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8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8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箭弹一起bàozhà的场景,一时也被这火箭弹密集轰zhà的威力惊到了。他看了看那已经变成一片火焰和废墟的假钞作坊,挥手制止了准备第二次轰zhà的火箭手们。
  显然,一次十五枚火箭弹的轰zhà已经完全摧毁这个假钞作坊了。再轰zhà是浪费弹yào。
  士兵们将火箭弹收了起来,等待张宇的命令。
  整个安庆府府城都被这剧烈的bàozhà惊到了,张宇看到稍远处的大街小巷上涌出了慌张的百姓。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惊疑不定地在街道上张望。
  而近处的百姓却被那震耳yù聋的bàozhà声惊到,一个个守在家里不敢冒头,生怕一出房门就遇上不幸。
  那些负责城市安全的衙役、弓手和巡检却都是滑头角色,他们听到城里的巨响,知道绝对不是小事。此时出去若失撞上行事的强人,说不定要被强人“办了”。所以虽然整个府城都震动了,衙门里的治安人员却始终没有出来。
  就连张宇脚底下的客栈老板也被吓到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火箭筒发shè时候的轰鸣声,但总之他是打定主意一声不吭,坚决不上楼招惹屋顶的恐怖强人。
  张宇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点了点头。
  计划很顺利,国公爷的火箭筒威力太惊人,这个任务比想象中的还要简单。只一次轰zhà,假钞作坊的人员和机器就被全灭。
  “撤退!”
  二十名士兵从客栈屋顶跳到了旁边的民居屋顶上,顺着绳子跳下了屋顶,消失在陷入恐慌的安庆府城中。
  ……
  天色渐渐亮了,一宿没有睡着的阮大铖看着正屋的大门,忍不住身子抖了一下。
  自从昨天晚上听到那一片bàozhà巨响后,阮大铖就惊得坐立不安。等那bàozhà平息了一刻钟,他派出去的仆人回报说假钞作坊被zhà成废墟以后,阮大铖更是直接软倒在了床上。
  李植来报复自己了。
  阮大铖实在想不到,李植竟有这样的手段,连躲在屋里都躲不掉。


第0745章 阮大铖
  阮大铖知道李植有远shè程的步qiāng。
  作为一个消息灵通的江南名人,阮大铖早就从其他官员嘴里知道了沂州一战的经过,知道李植的步qiāng从两百多步外shè杀了江北军的pào兵。
  但是阮大铖知道,步qiāng再厉害,也无法越过墙壁shè杀自己。就算子弹能shè穿墙壁,步qiāng手也不知道墙壁后有没有人。所以只要在室内就是安全的。
  开始组织印刷假钞后,阮大铖就减少了外出的次数,尽量呆在安全的室内。而在日照的运钞船被李植抓获后,阮大铖自觉已经暴露,更是完全足不出户。
  阮大铖觉得,只要自己不暴露在李植的qiāng口下,李植也没法暗杀自己。
  李植素来擅长的派兵攻城抓拿敌人。对此阮大铖早已经做好了打算。他早已经雇好了车马,随时做好了准备打包逃跑。只要一听到李植的兵马杀进南直隶,他立即带着这次赚到的四十多万两银子,捎上印钞的工人和机器一起逃跑。
  只要南逃到江北军驻扎的南昌去,李植的兵马就拿阮大铖一点办法没有。
  阮大铖自认为自己的安排天衣无缝,这也是他敢于和李植对抗的原因。
  然而阮大铖实在想不到,就算躲在建筑内也躲不过李植的暗杀。派出去的仆人说得清楚,那假钞作坊已经被zhà成了一片废墟,一个印钞的工人都没有逃出来。虽然不知道李植用了什么手段造成这么大的破坏,但显然,既然一个人都没有逃出来,那李植必然是同时摧毁那五间假钞作坊的。
  李植的手段让阮大铖感到脊背发凉。既然李植能摧毁假钞作坊,自己藏身的这个院子又怎么保得住自己的安全?
  阮大铖在床上辗转反复,思考求生的对策。
  指望城里的衙役、弓手和巡检是没用的,晚上当班的衙门治安人员是很少的。这些人去印钞作坊看一看,最多把情况了解一下,是不可能当晚就发动全城大搜检的。想要动员大量人力全城搜查李植的刺客,起码要等到今天白天,由知府调城外的乡兵营二千人入城。
  但阮大铖知道,既然李植动手了,就不会让自己活到那个时候。
  逃到街上去也是没用的,自己逃到哪里,李植的人就会追到哪里。若是天亮以后暴露在室外,那更是没有活路。阮大铖不知道李植是用什么手段zhà毁假钞作坊的,但是显然室内还是比室外安全一些。
  阮大铖躺在正屋里的床上,害怕得浑身发冷,却又毫无办法。
  若是早知道李植有这样的手段,阮大铖就不印这假钞了。
  阮大铖仿佛是一个等待被砍头的死囚犯,焦虑得满眼的血丝。他左等右等,终于等到窗外有些朦朦亮。他打开窗户一看,发现东边露出了一丝鱼肚白。
  阮大铖急急叫来外屋的仆人,jiāo给那个仆人一张一万两的银票。阮大铖让这个仆人速速带着银票去找知府老爷,请知府老爷马上调守备营入城抓人。只要守备营两千人入城开始搜查,李植的人就必然撤退逃跑。
  阮大铖送这个仆人走出正屋房门,感觉自己的xìng命似乎有希望保住了。
  然而他还没有高兴十秒钟,却突然听到远处的屋顶上传来“啪!”一声qiāng响。
  那个手上拿着银票的仆人才刚刚走出正屋大门,就胸口中弹,从心脏的位置飚出一道血雾。
  阮大铖最为信任的仆人惨叫都没有叫一声,就扑通一声摔倒在地面上,死透了。
  阮大铖吓得往后连退了三步,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阮家院子已经被李植的人包围了。
  阮大铖看着地面上那个仆人的尸体,下意识地觉得自己所在的这间正屋不安全。他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一股求生的力气,猛地站了起来,往前冲了几步,一把将仆人的尸体背在了身上。
  阮大铖要拿这个仆人的尸体做盾牌,逃出去。
  阮大铖刚刚逃出正屋,往前不过走了十步,就看到前面有几枚迅如闪电的黑东西从天空一划而过,shè入了正屋的屋顶,撞碎了那上面的瓦片。
  不仅是自己住的那一间正屋,同一时间,其他的正屋也被shè入了黑色的东西。
  阮大铖吓得面无人色,身子猛地一抖。
  “我的儿……”
  阮大铖的三个儿子四个孙子都住在其他几间正屋里,那从屋顶里shè进去的黑东西是什么?会不会把自己的儿子、孙子zhà死?
  “轰!”“轰!”“轰!”
  阮大铖的哭腔还没有喊出来,巨大的bàozhà冲击波就从阮家院子的十二间正屋同时zhà出。巨大的火花撞碎了十二间正屋的屋顶和墙壁,把朦朦亮的天色照得和正午一样明亮。阮大铖被bàozhà发出的冲击波冲得往前一倒,摔在了地上。
  bàozhà处的正屋已经被zhà成一片残垣,残垣上火光冲天。
  阮大铖倒在地上,yù哭无泪。
  这样猛烈的bàozhà,毫无疑问,自己的三个儿子四个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