字。
  尤其是李有盛的判决,法官无论如何不敢读。
  李植学习后世的制度,力保法庭系统的独立xìng,严禁官员干涉司法。前面几次有地方官企图左右法庭判决,都被李植重罚。所以在一镇四省地境上,寻常的案子法官是有高度独立xìng的。
  但是李有盛的案子不一样。
  李有盛是李家的老族长,当年是李有盛写着各个李家子弟的名单,将这些李家子弟塞到李植麾下的,光是这份人情就够李有盛吃一辈子了。此时台下的李家官员们哪个不念李有盛的人情?
  法官也是人,是个小官。比起台下那些动辄管理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的大官,法官的官位就实在太小了。而且四十几个李家官员坐在那里,看着法官的目光都不太对劲,似乎是警告法官不要轻举妄动。
  正月的寒冷天气里,法官看着手上的判决书,竟流了一头的冷汗。
  法官求援似地看向了崔昌武。
  崔昌武在座位上挪了挪,朝法官点了点头。
  法官顿时感觉压力轻了些,又看了看手上的判决书。
  就在法官准备念出判决的时候,突然发现李家人不少人都集体怒视崔昌武,其中不乏一些知府高官。显然,李家人对“做小动作”的崔昌武十分不满。
  崔昌武面无表情,看也不看那些怒视他的李家人。
  法官看着旁听席上的形势,觉得不对劲。他身子一哆嗦,说道:“鉴于本案案情复杂,影响巨大,本法庭……本法庭将召集其他法官共同重审本案,休庭三十分钟。”
  听到法官的话,崔昌武十分诧异。在这样的铁证面前,这个法官居然害怕李家人的压力,退缩了。
  就连坐在被告席上的李有盛也是有些惊讶。他回头看了看旁听席上的李家人,似乎看到了一线生机。
  崔昌武身边的纪检组小组长猛地站了起来,大声说道:“且慢!我熟读津国公的法庭程序,从没听说哪个案子是要所有法官一起重审的,这是哪来的规矩?”
  那个法官是想找其他法官一起承担李家人的压力,使的这一招确实没有前例。法官听到纪检组的人质问自己,吓得脸色发白。他也怕得罪了纪检组,害怕哪天自己就被崔昌武以什么罪名拿下了。
  他站在法庭上进退不得,十二分地局促。
  立即有忍不住的李家人站了出来。山东馆陶的知县李高材大声喝道:“崔昌武!你们纪检组还要控制法庭么?”
  那个纪检组的组长叫作许大集,却是个什么都不怕的。他迎着那个知县的喝问骂道:“明明是你们这些官员在这里吓唬法官,倒是恶人先告状,说我们纪检组控制法庭了?”
  李高材怒道:“你个纪检组的鹰犬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吓唬法官了,我们说一句话了?法官说要重审,自然有重审的道理!你们纪检组管得着吗?”
  所有李家人都看向了崔昌武,看着李植的小舅子。
  崔昌武站了起来,大声说道:“一个法官负责一个法庭,天津没有召集其他法官会审案子的规矩!”
  李家的官员们被冷面无情的崔昌武顶得说不出话来。突然有人大喊一声:“国公爷的小舅子,李有盛是我们李家的老族长,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当给我们李家一个面子,就放李有盛一马吧!”
  李家人听到这话,都齐齐看向崔昌武。就连法庭上的法官也看向崔昌武。显然,只要崔昌武此时后退一步,李有盛的死罪就可以免掉了。
  崔昌武被四十多个李家人盯着,咬了咬嘴唇,皱紧了眉头。
  就在这关键时刻,法庭的后门突然吱呀一声打开,一句带着几丝愤怒的声音从所有人背后传来。
  “谁说要放李有盛一马的?”
  众人回头一看,看到了李植带着李兴和李老四推开了法庭大门,走进了法庭。
  津国公来了!
  一众官员吓得脸色发白,慌慌张全部跪在了地上。
  地上顿时跪了一地的官员,远远看过去只看到一片黑色的乌纱帽。
  李老四也面带不快,大声朝地上的李家人大声问道:“法大?还是人情大?津国公月月和你们讲的法治,讲公德,你们都还给津国公了?”
  跪在地上的李家人不敢说话。
  李植冷哼一声,一甩官袍前襟,坐在了旁听席的最前面。
  “法官,本公就坐在这里,只要你按法律来办,最后怎么判本公都支持你!你还要不要召集其他的法官重审本案?”
  那个法官吓得浑身哆嗦,答道:“不,不用,津国公明鉴,本案证据确凿,已经有了判决。”
  李植淡淡说道:“好,那你就念吧。”
  法官看了看跪地不敢起来的李家官员们,咬牙举起了判决书,大声念道:
  “范家庄居民,钢铁镇工程部副总管李臻品,受贿数额十分巨大,造成三十五人死亡,依《大明律》‘津国公修正案’第十一天,论死!”
  “范家庄居民,范家庄大总管李有盛雇凶杀人,为李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