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9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9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钱多了遭人惦记,钱少了不够花销。走马路上看见士绅老爷老远就要让路。若是哪个月多花几两银子,就怕有势的jiān人上门刁难勒索,当真是要做一辈子缩头乌龟。”
  “我现在在范家庄骑的是千里马,藏的是千金姬,走在路上人人让我。看谁不顺眼了上去就是一个耳刮子。一进酒楼妓院,都是老板急急忙忙上来接待。让我离开范家庄去过那样窝囊的日子,我不去!”
  李有盛怒道:“孽障,你以为现在还是当初么?现在钢铁镇的厂房倒了下来,你手上有三十多条人命,你还想在范家庄过称王称霸的风光日子?”
  李臻品往地上一摊,说道:“反正我不躲到南京去!”
  李有盛见李臻品大难临头了还这么不成器,气得满脸血红,大声喝道:“孽障!我让你去!”
  “我不去!你让我去我也逃回来!”
  李有盛终于忍不住了,挥起右手就往李臻品脸上扇去。
  李臻品把眼睛一闭,等着李有盛的巴掌打下来。他就算是挨打,也绝不退缩。
  然而李有盛实在太溺爱这个从小就没爹没娘的孙子,一巴掌挥到李臻品的脸侧,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李有盛脸上憋得血红,却还是重重地叹了口气。
  “孽障,孽障啊……”
  李臻品见李有盛舍不得打自己,擦了把眼泪,老实跪在地上。
  两人所在的屋里一时陷入了沉默,安静了好久。
  许久,李臻品见李有盛不说话,便说道:“爷爷,如今当事人全不在了,李植手上没有一点证据,他能怎么样?他日日讲法论法,难道遇到了我们李家人犯事他就能不顾影响抓我去拷问?拷问的事情能算数吗?多少人屈打成招的?”
  “我们李家人遍布各个衙门,月钱四十两的没有一百个也有五十个。李植若是强行抓我去拷问,这些李家人会怎么看?李植能不注意一点影响?”
  “他的耳目是韩金信,那韩金信的话他就那么相信?韩金信说我该死他就处死我?他怎么知道这事情不是有人故意设局攻击李家人?他怎么知道不是有人离间?”
  李有盛听着李臻品的话,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李臻品说得没错,只是李有盛当真是害怕李植的手段。
  这些年李有盛跟着李植,无数次看到过李植通天的本事。每当遇到什么问题时候,李植总是能像变戏法一样变出各种新东西出来破解难题。这些年来天津的百姓都传李植是星宿下凡。虽然李有盛这次把人证全部弄没了,但李有盛心里却还是担心。
  他担心李植到时候又有非人的手段,破解自己的布置。
  最妥善的方法,还是李臻品外逃南直隶。然而李臻品这个孽障不愿意去。
  李有盛无奈地摇了摇头,睁开了眼睛。
  不过无论如何,李有盛都是不会让李植杀了李臻品的。李臻品是他李有盛的独苗,他李有盛不能六十岁时候断子绝孙。
  “这些年你在工程部作威作福,可有留下把柄?”
  李臻品见李有盛说了这句话,知道李有盛是要和李植对抗了,欢喜起来。
  “爷爷,我做事有章法的。每次有人求我,我就把承包商的资料jiāo给柳一同,但是一句话不多说,更不会在人前强迫柳一同。柳一同知道斗不过我,每次我拿哪个承包商的资料去找他,他就最后选择哪个承包商。”
  “外人绝对没有我强选黄家人盖厂房的证据。”
  听了孙子的话,李有盛眼睛里闪过一片厉芒。
  “好!天津是李植的,也是李家的。这天津的事情,也不是李植说怎样就怎样的。”
  李有盛吸了口气,说道:“如今李家人遍布各个衙门,是李植的左膀右臂。他李植在天津之所以一言九鼎,是因为执行的人听命。要不是我们李家人在帮衬他李植,没有保留地执行他李植的命令,在岗位上震慑想阳奉yīn违的屑小,他能有现在这样的权威?”
  “你是李家人,李植因为外人几句毫无证据的话就抓你,李家人不会答应。你是工程部副总管,厂房垮塌的事情你不是直接责任。李植手上一点证据没有,若是因为外人的几句污蔑就强行拷你去,就是和整个李家为敌。”
  “此事已经死无对证。李植若是用强,就再不是李家人的头人。以后李植就和天子一样变成孤家寡人,他的命令出不了国公府。”
  李有盛一甩袖子,走出了屋子。他走到屋外,大声喊道:“备车,去找吉林巡抚李道!”


第0754章 鹰犬
  李植站在钢铁镇工程部总管柳一同的尸体旁边,脸上有些怒色。
  此案的关键人物柳一同莫名其妙自杀,让案子没法继续查下去。
  这柳一同的自杀有三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他确实是畏罪自杀,害怕的是李植杀他家人,所以自裁谢罪。第二种可能是李臻品或者李有盛派人杀了柳一同,防止柳一同供出李臻品。第三种可能是有人故意杀死柳一同,栽赃李臻品,挑拨李植和李有盛之间的关系,离间李家。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是在用生命挑战李植的法治,都令李植感到愤怒。
  李植看了看韩金信,问道:“韩金信,查得出这柳一同是怎么死的吗?”
  韩金信摇头说道:“回国公爷,这当真是查不出。柳家的仆人说那天柳一同遣散了下人会见两个神秘客人,然后等仆人半个时辰后进屋一看,柳一同就已经吊死在梁上了。”
  李植问道:“那两个神秘客人是谁?”
  韩金信摇头说道:“下属无能,查不出来。”
  李植吸了口气,知道自己有些强人所难。这个时代没有摄像头,不可能把所有人的行踪全部查得一清二楚。有心人只要稍微乔装打扮就能瞒住周围的人,出入闹市无人知晓。
  厂房垮塌的案子到了这里,变成了死无对证的悬案。
  李植来回走了几步,整理了一下思绪。
  如果是有人故意栽赃李臻品,离间李有盛和李植的关系,那么办出这么一系列的动作当真需要极大的能量。李植这些年对领地的安全盯得很紧,一般的人物都没有能量做出这么一系列的反应。
  除非是南方士绅酝酿多年积蓄各种实力,才能演出这样一场闹剧离间李植和李家人的关系。但李植觉得这种情况的概率比较小。李植不相信南方士绅能在天津渗透到这种水平。
  李植更相信的,是这是李有盛所为。李有盛做事老道,影响力又大,运走黄家人,杀死柳一同这些事情,李有盛都有动机和实力去做。
  然而现在死无对证,李植也没有道理去把李臻品和李有盛抓起来严刑拷打。而普通的询问,显然是无法侦破这个案子的。
  李植站在屋子里,长吸了一口气,说道:“要查,这件案子要一查到底。到底是谁造成了厂房的垮塌,到底是谁杀了柳一同,都要查个水落石出。”
  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