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9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9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信听了李植的话,有些无奈。这样的案子是极难查出头绪的,韩金信并没有刑讯逼供拷问嫌疑人的权力。
  不过韩金信不敢怠慢,还是大声说道:“属下一定全力侦察。”
  李植看了看韩金信,觉得韩金信有些无奈,转头看了看崔昌武。
  崔昌武是纪检组总长,比起密卫来说,拥有提审嫌疑犯的权力。李植大声说道:“名不正则言不顺,这个内部的案子就该由纪检组来查。崔昌武,我们组成一个专案组,你崔昌武担任组长,韩金信担任副组长,把这个案子一查到底。”
  崔昌武听到李植的话,脸上一白,半响没有回答。
  李植看着崔昌武的脸色,说道:“你有顾虑?”
  崔昌武拱手问道:“国公爷能不顾李家人的集体反对,不再寻求李家人的支持么?”
  听了崔昌武的话,李植有些气短,一时竟答不出来。
  无疑,李植是不可能抛弃李家的。
  任何权力都不是空中楼阁,都是建立在执行者的服从身上的。而执行者的服从,又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上位者的权势。对于李植来说,他拥有的权势则很大程度来源于李家人和郑家人对他的支持。
  李植的亲戚们既是李植的元老,也是李植的血亲。正因为这些亲戚在各个职位上呼应李植,形成了一个以李植为首的上层利益集团,李植才能在一镇四省一言九鼎,大刀阔斧地和根深蒂固的士绅作对。
  如果没有这些血亲的支持,李植根本组成不了这样团结的一个集体。如果没有李家和郑家的凝聚力,李植就必须玩弄帝王心术,到处搞平衡玩制衡。那样一来,且不说整个势力对李植的忠诚度会大大下降,光是这些制衡术产生的内耗都能让李植的实力大减。
  看天子朱由检就知道没有血亲势力支持的上位者是多么虚弱。朱由检贵为天子,也根本无法和官绅集团正面对抗。平日里杀个别有罪的大臣可以,但如果挑战士绅的集体利益,最后往往败下阵来。
  试问,如果皇室朱家人在朝廷上有几十个手握重兵的宗室将军,有几十个掌握机要部门的宗室文官,而且全部对天子忠心耿耿,那朱由检还会害怕东林党么?
  恐怕天子弹指间就能控制局势。
  反观历史上的满清,其上层几乎全是努尔哈赤的子子孙孙,几十个亲王贝勒以血亲的力量团结在一起,最终以几十万人破关而入入主中原。
  李植和天下人为敌,也希望拥有一个团结的血亲群体,这些年李家人撑起了李植势力的骨骼。世人都看得出来,李植有心扶持利用李家和郑家。崔昌武不相信李植会为了一个厂房垮塌事件,为了一个柳一同,抛弃对李植忠心耿耿的李家。毕竟比起几十条人命,忠心的李家人对李植的价值更大。
  而且现在的问题是死无对证。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拷问李家“元老”李臻品,显然会极大触怒李家人。李家人如果集体反扑,恐怕李植都保不住崔昌武。
  这样的案子,崔昌武不敢接。
  崔昌武吸了口气,说道:“崔昌武小命不足惜,但崔昌武是世子之舅,崔昌武恐世子他日成年,无人可用。”
  崔昌武看了看李植的脸色,叹了口气,拱手说道:“国公爷明鉴,崔昌武无能小子,岂敢屡屡和李家人缠斗?崔昌武上次责罚二将军李兴,已经让二将军记恨。此案死无对证,恐怕其他证据也是找不出来的。崔昌武如果再动用鹰犬和李家作对,恐怕要惹上大祸,国公爷恕崔昌武不敢接。”
  李植看着崔昌武,皱紧了眉头。


第0755章 碘
  李植坐在范家庄的化学实验室里,cāo作着手上的硫酸试剂和海草灰。
  他将硫酸和海草灰倒入一个玻璃杯中,然后将玻璃管套在玻璃管上面。很快,海草灰中就升腾出一股蓝紫色的气体。
  这股蓝紫色的气体就是气态的碘:硫酸遇到海草灰中含有的碱金属碘化物——碘化钾和碘化钠,生成了碘化氢。它再与硫酸作用,就产生了游离的碘。
  随着反应的不断进行,玻璃试管中的碘蒸气越来越多。最后在玻璃试管的另一头,在一个外部由冷水冷却的杯子上凝结了越来越多的碘晶体。紫色的碘晶体黏在透明玻璃杯的底端,看上去十分好看。
  李植用的方法,是1811年库尔图瓦初次发现碘时候所用的办法。这种方法cāo作简单材料易得,虽然不能大量生产碘,但对于少量获取碘来说非常方便。
  李植不断用硫酸和海草灰反应,最后得到了一小杯碘晶体。
  李植之所以制备碘,是因为他要用碘蒸法获取纸张和皮肤上面的指纹。这种刑侦手段是二十世纪才出现的,但是李植现在面临钢铁镇厂房案的侦探需要,所以决定把这种方法提前发明出来。
  制好了碘晶体后,提取指纹就很简单了。李植在一张钞票上按上了自己的指纹,然后将钞票移到了一个大型玻璃罐中固定,加热罐底的碘晶体。
  很快,在钞票上就显现出黄棕色的指纹。这是碘晶体和指纹中的油脂反应所成。
  李植将钞票取出,用一张涂有鱼胶的白纸覆盖在指纹上面,轻轻一按,指纹就被固定在白纸上。此时指纹呈蔚蓝色,其形状和原来的形状反转一百八十度。
  李植又在用右手食指在自己的左手上面按了按,然后将左手伸入碘蒸气浓郁的罐子里试了试,果然也在左手上映出了黄棕色的指纹。李植用鱼胶白纸摁在左手上,同样得到了一个右手食指的指纹。
  李植把两种方法得到的指纹比对了一下。
  指纹完全符合,可以确定出是同一个手指的指纹。
  李植笑了笑,把加热玻璃罐的酒精灯熄灭了。
  ……
  崔合坐在国公府的后院中,看着脸色yīn郁的崔昌武。
  崔合咬了咬嘴唇,说道:“二弟,今天我找你来,是和你商量钢铁镇的案子。”
  崔昌武皱眉说道:“姐姐,此案查不得。”
  崔合问道:“如何查不得?”
  崔昌武说道:“李家人对国公爷忠心耿耿,国公爷有心扶持李家人。国公爷轻易是不会做损害李家人利益的事情的。如今钢铁镇的案子扑朔迷离,到底是谁造成的厂房垮塌至今没有定论,当事人又全部或死或逃,可谓是死无对证。”
  “既然当事人都被弄没了,其他的证据又怎么可能不被消灭?毫无疑问,这个案子查下去是查不出的证据的。如果对李臻品和李有盛逼得太紧,则是得罪李家人了。到时候李家人反扑过来,说不定国公爷还要治我的罪。”
  “怎么看,这个案子都是无疾而终的结果。上次我罚李兴,已经算是得罪李兴了。这次再去查李有盛,李家人肯定会说我是刁难李家人,到时候就当真是说不清了。”
  崔合听着崔昌武的话,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好久,崔合才说:“二弟,我知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