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9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9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的工程质量上。
  炼钢工厂的总管满脸的惊慌,显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故让他失了方寸。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朝李植磕头说道:“国公爷,国公爷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这厂房是钢铁镇工程部负责建设的。厂房jiāo接给我们后,我们炼钢厂的工人都是按照章程使用的,谁知道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国公爷,我们完全是按章程来的……”
  李植打断了钢厂总管的絮絮叨叨,问道:“钢铁镇工程部的负责人是谁?”
  那个总管这才答道:“工程部的总管是柳一同。”
  李植左右看了看,问道:“他在哪里?”
  然而附近却没有柳一同的身影。
  李植皱了皱眉头,脸上怒色越来越明显,然后李植就看到了拄着拐杖赶来的李有盛。
  李有盛是李植的二爷爷,如今已经是范家庄所有民用产业的大总管。钢铁镇的建设规划就是李有盛管理的事情。当然以李有盛的职位,他不会管理钢铁镇厂房建设这样的具体事情。具体的招标工作,是李有盛的下属,钢铁镇工程部的总管管理的。
  李有盛脸色有些难看,他走到李植面前,便要跪下见礼。
  李植冷冷说了一声:“免了!”
  不给李有盛说话的机会,李植就问道:“大总管,这转炉的厂房是怎么招标投标的,建得这么不堪一击,一场大雪就压倒了?”
  李有盛看了看旁边的倒塌厂房,摇头说道:“国公爷,今天的雪实在是太大……”
  听到李有盛的话,李植眉头一皱,脸上顿时黑了起来。
  李有盛是李植的二爷爷。实际上,李有盛从前是李家的族长。虽然在李植崛起后李植取代李有盛成为李家的领袖,但是李有盛依旧是李家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李家的许多小辈,都时常到李有盛家里走动。
  李植是李有盛的侄孙,这是血亲。血亲意味着如果有外部威胁,李有盛会毫不犹豫地站在身后支持李植,所以李植一直重用这些血亲亲属。李有盛为人沉稳,管理能力很强,私心也不重,算是李植可以倚重的人。
  这些年李植不断提拔李有盛,让他成为管理半个范家庄的大总管。
  但李植此时却因为李有盛的一句话,恼怒起来。
  今天的雪确实很大,但完全达不到压垮合格房屋的程度。毫无疑问,这座厂房的倒塌是因为房屋的质量问题,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以李有盛的职位,是不需要为厂房倒塌事件负直接责任的。即便有领导责任,只要抓住豆腐渣工程的责任人严肃处理了,李有盛的领导责任也不大。
  然而李有盛上来连调查都不调查,就毫不犹豫地把问题推倒了天气上。
  李植开始怀疑这个豆腐渣厂房的问题可能直接牵涉到李有盛。
  李有盛看了看李植的脸色,咳嗽了一声,从身边拉出一个人。
  “这是钢铁镇工程部的总管柳一同。”
  李植皱着眉头看着这个柳一同,暗道终于见到事故的正主了。
  被李有盛推出来,柳一同身子猛地抖了一下,脸上已经是一片雪白。他跪在雪地上朝李植行了一礼,才站起来说道:“国公爷在上,下属死罪!”
  李植打量了柳一同一番,正要说话,一个亲卫队长举着一块东西跑了过来。亲卫队长把那东西举到李植面前,说道:“国公爷,这是废墟里找出来的厂房屋顶横梁。”
  李植接过那块水泥块,看了看。
  这座厂房很高,跨度又大,当初设计时候是采用“框架结构”的。厂房的梁和柱以钢筋相连接而成,构成承重体系的结构,由梁和柱共同抵抗使用过程中出现的水平荷载和竖向荷载。所以在水泥块的里面有钢筋。
  李植看了看手上的东西,突然觉得那水泥块上的“钢筋”有些问题。他拔出了佩剑,用钢剑用力在那“钢筋”一割。
  “钢筋”一下子就被割断了。
  这哪里是钢筋,这分明是铁,还是最便宜的生铁。
  这生铁做钢筋的厂房,哪里能用?
  这四间钢厂的厂房都是同一个承包商建的,这一幢厂房用生铁做钢筋,其他的厂房显然也有问题。这一下子,整个钢铁镇的厂房就要全部重建,钢厂因此要停工好几个月。
  李植脸色更黑。
  李有盛看到那“钢筋”应声而断,脸上一白。在事实面前,李有盛没有办法再为事故推脱责任了。他拄着拐杖的身体似乎承受不住了,一个踉跄竟差点摔在地上。
  幸好旁边的亲卫眼明手快,上去扶住了这个大总管。
  李植看着李有盛的样子,越发搞不清楚这个大总管今天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厂房的承包商是谁?”
  柳一同脸上的表情已经和哭一样了,他听到李植的话,竟没有立即回答,心里似乎是在挣扎着什么。
  李植又问了一遍:“承包商是谁?”
  柳一同这才咬牙答道:“是天津城南砖瓦巷子的黄家。”
  李植当即下令:“立即抓捕黄家,将黄家所有的男丁都控制起来。”


第0752章 李家
  李植骑马立在砖瓦巷子前,看着人去楼空的黄家院子,沉吟不语。
  屋里的各种家具财货依旧还在,桌上甚至还摆着一壶沏好的绿茶。显然,黄家人逃得很仓促。
  是在接到通知后立即逃窜的,家中除了钞票带走了,其他的财货全部抛弃了。
  亲卫连长走了上来,说道:“国公!邻居说黄家人今天上午就逃了。”想了想,亲卫说道:“国公,黄家一个建筑承包商,跑不了多远,我估计他们还在天津境内。我们要不要动员力量搜查一番,把他们抓出来?”
  李植还没有回答亲卫排长的话,前面突然传来一片马蹄声。韩金信带着密卫的人赶了过来。
  韩金信跳下马,拱手朝李植说道:“国公爷,我派人一路侦察追到了大沽港,得知黄家人上午上了一艘南直隶开来的鸟船,借着北风往南面开去了。如今恐怕已经走远了。”
  亲卫连长听到这话,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总兵官没搞错吧,这黄家一个建筑承包商,能这么快就逃出天津?”
  韩金信云淡风轻地看了亲卫连长一眼,淡淡说道:“绝对没错。”
  李植听到韩金信的话,更加皱紧了眉头。
  以这个黄家人的力量,是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逃跑路线的。且不说这个黄家人能在第一时间得到厂房垮塌的消息,在李植抓捕他之前逃亡。就说这大沽码头上的帆船也就十几艘,他竟然能立即让一艘鸟船开动,载着他南逃。
  四幢大型厂房的工程造价不过万余两银子,这个黄家人也只是一个小工程商。但黄家人逃跑这个动作所展现的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一个建筑承包商的水平,更像是一个能轻松调用李植领内各种力量的实权人物。
  李植陷入了沉思,想了好久才问道:“钢铁镇工程部除了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