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钱啦!大哥!这可比胡椒好卖多了!”
  “嗯!咱这生意,总算是开张了!”
  李植和李兴把那二百多文钱捧在手上,开心地听着铜钱碰撞时的声响。
  不过,让李植高兴的,还在后头。
  这天上午,来买肥皂的人络绎不绝。无论是城东城西,还是城南城北,都有人得了消息知道这肥皂的好处,一个个结伴来买。
  “店家,我买一块肥皂。”
  “店家,我们买三块肥皂!”
  “小二,给我们拿两块肥皂来!”
  一个上午,客户们就把一百六十块库存肥皂全部买光了。到了中午,那来买肥皂的人越来越多,李植的库存却已经全部卖完,再没有货物了。
  一百六十块肥皂卖完,李植得了三贯二百文的铜钱。刨去一贯三百四十文的成本,李植赚了一贯八百五十文钱的利润。
  一天就能赚近两贯,折银子近二两,那要不了多久,就能把肖家的债务还清了!
  李植满心的兴奋,有一种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兴奋感。他把母亲郑氏请来坐在门店里,和来买肥皂的人解释没有货物了,让众人明天早上再来。自己则带着李兴去购买材料做新的肥皂。
  郑氏听李植说做肥皂一天就赚了近二贯铜钱,真是听到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满心的欢喜。这么下去,岂不是能还上肖家的债务了?这么多顾客过来买肥皂,那是不是以后还要赚更多的钱?没想到自己的大儿子,这个被人称为呆子的李植,竟然这么出息,郑氏感到十分欣慰。也不知道他从哪个道士那里学来的这玩意儿,竟有这么大的作用!
  郑氏坐在店里好言好语,和赶来的客人一一解释,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十岁。
  看着商铺的钱盒子里满满的铜钱,李兴也是兴奋地脸上发红,跟在李植后面任劳任怨,再没有一丝对李植的轻视了。
  “大哥,今天我们做多少肥皂?”
  “今天我们做三百块,下午做不完,要做到晚上了,我们去买些桐油来点灯。我们分头去买,我去买碱面和石灰,你去买桐油和豆油。”
  “好咧!”
  忙了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李植带着李兴做了三百块肥皂。有了存货安下心来,夜里李植睡了个好觉。
  李植不知道,这肥皂的好处,正以飞快的速度在天津卫城里传播开去。
  陶器坊里陈家的丫鬟,昨天走在东城横大街上得了一小块肥皂,便按那店里小二的说法,拿着肥皂来洗澡。洗澡之前,她先洗个手试试。
  她拿水弄湿了双手,从桌子上拿那块小肥皂过来一搓试,便呀的一身叫唤出来:她手上,冒出许多泡沫出来。
  她用过皂角膏,知道这些泡沫是除污的好东西,便把双手搓了搓,这才把那泡沫在水里洗掉。泡沫一洗掉,她便感觉手上干干净净的。一点污渍也没有了,就连那难以洗去的汗垢也没有了,整个手上都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清清爽爽。
  在手上试用成功,她便大着胆子用那肥皂洗澡。等她洗完澡,就更感觉这肥皂的神奇了。全身的汗污汗垢被洗得一干二净,整个人像是经历了新生一样清爽。比起以前小姐用来洗身子的皂角膏,那是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得知了这肥皂的好处,这丫鬟不敢藏私,赶紧把这好处告诉了陈家小姐。
  走到小姐的房里,陈家丫鬟对正在绣花的陈家小姐说道:
  “小姐,今天我在街上得了一块叫做肥皂的东西,用来洗澡可干净了,比那皂角膏强了许多倍!那肥皂出了好多泡沫,身上的汗臭味一下子就洗没了。”
  那陈家小姐哦了一声,停下了手上的针线,问道:“可有你说的那么好?”
  那丫鬟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手腕凑到陈家小姐脸前,得意地说道:“小姐不信你自己闻闻,我刚刚洗的,干干净净的。”
  陈家小姐看着丫鬟那洗得雪白的手腕,问道:“这肥皂贵么?”
  “不贵,二十文一大块。若只是用来洗澡,怕是能用得一、两个月呢?”
  “那你便去买两块来,我也用用试试。若真有那么好,改天我们去为爹爹和娘亲也买些来用。”
  那丫鬟兴奋地答道:“好咧!”
  第四天,来李植家店铺买肥皂的人更多了。
  一大早正卯时,李植刚刚打开店门,就看到十几个人围在店铺门口,等着李植开张。
  “诸位?都是来买肥皂的?”
  听到李植的询问,那些人一脸的不耐烦,纷纷说道:
  “这不是废话么?”
  “不买肥皂我们大冷天等在这里做什么?”
  “掌柜的你开门也太晚了,我都来了一刻钟了!冻死我了!”


第0008章 排队
  李植笑了笑,一边拆门板,一边说道:“诸位莫急,诸位是今天的第一批客人,每人便宜一文钱,十九文一块肥皂。”
  听到商家让利,那些顾客这才停了抱怨,围上来jiāo钱买货。李植自己收钱,让李兴给货,赶紧处理完了这一批顾客。
  忙完了这一批赶早的顾客,李植还没有休息一会,又看到络绎不绝的顾客过来,围在了外面。李植和李兴两个人在店里张罗,竟有些忙不过来。那些等待的顾客越来越多,把店铺围了几层。
  看见这么多顾客,李兴眨了眨眼镜,呐呐说道:“大哥,今天三百块怕是不够卖的!”
  李植笑了笑,说道:“不够卖才好,明天我们做更多的来卖!”
  这些明代的顾客,从没见过什么东西卖得这么火bào的,他们挤在店铺门口,一个个都不耐烦地嚷嚷着:
  “小二,我先来的,给我拿两块!”
  “掌柜的,我都等了好久了,快点给我肥皂!”
  “我都等了一刻钟了,怎么还不给我?”
  虽然有顾客是好事,李植心里欢喜,但是几十个人扬着铜钱对李植叫唤,实在让李植有些处理不过来。有些顾客挥舞着铜钱的手都扬到李植的脸上了。半响,李植忍无可忍地大喊一句:“你们排队!”
  买货的人群愣了愣,纷纷问道:“什么排队?”
  李植站起来大声说道:“各人根据先来后到,排成一队。先来的排在前面,后来的排在后面,一个个过来跟我买货!”
  众人大喊稀奇,只听说上朝时候百官要排队,科举考试时候入场要排队,没听说买个肥皂也要排队。大明朝的老百姓们平日里还真的很少排队。
  “不排在队伍里的,恕小店肥皂不卖!”
  肥皂的需求实在是旺盛,这是完全的卖方市场。那些顾客见李植这么强势,没办法只有按李植说的排成一队。不过等他们排好队以后,很快就发现这办法确实好用。
  刚才乱成一片的店铺,顿时就秩序井然了。
  其实挤在门口大声吆喝争先恐后的,是陷入所谓的囚徒困境,所有人都被逼得和其他人竞争,都累,所有人的成本都高,而能买到货的人还是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