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8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8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都被zhà死了。一下子阮家就绝后了。
  阮大铖身子不停地发抖,脸上流下两行浊泪。
  但在这生死关头却没有给他伤心的时间。阮大铖又爬了起来,背着仆人的尸体往院子大门逃去。
  “啪!”
  一发子弹shè中阮大铖背上的仆人尸体,子弹的冲击力震得阮大铖身子一滞。
  外面的屋顶上不但埋伏着火箭手,还有神qiāng手。刺杀阮大铖的人员之所以等到天朦朦亮了才动手,就是为了让步qiāng手封锁道路,不放过一个阮家的人。
  “啪!”“啪!”“啪!”
  更多的子弹朝阮大铖shè来,一发子弹shè中了阮大铖的大腿,立即把这个老头击倒在地。
  阮大铖倒在地上,连惨叫的时间都没有,就拼命地往前爬。他连爬带滚地躲进了一间厢房的屋檐下,紧紧靠在墙角下。
  这个墙角帮助阮大铖遮蔽了周围的两层民宅。从这个墙角往外面看去,看不到一幢两层楼房。
  阮大铖舒了口气,这才看了看自己大腿上的弹伤。
  还好,子弹没有击中腿骨,只是打在ròu里面。
  但是阮大铖一口气还没有舒出来,五枚火箭弹就呼啸而来,shè中了他旁边这座厢房的屋顶。一枚火箭弹穿过屋顶后撞穿了厢房的砖墙,半个弹头撞出了厢房,撞出了一片碎砖和粉末。
  阮大铖抬了抬头,看到了那离自己不过半丈的火箭弹弹头。
  “轰!”
  巨大的火花zhà开,挨了五发火箭弹的厢房变成了一个脆皮的zhà弹,刹那间分崩离析。阮大铖只觉得身子一顿就失去了知觉。他的身体被一百一十斤硝化棉形成的可怕冲击波zhà得四分五裂,不成全尸。


第0746章 叹息
  史可法听着安庆知府的情况汇报,脸色铁青。
  想不到李植竟有这样的通天手段,竟然派百余人潜入南方士绅控制的安庆府府城,在安庆知府的眼皮底下端掉了阮大铖的假钞作坊。假钞作坊里的四十多名工人,没有一个逃出生天,全部被李植zhà死在作坊里。
  一个工人都没有逃出去,显然是火yào同时引bào那个作坊的数个房间。史可法不知道李植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更可怕的是阮大铖全家人都被zhà死了。据阮大铖府邸隔壁的邻居说,那天早上的阮家院子就像是一座火光冲天的火山口。bàozhà掀起的巨大火光此起彼伏,东边zhà完了西边zhà,南边zhà完北边zhà,那场面就像是火山口里喷出的熔岩一样壮观。
  bàozhà过后的阮家宅邸变成了一片火海。阮家上下五十多口人全部被zhà死。包括阮大铖,以及阮大铖的三个儿子四个孙子,没有一个逃出那修罗地狱。
  李植的手段比以前更骇人了,以前李植要杀人,还要派兵跋涉几千里攻打城池才能得手。江南的人士本来已经学乖了,一发现李植发兵就南逃,让李植扑个空。上一次李植出兵南下抓捕捐款给江北军的南直隶士绅,就有一大半人逃掉了。
  而现在,李植根本不需要发兵,直接派人潜入城池轰zhà。而且这轰zhà来得这么猛烈,竟能动辄灭人满门。
  史可法的手抖了一下,强自镇定地抚须问道:“李贼究竟用得什么手段?竟如此可怕?”
  安庆知府拱手说道:“本兵大人,据阮家隔壁的邻居描述那天清晨的情景,李贼用的似乎是火箭。李贼的杀手潜伏在附近的民居屋顶发shè火箭,于两百步外zhà毁了阮家的宅邸。”
  听到安庆知府的话,江北军诸将都是面面相觑。火箭他们都见过,那种武器威力是有,但是命中率是极低的。除非是几万人的大型会战,上去对着几里宽的战线一顿狂轰乱zhà,否则火箭shè出去往往shè不中目标。
  李植的火箭能从两百步精准轰zhà阮家的房屋,这绝对不是一般的火箭。
  众人纷纷摇头叹息,都道李贼又多了一项通天的手段。这江北军和李贼的仗,是越来越难打了。
  史可法无奈地问道:“李植派遣的杀手后来如何,抓住了吗?”
  安庆府知府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那些天津的贼兵十分猖狂,zhà完了阮家以后就冲上了城墙。城墙上的守备兵马哪里是这些贼兵的对手?被火铳打死了好几人。这些贼兵在天亮之前就从城墙上逃了出去,往北方扬长而去。”
  史可法吸了口气,说不出话来。
  史可法前面,坐在江北军中军大营里的诸将都是脸色凝重。李植的手段太可怕了,让他们不得不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安危。
  如果说以前的李植派兵南征还可以用江北军拦住的话,李植现在这种千里之外灭人全家的手段根本就是防不胜防。江北军的将领不少都在南京置产安家,若是李植派人冲入南京大屠杀,那江北军的将领们岂不是不战自溃?
  吴三桂拱手说道:“本兵大人,李贼手段了得,本兵大人还是把家眷都接到南昌来,安排在江北军的军营中才妥当。”
  史可法听到吴三桂的话,抚了抚胡须。
  其实史可法是不怕李植杀他家人的,史可法其实是个文官,带兵完全依赖左良玉和吴三桂。史可法这个领袖之所以成为领袖,完全是靠个人名望。如果李植杀史可法的家人,不但不能削弱江北军的实力,反而会增加史可法的名望。
  如果李植对史可法的家人动手,到时候史可法就会变成一个为了士子而满门忠烈的圣人,只会增加史可法的号召力,增加江北军的实力。所以无论怎么考虑,史可法都不怕李植动自己的家人。
  左良玉也不怕李植的手段,左良玉是个典型的军阀,家里的子侄全在军中当将校,连妻子和小妾都带在部队里。
  江北军中最害怕李植手段的是吴三桂,他一家人都住在京城。要是李植偷袭他的家人,从天津杀到京城不需要三天。
  史可法知道吴三桂询问自己是一句虚问,吴三桂想说的是他吴家的家眷安全。
  “长伯是我大军的栋梁,说不得就要遭李贼的dú手。长伯还是把家眷都接到江北军来吧,布置在军营中。”
  吴三桂脸上一喜,抱拳说道:“谨遵本兵大人所示!”
  史可法看了看帐中的诸将,说道:“诸位都是我江北军的骨干,不可置家人于险地。游击以上,都可以把妻儿子女接到大军军营中,以免节外生枝挫伤士气。”
  听到史可法的话,帐中的将士们轰然领命,脸上的慌张神色渐渐都消失了。
  见将领们的士气又恢复了,史可法点了点头。
  左良玉沉吟说道:“史公,如今阮公牺牲,令人心痛。但是印钞扰乱李贼不失为一条良策,不知道南昌府的士绅们是否能继续开厂印钞,向山东和天津输入jiǎ bì?”
  史可法想了想,转身看向了坐在大帐左边的南昌士绅。
  南昌的士绅们听到左良玉的话,仿佛是听到一个催命符一样,没一个人敢答应。
  李植的手段太过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