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9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9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豁出去了,他一抖大红官袍站了起来,拱手说道:“国公爷明鉴!今天上午,崔家嫡子崔昌武攻入李臻品宅邸,强行捉李臻品去了纪检组。”
  说到激动处,李有盛脸上激动得通红:“李臻品立得正站得直,没有做任何背叛国公爷的事情。崔昌武手上没有任何证据,却对李臻品拳打脚踢,打得李臻品不省人事。”
  “国公爷,李臻品是崇祯七年就投奔国公爷的第一批元老,更是李家的族人!遭到崔昌武的如此对待,恐怕所有的元老要心寒,所有的李家人要心冷!”
  李有盛的话激起了十几个李家官员的共鸣。李臻品是李家人,居然被崔家人欺负,这简直不能忍。
  李有盛话音未落,回范家庄过年的河间府知府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国公爷,如果崔昌武的枉法行径不被惩罚,恐怕一镇四省的人再不知道有我李家,不知道尊敬我李家人,不知道我李家人的特殊地位。”
  听到这个河间府知府的话,十几个官员都有些激愤,齐齐站了起来。
  “愿国公爷严查崔昌武!”
  “严查崔昌武,以正视听!”
  人群中,吉林巡抚李道看了看李植的脸色,却感到事情不妙,他往后退了一步,没有吱声。
  李有盛立即就察觉了李道的异动,睁大眼睛瞪着李道,把李道瞪得脸上发红。
  李植冷冷看着李有盛的动作,缓缓说道:“我说过李家人有什么特殊地位么?”
  听到李植的话,下面的李家人一愣。
  他们这些年看见李植把李家人散布到各地当官,控制局势,都有一种皇亲国戚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断发酵,最后的结果就是李家人自认为是一镇四省的主人,拥有特殊的地位。
  有这种感觉,他们行事胆子也大了些,说话时候声音也粗了些。一镇四省的其他官员都因此有些畏惧李家人,害怕得罪这个权势极盛的群体。
  就连纪检组总长崔昌武都怕。
  然而李植一上来就推翻了李家人的这种妄想。
  “一镇四省,不是李家的一镇四省,是百姓的一镇四省。李家人只是一镇四省的管理者。”
  “我之所以提拔培养李家人,是觉得李家人做事都有起码的底线,不会为了私利损害公利。我想培养这个家族的人执政,是希望你们做得比寻常人更好,能够惩恶扬善震慑屑小。”
  “我提拔李家人,不是让你们结党营私,官官相护的!”


第0758章 证据
  李植看了看下面的李家官员,顿了顿说到:“然而今天我感到欣慰的,是李家一百多官僚都在范家庄和天津过年,却只有你们十几个人来闹事。”
  听到李植“闹事”两个字,众人暗道不妙。李植已经把众人的举动定xìng为负面行为,明显是不准备向李家人妥协了。
  如果一百多李家官员全部跳出来逼宫,也许李有盛还能和李植斗一斗。但显然其他的百余李家人都畏惧李植,对李臻品的事情不愿出头。这样一来,只要李植出狠手对付这来“闹事”的十几个官员,这十几个人一点风浪都闹不出来。
  李有盛一时间急得满头细汗,瞪了李植的二叔李道一眼,示意这个吉林巡抚上去说话。
  李有盛是李道的亲叔叔,当年也是李有盛带着李道去李植家中说话,才让李道成为李植的第二个下属。如今亲叔叔的孙子有难,李道无论如何不能一言不发。
  李道无奈地往前走了一步,说道:“国公爷……李臻品是我看着长大的……这个孩子……”顶着李植的目光,李道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打心底里,李道大概也觉得这次厂房垮塌的事情是李臻品的责任,在李植的压力下不敢胡说:“这个孩子……是有些问题……这次厂房垮塌死了三十多人,影响极坏。天津和范家庄的百姓都在议论纷纷。如果不把案子查清楚,查个水落石出,恐怕……”
  李有盛听见李道越说越歪,最后简直是顺着李植的思路说,气得瞪圆了眼睛。他猛地咳嗽了一声,打断了李道的胡言乱语。
  李道被李有盛的咳嗽打断话语,也是有些惭愧。他看了看李植,又看了看李有盛,最后脸上一片血红,一咬牙竟然往殿外走去了。
  既然李植已经定xìng这件事情是“闹事”,李道终究不敢和李植硬撼,挥袖而去。
  见李道走了,失去强援的李有盛心里更急。李臻品是他唯一的孙子,他感觉自己正一点点失去这个独苗。他拱手往前又走了一步,大声说道:
  “崔昌武毫无证据抓捕李臻品,若是屈打成招,恐怕不但李家人不服,一镇四省的百姓也要不服。国公爷日日说要法治,难道纪检组和密卫的人就可以凌驾在法治和证据之上么?”
  李植看了看李有盛,脸上已经是一片冰冷:“当然要法治,当然会有证据。”
  李植大声说道:“大年初五之前,我就会把证据公布于众。到时候李臻品该不该被处理,大家自有公论。”
  此时还没有逃走的都是李有盛的死党。十几个人对视了一阵,脸上都有些不相信的神色。
  如果不是李臻品做的,自然是找不出证据的。如果这件事是李臻品的责任,以李有盛的老谋深算,早就把证据全毁了,李植去哪里找证据?
  河间府知府顶着李植的压力,拱手说道:“国公爷,咱可说妥了!若是大年初五找不到实证,就放了李臻品。”
  李植看了看这个河间府知府,依稀记得这个中年人是自己远房堂叔,是李有盛当年第一批推荐给自己的亲戚。十几年过去,当初的肥皂作坊员工已经是一府的父母官。
  李植冷笑了一声,说到:“好!如果大年初五还没有证据,就放了李臻品。”
  顿了顿,李植说道:“不过在本公拿出证据之前,本公怀疑李有盛杀人灭口。来人,将李有盛拿下,jiāo给纪检组审问。让崔昌武搜查李有盛的宅子,对验李有盛所有家丁的指纹,看看柳一同是不是李有盛杀的。”
  在李有盛无比的惊讶中,李植身边的亲卫呼啸着冲了上去,一把扣住了李有盛。
  李有盛终于明白事情的严重xìng,脸上变得一片惨白。他哆嗦着身子说到:“李植,你没有证据就扣下你的二爷爷……你这个糊涂国公!你被人挑拨离间了!”
  李植皱了皱眉头,说到:“若到时候查出不是你派人杀了柳一同,本公自然会放了你!”
  见李植扣下了李有盛,三殿中的官员们顿时全慌了神。
  李植看了看三殿中惊恐的其他李家官员们,冷哼了一声:“本公提拔你们为官,冀望的是你们造福百姓,不是让你们官官相护的。你们这一十三人令本公十分失望。”
  “一十三人全部就地解除职务,脱产到中学去学习公德课程三年。”
  “三年之后是降级录用,还是贬为平民,就看你们在中学中的表现了!”
  三殿中坚守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