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8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8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已经把南昌的士绅吓到了。
  虽然把家人全部送到江北军保护起来可以不被李植暗杀,但那也绝不是好事。军营中那么清苦不说,更可怕的是放眼过去全是男人,在这种地方生活不但艰苦,而且对士绅们的妻女妾婢来说是十分危险的地方。
  士绅们不比军官,士绅们在军营中没有一点权威。说不定哪天几个穷兵汉发疯了,就把士绅的女眷侮辱了。
  让士绅们每人出一点银子对抗李植是可以的,让他们为了对抗李植抛弃一切,置妻女于危地,那还是有些困难的。
  史可法看着南昌士绅的脸色,知道阮大铖一死,就再没有人会站出来印假钞了。
  阮大铖可谓是史可法的老友,两人在南京时候时常走动。想到自己的老友因为为士绅做事而被李植灭门,史可法当真是有些痛惜。
  史可法摇了摇头,叹道:“可惜阮桐城江南才子,才动天下,竟这样殒于李贼之手……”顿了顿,史可法说道:“安庆知府,你要在阮家宅院搜出阮大铖的衣冠,选一个好地方为他建一座衣冠冢吧。”


第0747章 攻陕
  李自成骑行在陈留县的田间小路上,眺望着一马平川的河南腹地。
  此时已经是十二月二十,田间的冬小麦已经长得颇高。从李自成的乌驳马上望去,只看到田里一片绿油油的。显然,只要过了这个冬天,来年的开封一定是能获得丰收。
  李自成的起义军在李岩加入后,改变了以往单纯劫掠的思路,打出了“均田免赋”的口号。河南这些年年景十分差,而士绅却丝毫没有悲天悯人的情绪,依旧肆意逃税,把沉重的税赋全部压在小农身上。因此李自成的这个口号十分有号召力,河南的百姓望风来投。李自成的兵马从几万滚到十几万,甚至在攻打开封时候达到了几十万。
  靠这些蚂蚁一样的饥兵,李自成最终攻下了开封,控制了黄河以南的河南全境。
  李自成以均田免赋口号起家,讲的是“均贫富等贵贱”,得了河南之后自然就要把这政策落实。这半年,李自成的队伍忙着在河南分田地,忙得脚不点地。
  河南的士绅几乎被闯军杀光,这些士绅的田地自然就被拿出来分了。不过闯军缺乏行政人员,这次分田又十分仓促,基本上就是各级军官到田野里吆喝几声就算分好了田,李自成的政策到了基层自然有些扭曲。
  绝对的均贫富是不可能的,那些主动跟随闯军攻打郡县的农民自然分得了较多的田地。其次是勉强从军,在闯军中表现被动的农民,得田次之。而因为离开封较远,没有被闯军携裹从军的农民,分田就少了。
  不过因为河南这些年实在灾荒太多,加上闯军在河南不断和官军厮杀,攻城略地,整个河南的生产被极大地破坏了,人口只剩下灾前的三、四成。因此即便是最差的农民,也分到了足够温饱的田地。
  加上李自成的“免赋”政策,极大地改变了农业的利益分配格局。农民身上再没有沉重的田赋压迫了,因此种田的收益变得十分的诱人起来。即便是一户人分到十五亩薄田,一年收入也是十几石粮食,能养活一家三、四口人。
  因此,河南的百姓们,视闯王如救命恩主。
  李自成驻马在一座小土丘上,身后的闯字大旗随风飘舞。田间耕作的农民们看到李自成的旗帜,知道这是闯王来了,丢下了锄头镰刀就往这边跑了过来。他们跑到李自成驻马的小丘下,跪地给李自成磕头。
  渐渐的,跑过来的人越来越多。附近的乡村百姓都知道闯王来了,一个个穿着破烂的棉衣冲了过来,给救命恩主磕头。李自成在小丘上停了一刻钟,小丘下就聚集了几百农民,一个个都是满脸的虔诚。
  李自成没有和跪地的农民们说话,而是慢慢骑下了小丘。小丘下面的农民赶紧让出道路,转而跪在道路两侧。
  李自成在田间道路上缓缓骑行,四里八乡聚来的农民却是越来越多。
  李自成的身后,李岩有些闷闷不乐。因为李自成攻破开封后大肆屠杀朱明宗室和士绅地主,李岩这几个月都处于一种沮丧状态。
  牛金星看着李岩,冷笑了一声。
  宋献策抚须叹道:“闯王,如今河南百姓都对闯王感恩戴德,所谓尧舜之治,不过如此。”
  李自成在农民的跪拜中也有些意气风发,他用手朝周围的百姓和田地一指,朝陈永福问道:“陈总兵,我李自成治下的河南,如何?”
  陈永福原先是河南总兵,死守开封几载终因寡不敌众被李自成攻陷。李自成佩服陈永福守城的手段,破城后立即劝降了陈永福,把他吸纳为闯军的一员。
  陈永福在马上拱手说道:“闯王的手段,末将佩服。河南如今人人有田,再无衙役皂隶欺压之苦,可谓是大治也。”
  李自成听到陈永福的话,哈哈大笑,颇有些自豪。
  陈永福又说道:“只是末将担忧一事。”
  李自成爽快地问道:“陈总兵所忧何事?”
  陈永福说道:“如今我闯军大军几十万,每日消耗粮饷无数。虽然闯王以前得来一些粮秣,但是几十万张口一日一日的消耗,那几百万石的粮秣也支撑不了几年。闯王既然让百姓不纳粮,那我们以后的粮饷从何而来?”
  听到陈永福的话,闯王和他身边的将领谋士全部陷入了沉默。
  确实,因为不纳粮的政策,李自成把田地分给农民后没有一点收益。如今维持闯军的粮饷,全部是当初攻陷各郡县时候从宗室和士绅家中抢来的。如果李自成的大军在河南继续待上一年、两年,整个闯军就将因为没有粮饷灰飞烟灭。
  宋献策沉吟说道:“闯王,我以为可改不纳粮为三年不纳粮。三年之后,各家田地都要上缴田赋,以支持我闯军几十万人的开支。”
  牛金星摇头说道:“非也!若是贸然改不纳粮为三年纳粮,百姓一定会十分失望。以后我闯军再攻打其他地方,再不会有这么多百姓来投。我闯军在河南各郡县传檄而定,百姓争先打开城门的景况,必然不复存在。”
  宋献策反驳问道:“那丞相可有筹粮妙计?”
  牛金星愣了愣,没有说话。
  李自成骑在马上,沉思着这个问题,却听到陈永福说道:“闯王,末将以为,如今河南已定,我闯军大可挥师西向,攻打陕西!”
  “陕西这些年年景同样不好,而士绅贪婪无厌,勾结官府残酷剥削小民,正是民怨沸腾之时。我闯军以仁义之师挥军西向,百姓一定箪食壶浆来迎。闯王若是选二十万精锐入陕,孙传庭麾下的六万陕军不堪一击。”
  听到陈永福的话,闯军诸将都是脸上一喜。
  对于闯军来说,最佳的生存策略就是劫掠,不断的劫掠新的地方。在一个地方坐守的话,是会出问题的。陈永福的攻陕建议,正和闯军诸将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