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9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9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一同,还有谁?”
  韩金信听到这个问题,脸上有些紧张,有些僵硬地转过头去问属下。
  李植看到韩金信的动作,皱了皱眉头。从韩金信的表情上,李植觉得韩金信似乎是在装作不知道。韩金信似乎是因为一些原因,在规避参扯进这一件事情。
  韩金信虽然对李植一片忠心,但还是对某些势力有所忌惮的。
  韩金信问了半天,才拱手朝李植说道:“回国公爷,钢铁镇工程部除了有总管柳一同,还有副主管李臻品。”
  听到李臻品的名字,李植不禁眯了眯眼睛。
  李臻品是李家有名的浪dàng子。他是李植二爷爷李有盛的孙子,素来游手好闲。李有盛从小送李臻品读书,李臻品读了几年书却字都没认识几个,弃学了。后来也不从商不务工,就在家里吃闲饭。
  李植建立肥皂作坊后,李有盛好说歹说把他的孙子李臻品塞进了李植的工厂里。如今十几年过去,李臻品也算是李植的元老之一,凭资历辗转做到了工程部副主管的职位。
  因为他官声不好,所以虽然提拔了,但始终只是做个副职。
  李植想到刚才李有盛百般为工程部推脱责任的做法,不禁怀疑李臻品在这个事故中扮演的角色起来。如果李臻品作为副主管牵涉进这件事故,李有盛确实有动机为自己的孙子掩护。
  李植看了看韩金信,问道:“韩金信,李臻品最近有什么不同寻常的行径么?”
  韩金信看了看李植的表情,知道再装不知道也骗不过李植,只有老实答道:“李臻品今年年初派人去扬州买了三个千金姬,年中时候又高价买了一匹千里宝驹,在范家庄十分招摇。上个月有一名商人在路上冲撞了他的马,他让家丁上去打了那个商人一顿。最后李有盛把事情压下来了。”
  “如今范家庄的百姓都叫李臻品‘大王爷’,十分害怕他,说他是范家庄第一纨绔。”
  李植听到韩金信的话,眉头紧皱起来。自己苦心经营,一力打造公正正直的社会环境。然而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竟有李臻品这样的李家人招摇过市,而自己毫不知情。
  李臻品一个副总管月钱不过二十两,若是不贪不拿,哪有钱买千金姬骑千里马?
  李植顿时有些怒气,厉声喝道:“韩金信,你可知知情不报之罪?”
  韩金信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说道:“韩金信该死,然而李臻品除了这些事情外,密卫并未发现他有其他歹心。”
  李植看了看韩金信,知道韩金信是不敢得罪李有盛,忍不住叹了口气。
  韩金信看了看李植,见李植还是有些恼怒自己的知情不报,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再不说,就要失去李植的信任了,不得不拱手朝李植说道:“国公爷,这是李家的家事,韩金信本来不敢置喙。”
  李植听韩金信这句话,知道韩金信是被自己逼得要发难了。
  所谓不敢置喙,只是发难前的客气话罢了。
  李植点头说道:“无妨,天津是百姓的天津,李家人只是天津的管理者。韩金信你有什么线索,大胆说出来。本公绝不会因为家族利益左右公平正义!”
  韩金信看了看李植的脸色,见李植脸上毫无装出来的慷慨,便咬牙说道:“国公爷,根据密卫掌握的线索,恐怕在这个钢铁镇工程部做主的,不是柳一同,而是李臻品。”
  李植点了点头,知道韩金信这次是豁出去了。
  和其他的李家人不同,李有盛隐隐是李家的族长,对于身居高位的李家子弟有很大的影响力。虽然李有盛只是范家庄的大总管,但在实际影响力上却超过了李老四这样的总兵。李家子弟遍布各个衙门官府,都会卖李有盛的面子。
  而李有盛又十分溺爱李臻品这个孙子。
  所以就连总兵官韩金信,也不敢轻易得罪李臻品。
  但韩金信终究是信任李植的,见李植逼迫他说话,他最终还是把情况说了出来。
  “李臻品平日里仪仗李有盛的影响力,做事十分霸道。他在工程部虽然只是副职,但别人都称呼他为‘表将军’,意思是他李臻品是国公爷的表兄。柳一同曾经和李臻品斗过一次,但很快就被李臻品收拾妥帖了,后来工程部就完全是李臻品的一言堂。”
  “柳一同这个人做事小心谨慎,不像是能弄出这么大事故的人。工程部的其他项目招标一般都是李臻品拍板,这个厂房工程的招标,最后拍板的恐怕也是李臻品。”
  李植听到韩金信的话,吸了口气。
  李植正在那里沉思,却看到崔昌武带着两个纪检组办事员骑了过来。骑到李植面前,崔昌武翻身下马,拱手作揖。
  李植说道:“崔昌武,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来得也太晚了。”
  崔昌武似乎有些忌惮参扯进李家的家事,拱手一礼没有说话。
  一挥手,李植说道:“来人!把柳一同叫来,本公要细细问他!”
  然而李植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亲卫快马加鞭地骑了过来。那个亲卫走到李植面前翻身下马,半跪在地大声说道:“国公爷!钢铁镇工程部总管柳一同悬梁自杀了!”


第0753章 死无对证
  李臻品跪在地上,涕泪横流。
  “爷爷,这次我真的是大难临头了,李植一定会杀了我。你就我这一个孙子,你一定要救我!”
  李有盛看自己的孙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李有盛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但是儿子年纪轻轻就得了肺痨,三十岁不到就死了。没几年李有盛的儿媳fù也死了,留下李臻品这一个独苗。李有盛名为爷爷,实则为父,当真是手把手将李臻品拉扯大的。
  无论李臻品如何不成器,李有盛都不想看到李臻品被处斩。
  李有盛闭着眼睛想了很久,才缓缓说道:“钢铁镇工程部总管柳一同已经死了。”
  李臻品喜上眉梢,大声说道:“黄家人全部逃走了,柳一同也死了,这下子全部死无对证了!爷爷你是我亲爷爷!你果然救我!”
  李有盛看了看窗子上的平板玻璃,叹了口气,说道:“虽然柳一同已经死了,但我还是没底能保住你。李植的手段太厉害了,这些年我跟随他做事情,怎么看也看不懂他。当真是星宿下凡呀!如今虽然没有了人证,但是我心里还是没底。”
  顿了顿,李有盛说道:“我们斗不过李植的。你藏在货车里面出天津,去南直隶躲避。以后在南京改姓换名,就不要回天津了!”
  听到李有盛的话,李臻品如遭雷击,跪在地上张口结舌。
  “爷爷,你舍得让我去南京被人欺负?”
  李有盛眼睛一瞪,怒喝道:“你带着银子去南京,过得是丰衣足食的日子,算什么被欺负?”
  李臻品脸上换上了一张哭丧脸,说道:“南京城里得势的都是士绅老爷,我一个白丁隐姓埋名藏在南京城,就算有银子又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