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厅二堂。二堂上,身穿正三品卫指挥使官服的守备罗里宗已经在等李植。
  李植抬头看了一眼,见那罗里宗四、五十岁,尖脸上留着长长的胡须,身材瘦长,不像个武官,倒似个文人。
  李植见到长官,赶紧上去行礼:“下官李植拜见守备大人。”
  李植只是一个小小从五品防守,在正三品的守备面前是个虾米官。不过罗里宗似乎知道李植的背景,并没有在李植面前托大,笑着站起来扶起了李植,说道:“副千户请起,何须如此大礼?”
  李植站起来把礼单jiāo给罗里宗,说道:“这是在下的一点心意!”
  罗里宗看了看礼单,收下了,笑道:“副千户破费了!坐!”
  李植得令,坐在了椅子上。
  罗里宗也坐下了,想了想寻找话题说道:“我听说副千户在范家庄建设新城,动静颇大。副千户修的是多长的城墙?如今成果如何?”
  李植老实答道:“在下修的是周长六里的城墙,如今土墙已近完成,正在包砖。”
  罗里宗抚须说道:“副千户以私财修公墙,实在是亘古未有之事,便是本官也是佩服的。”
  李植答道:“大人缪赞,下官惭愧!在下的产业如今都迁到范家庄新城中,修建城墙也是保卫下官的私产。”
  罗里宗说道:“无论如何也是筑城守土,值得褒奖!”顿了顿,罗里宗又说道:“我前十日前在巡抚衙门里听说副千户的奏功文书报上去了,没想到这么快就下来了,可见巡抚大人十分重视副千户啊!”
  说完这话,罗里宗笑着看了一眼李植,眼神十分和蔼。
  守备官在李植面前是个大官,但在巡抚面前就不入流了。巡抚管的都是承宣布政使,提刑按察使、总兵副将之类,一个守备说起来连巡抚衙门都是难进的。罗里宗突然说他在巡抚衙门里得知消息,这是在暗示李植他和巡抚有私jiāo。和巡抚有私jiāo,和李植就是一条线上的人了。
  李植不傻,当然听出了罗里宗的话外之音,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守备大人也经常到巡抚衙门走动!”
  罗里宗哈哈笑了一声,似乎十分得意于自己和巡抚的关系。想了想,罗里宗问道:“我听说,副千户是巡抚大人的亲戚?”
  李植听到这话,嘿嘿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罗里宗见李植不答话,也搞不清楚李植什么路数,但巡抚处处帮衬李植这大家都是知道的,他便把李植当巡抚亲戚处理了。
  这罗里宗喜欢附庸风雅,和李植谈了一会就把话题转到诗词字画上。李植对这些东西没什么研究,和罗里宗对不上话,两人的jiāo谈便有些空洞。
  一个武官喜好诗词字画,鞑子来了拿什么抵抗?李植不懂风月,就有些腹诽。
  李植见气氛有些空洞,便不再久留,客气了几句便告辞了。那罗里宗却十分热情,一路把李植送到了官厅门口。


第0075章 杨秀娘的房子
  二月中旬,纺织厂最后三百多员工也搬到了范家庄。
  这批员工是配偶在天津有差事的员工,他们能顺利搬到范家庄,要感谢热闹起来的范家庄产生的各种需求。
  现在范家庄的居民有很大的消费能力:两千多名泥瓦匠每天要吃喝、早前已经搬进范家庄的一千三百户工人家庭每天产生各种消费、还有两千名月钱三两的选锋团士兵偶尔出营消费。
  这几千人的消费,带动了各个行业的需求,让范家庄百业待兴:卖米的、卖菜的、卖油的、卖ròu的、卖布匹绸缎的、做裁缝的、卖瓦罐的、卖铁锅的、打铁的、卖瓷器的、卖葫芦的、卖筷子的、卖箱子的、卖柴火的、卖家具的、卖门锁的、卖头巾帽子的、开酒楼的、开茶园的、开勾栏的、说书的、唱戏的、开私塾教书的,各类店铺场馆都渐渐开了起来,都是天津来的老板商贩开的。
  不过范家庄距离卫城四十里,这些做生意的老板不可能雇佣天津卫城的人做事情,否则每天雇工从卫城赶来范家庄做事,睡觉时间都没有了。这些店铺商馆要在当地雇佣人手,这就在范家庄产生了极大的人力需求。
  但范家庄里的居民都是工匠和工人,能够出去工作满足这些服务业用工需求的闲散人员极少,范家庄的商贩们就一直处于缺人状态。
  直到李植把纺织工厂最后三百多户工人和肥皂作坊迁到范家庄,范家庄的用工需求才得到缓解。三百多工人配偶出现在用工市场上,一下子就被缺人的各行各业吸收进去了。
  比如纺织工厂工人杨氏的劳工黄贵搬到范家庄后,很快就在一间酒楼找到打杂的活计,每天包一顿晚饭,月钱一两四钱,比他原先在卫城时候的月钱还高。
  有了新的工作,便让黄贵没有了背井离乡的苦恼,很快融入了范家庄的生活。
  这一天晚上,黄贵等酒楼打烊了,洗了个手,便往崇武街的自家别墅走去。
  黄贵家,在崇武街租了一整幢别墅。
  黄贵的妻子杨氏在纺织工厂做事情,一个月包伙食还有二两的月钱,她的收入加上黄贵一两四钱的月钱,每个月家里有三两四钱的收入,足够一家四口的开销了。杨氏搬到范家庄时候说喜欢独门独院的清净,硬要租一整幢的房子,黄贵也拗不过她。
  不过一个月二钱七分的租金倒也不算高,黄家如今出得起。
  黄贵走回家,看见月光下女儿大丫和儿子石头在家门口和其他孩子们一起玩耍,在那里玩抓人的游戏。两个孩子看到父亲回家了,都停了玩耍跑到了黄贵的身边。
  “爹爹回家啦!”
  黄贵摸了摸石头的脑袋,笑着朝大丫问道:“你们晚上吃了没有?”
  大丫说道:“我们自己舀锅里的饭和菜吃了,吃饱了!锅里的ròu包子我和石头一人一半吃了!”
  石头刚想说话就被大丫抢白,只能睁着大眼睛看着黄贵。
  “娘亲回来没有?”
  大丫抢着答道:“娘亲已经回来了,在楼上屋子里点灯看东西呢?”
  黄贵愣了愣,问道:“娘亲在看什么东西?”
  大丫抢着说:“不知道!”
  黄贵点了点头,让两个孩子继续玩去,自己推门进屋。进了屋,黄贵果然看到楼上有亮光,便往楼上走去。
  小别墅有四间房,黄贵和杨氏住楼下的一间房,两个孩子在楼上一人住一间房,还有一间房空着放杂物,亮灯的就是这间放杂物的房间。
  黄贵走到房间门口,看到杨氏一脸的欢喜,在那里喜滋滋地看着一张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纸。桐油灯前,二十六岁的杨氏被油灯的光线照得一身金黄色,倒显得十分漂亮,让黄贵看得痴了。
  妻子和自己结婚前也是个美人,这些年和自己一起吃苦了,黄贵心里想道。
  杨氏突然发现了门口的黄贵,慌张地把手上的纸张藏到身后。
  黄贵走进房间,笑道:“你下班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