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9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9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说道:“崔昌武,你有什么证据抓我?我只是工程部的副官,厂房垮塌一事与我无关!”
  崔昌武淡淡说道:“巡抚、总兵以下,本官可以依情况审查。李臻品你只是一个副总管,我当然可以带你去做检查。”顿了顿,崔昌武说道:“实际上,我看你是要在纪检组住一段时间了,你最好还是带上一些换洗的衣服吧。”
  听到崔昌武的话,李臻品愣了愣。
  他随即更加愤怒起来,大声说道:“崔昌武,你好大的胆子!崇祯七年我就跟着津国公干了!你那时候还是一个蒙童,在家里读腐儒的书!”
  崔昌武喝问道:“李臻品,你一个副总管,月钱不过二十两,如何有钱买千金姬,骑千里驹?”
  李臻品冷哼一声,说道:“说话要讲证据,崔昌武你不要血口喷人。我的小妾是三十两银子从江南买来的,何来的千金姬?至于我的坐骑,也不过是稍好的马,我的月钱足够买这样的货色!”
  崔昌武见李臻品死不悔改,还在强词夺理,一挥手说道:“拿下!带回去细细审问!”
  看到四个纪检组官员上来拿自己,李臻品怒火中烧,狠狠推开了其中一人,把那人推倒了几米之外。
  “你们敢拿我?我是李家的元老!”
  崔昌武脸上一横,下令道:“控制住!”
  纪检组的官员们听到这话愣了愣,看了看崔昌武。
  他们虽然是崔昌武选出的精干人员,可也知道李臻品的爷爷李有盛极有影响力,更知道这次上门拿人毫无证据。一旦用力太猛,极有可能引起李家人的反攻。
  看到李臻品受难,李家的几个家丁们拿着钢刀从后院冲了出来。不过纪检组的人毫不客气,拔出了手铳对准了这些家丁。只要李臻品的家丁一动手,崔昌武就毫不介意大开杀戒。
  津国公规定,纪检组有权审问巡抚总兵以下的百官。武力抗拒者,视同谋反。如果李臻品的家丁动手,崔昌武就不需要再去费力审查李臻品的贪腐证据了。
  不过很令崔昌武失望的,李家的家丁只是虚张声势,到了最后还是不敢武力拒捕。
  崔昌武脸色一沉,喝道:“控制住!”
  纪检组的官员们这才横下了心,上去猛地摁住了李臻品。李臻品被人摁住肩膀,用尽力气,愤怒地挣扎起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纪检组官员见李臻品实在太倔,大叫一声,冲上去对李臻品肚子就是一拳。
  那一拳力气极大,一下子打得李臻品七荤八素。他一下子失去了反抗的力气,无力地软倒在鹰犬们的手臂上。
  崔昌武转头看了看李家的家丁和仆人们,见这些人一脸的惊讶。
  “李臻品家的所有仆人和家丁全部隔离审问,细细询问这些人,让他们jiāo待李臻品这些年的受贿情况,审到老实jiāo待为止。”
  控制住了李臻品家的所有下人,崔昌武一挥手,说道:“去李有盛家!”
  李有盛和李臻品家只隔一道墙,崔昌武决定一次全部端了,把李有盛抓起来细细查。
  一个纪检组官员突然从门外跑了进来,说道:“总长,李有盛往津国公的国公府去了!怕是要去告你的状!”


第0757章 特殊地位
  李植带步入国公府三殿,扫视了一番站在殿内的李家官员,脸上已经是一片铁青。
  殿内的一些官员看到李植的表情,当即意识到这次情况不妙。看起来众人集体请愿不但没有效果,反而惹怒李植了。
  李有盛感觉到党羽们的畏缩,用力地咳嗽了一声,试图鼓舞众人的斗志。
  李有盛这是带着李家的官员们来求情和告状了。
  今天是大年三十,本来是休假的日子。然而今天一大早崔昌武就杀到李臻品家里,把李臻品抓走了,抓捕过程中还打了李臻品。李有盛得到消息后当即派人联络各个衙门的李家官僚,要集体到李植的国公府里来请命。
  李有盛在国公府门口等了一个半时辰,才在午饭之前走进了李植的三殿。
  在这一个半时辰中,不断有李家的官僚赶过来和李有盛汇合,最后汇集了一支十几人的队伍。队伍里有范家庄的官员,也有天津和山东的官员。此时正是过年的时候,各地的官员都回到范家庄过年,正是召集人手的好时候。
  当然,最大的官毫无疑问是李植的亲叔叔,吉林巡抚李道。
  十几个官员在国公府前聚齐了,这才浩浩dàngdàng走进了李植的三殿,等待李植的到来。
  不过这支“李家党”的气势,只被李植冷冷扫视了一眼,就dàng然无存。
  三殿中的李家人大多是李有盛的铁杆盟友。
  李植队伍中的元老无非就是当初李植第一批肥皂工厂工人,这些人自崇祯七年年初就开始追随李植,这些年凭借资历一个个都当官了。官大的当到了知府,官小的也是知县,或者工厂的总管。而这些人,个个都对李有盛有感激情绪。
  因为众人都知道,当初将李家人塞进肥皂工厂,是李有盛写名单的。这些李家人有今天的官职地位,可以说全靠当初李有盛的那张名单。当初家族中被李有盛瞧不上的少数几个人,至今仍是平民。
  就凭这一点恩情,李有盛在李家诸人之中就极有情面。如今李有盛唯一的孙子李臻品出事,众人当然要帮一把李有盛,为李臻品说一句话。
  众人都觉得李植重用李家人,李家人有特殊地位。既然如此,说上一句话也不算什么。
  但等李家众人看到了李植的表情,他们才明白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李植对于集体来国公府喊话的众人十分不满,简直可以用愤怒来形容。
  如果李兴和李老四也在李有盛的队伍里,众人还有些底气。李植的四个师长有两个是李家人,如果这两个人站出来为李臻品说话,李植无论如何会给些面子。然而实际情况是李兴和李老四都没有响应李有盛的号召,来请命的十几个人全是文官。
  李兴和李老四常年在李植帐下听命,更知道李植对结党营私的零容忍,没有淌这趟浑水。
  没有武官撑腰,这气势完全不一样。
  李植猛地一甩官袍前襟,冷冷坐在三殿的主位上,俯视着下面的十几个李家人。
  一见李植这架势,天津清军厅的同知当场就吓没了主意。他摸了摸肚子,喊了一声“腹胀”,就头也不回地退出了三殿,朝国公府外面逃去。
  看见天津同知逃了,静海县知县也不敢久留。他连理由都没有找,直接低着头就往门外走,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了逃兵。
  李有盛生怕再等下去所有人都要逃了,匆匆往地上一跪,大声喊道:“我等见过国公爷!”
  十几个人都跪在了地上。
  “见过国公爷!”
  李植静静地看着殿堂中的官员们,没有说话。
  见李植连免礼的话都没有说,李家的官员们跪在下面竟不敢爬起来。
  李有盛护孙心切,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