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8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8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没有路灯,一到了晚上就漆黑一片,没人注意到这两间客栈屋顶上站着二十多个人。
  张宇要端掉阮大铖的假钞印刷窝点。
  十一月底,阮大铖贼心不死用渔船偷运假钞入山东,被严令各地加强戒备的津国公抓了个正着。李植命令天津总兵李老四负责杀灭制造假钞的jiān人。李老四反复选择,最后选中了李植的前亲卫排长张宇。
  张宇这个人沉着冷静,适合执行这种暗杀xìng质的任务。
  在韩金信的密卫帮助下,张宇一进入安庆府城就找出了假钞的印刷地点——那是在城市西边的一个小院子,前后两进。前面一进被阮大铖伪造成染衣作坊,堆积着各种印染材料。后面一进的五间屋子则是假钞工厂。
  张宇侦探了两天,发现这阮大铖极为贪婪。虽然目前没有渠道继续向天津和山东输送假钱,但他仍然让假钞工厂夜以继日地开工印刷,每天都忙到子时才停下机器。
  显然,阮大铖准备继续用假钞从李植麾下四省一镇骗财货。
  那些印刷假钞的工人也不知道收了阮大铖多少银子,每天干到半夜也不觉得累。张宇在假钞工厂的旁边找到了两家双层客栈,在客栈屋顶观察了两天,发现每天晚上那假钞工厂中都点起好多蜡烛灯笼。
  为了印好假钞不除弊漏,那工厂各间屋子到了晚上就是灯火通明,正是张宇发起攻击的最好时段。
  所以张宇选择了今天晚上动手。
  张宇正在最后一次观察前面的假钞工厂,突然听到瓦片下面传来客栈掌柜的声音。
  “这屋顶上怎么不停有脚步声,莫非是来贼了?黄二,你上去看看。”
  听到这句声音,屋顶上的士兵们脸色一变,齐齐看向了张宇。
  士兵们现在是在士绅控制的安庆府执行任务,藏在屋顶发难。若失被人看见被报到安庆府巡检那里去,说不定要被士绅们抓起来打死。
  逃跑也不是一个好选项,友军今天在别的地方也会发难,明天安庆府就会满城风雨,到时候再动手就难上加难了。
  张宇眉头一皱,举起食指向士兵们做了一个安静的动作。然后他从身后一摸摸出一把匕首出来,站在屋顶等着爬上来的客栈老板和伙计。
  皎洁的月光下,张宇手上的那把匕首闪着寒光,越发显得锋利。
  然而楼下的小厮却不愿意爬上屋顶。
  “掌柜的你耳朵不好啊!哪里有什么声音?你莫要无事差遣我。你若是觉得有贼,自己爬上去哩!”
  不等客栈老板说话,那小厮三步并两步走下了楼,脚步声消失在转角处。
  那客栈老板五十多岁了,走路都慢吞吞的,哪里会爬到屋顶上来?听到客栈小厮的话,屋顶上的虎贲军士兵们对视了一眼,一个个长舒了一口气。


第0744章 bàozhà
  听到楼下的变化,张宇也松了一口气,收起了匕首。
  那酒店的掌柜也没有在二楼待太久,他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就下楼去了。
  张宇朝士兵们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计划继续。士兵们举起了手上的火箭筒,瞄准了两百米外的假钞作坊。
  那作坊里的jiān人还在忙碌着制造假钞,五间屋子被灯笼蜡烛照得十分明亮,浑然不知道大难已经临头。
  张宇压低声音说道:“都瞄准了!国公爷最缺的就是火yào,这火箭弹一发成本三十多两,打偏了一发就浪费了一年的饷钱。”
  十五名手持火箭筒的士兵听到张宇的话,凝神瞄准了远处的院子。火箭手按照此前分配的目标,各自对准了五间房子的屋顶。
  张宇猛地一挥手,低声喊道:“点火!”
  五名手持小火把的士兵走到火箭手的后面,按顺序点燃了十五发火箭筒的引信。
  此前十五名火箭手根据点火顺序修建了引信长度,所以虽然点火手先后点燃火箭,但十五发火箭弹却是同时间被触发。
  引信很快就点燃了火箭弹的推进剂,硝化棉剧烈的燃烧起来,在火箭筒的尾部喷出巨大的火焰。两间客栈的屋顶刹那间被火箭弹的尾焰照得敞亮,亮得让人双眼泛白。
  十五枚火箭弹发出“轰”“轰”的声响,几乎是同一时间冲出了火箭筒。火箭拖着长长的尾焰,越飞越快,比箭矢更快,看上去就像十五道闪电,朝二百米外的房屋冲去。
  但因为使用的是无烟火yào硝化棉,火箭弹却没有在空中留下烟雾轨迹,一头扎进了五间假钞作坊的屋顶。
  那些黑瓦铺就的平房屋顶哪里承受得住极速火箭的冲击?一撞之下就被火箭的尖锐头部砸出大洞出来。碎瓦迸shè,木屑纷飞,火箭从破碎的屋顶刺入了五间房屋内。
  每间屋子都砸进了三枚火箭,巨大的火箭弹刺穿屋顶刺入房间的砖墙上,吓得正在印假钞的jiān人乱成一片。
  虽然jiān人们不知道这些火箭弹是什么东西,不过看这种武器摧枯拉朽地刺破屋顶突入房屋的气势,他们也知道这绝不是好相与的玩意。
  印钞作坊的总管看了一眼那卡在砖墙中的火箭弹,吓得面无人色。他大吼一声“滚开!”,将挡在自己身前的一个伙计一拉,把向门口逃跑的道路清了出来。假钞作坊的五间房子都不大,也就十几个平方米,只要往前垮几步,这个总管就能逃到外面去。
  不过逃出去其实是个幻想,因为火箭弹马上就zhà了。无论这个总管如何挣扎,他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火箭弹飞得很快,在空中飞行的时间很短,所以作战部的延时引信也只预留了两秒的缓冲时间。只是眨了两下眼睛的工夫,shè入房间的三枚火箭弹就bàozhà了。
  作战部十一公斤的硝化棉猛地zhà裂开来,zhà毁了束缚他们的作战部钢壳,把冲击波shè向了小小的房间。
  震耳yù聋的bàozhà声中,每个房间中都有六十六斤硝化棉同时bàozhà。五间平方中有三百三十斤硝化棉,这种效果是毁灭xìng的。五间小平房像是被zhà裂的气球,毫无悬念地被zhà成了碎渣。房间中的印刷机器刹那间就被zhà得粉碎。印钞票的jiān人也在第一时间就被zhà成了焦炭,化成了碎肢。
  那个想逃命的总管,刹那间就死无全尸。
  五个房屋的瓦顶和墙壁都zhà毁,变成五个巨大的火球。那五个火球在假钱作坊的上空撞在了一起,往夜空中往上猛冲。
  伪装成染料作坊的第一进院子被冲击波冲撞到,两间连着后院的屋子被zhà垮了一半。
  连假钞作坊周围的房屋也受到了波及,冲击波撞在旁边院子的屋顶上,把附近不少房屋的瓦片全部掀飞。
  张宇站在客栈的屋顶上,只觉得那bàozhà的火焰把半个安庆府府城都照亮了。
  bàozhàshè出的火光变成黑烟,往上升腾化作一片黑云。在熊熊燃烧的火场上空慢慢上行。等那bàozhà的冲击波散去,假钞作坊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
  虽然试shè过几发火箭弹,但张宇并没见过十五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