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8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8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再等等,等他们全部站上码头无路可逃时候,再冲出去把它们一锅端了。”
  谢晋看了看排长,觉得这个丘八真是沉得住气。
  贼人们到了码头,看到码头上的大渔船安然无恙,一个个都十分高兴。他们将马车停到码头面前,开始从马车上卸货下来。什么绸缎、铜器,jiān人们用假钞买的全是最值钱的货物。
  就在贼人们往船上装货的时候,灌木丛里响起“啪!”一声脆响,排长朝天开了一qiāng。
  “冲!抓住他们!一个都不准放走!”
  四十个虎贲军大兵和一百名警察像是下山猛虎,冲向了两百米外的jiān人。
  虎贲军的大兵还好,手上端着步qiāng,气势上没有那么彪悍。三十名装备了手铳的资深警察就气势足多了,举着手铳快速冲锋,当真是随时可以开qiāng。
  一百多jiān人们顿时乱成了一团。
  有人哇哇抱头就往远处逃,丢下马车,想逃离这个小渔村。但是一看到jiān人们要逃,四十名虎贲军大兵就停住了脚步,蹲地上瞄准开qiāng了。那些逃出去几十米的青皮无赖们全部中弹,纷纷倒地,在地上抽搐翻滚。
  其他的人见陆地上逃不了,就往船上逃。他们逃上渔船,飞快地收起船锚,想驾船离开。
  但是这帆船的启动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他们还没有把船锚收好,谢晋的排长已经率领一百多人攻上了码头。
  那些警察比虎贲军的大兵还要激动。大概是因为平日里月钱较少,所以这次行动的高额赏金刺激到了这些警察。当然,更关键的是功勋分,做警察的不比虎贲军大兵,可没什么机会一次攒这么多功勋分。
  这年头功勋分就是辽东的田庄,就是白花花的银子。
  那三十个有手铳的警察完全是冲锋陷阵的状态,顺着渔船上的绳网就往渔船上爬。
  渔船上的jiān人还想反抗,警察们已经开qiāng了。
  “啪!”“啪!”“啪!”
  清脆qiāng声响起,渔船上的jiān人一个个中弹倒地,血流不止。
  好吃懒做的青皮无赖哪里是警察和士兵的对手。没一会,警察和大兵们就控制了十几条渔船,摁住了一百多名jiān人。
  排长爬上了最大的一艘渔船,找到了一百多名jiān人中带头的。
  排长一一脚踢在那个jiān人的脑袋上,把跪在地上的jiān人头领踢得在渔船上翻滚。
  “别踢我!别踢我!我也是个喽啰。”
  “说!谁让你们来散布假钞的!”
  “官爷,是阮大铖!阮大铖让我们来的!”
  “阮大铖不是写戏曲的么?”
  “真是阮大铖!”
  排长冷哼了一声,喝问道:“你们在哪里印的假钞?”
  “在安庆府府城!阮大铖就在那里坐镇!”


第0743章 冷静
  十一月二十九,天津国公府中,李植在听郑晖的报告。
  郑晖在日照抓住了偷运假钞的jiān人后,立即就开始了审问。被抓的青皮无赖众口一词,都供出了阮大铖是这次假钞事件的罪魁祸首。
  郑晖感觉这个情报十分重要,快马加鞭从济南赶到了天津,把审问出来的结果汇报给了李植。
  李植皱紧了眉头,没有说话。
  李兴坐在一边听了半天,忍不住骂道:“阮大铖无耻小人,当初带着庐州府的士绅藏匿地址投奔我们,削尖了脑袋想在我们这里谋个一官半职。结果在我们这里没有得到官位,立即又去投靠史可法,更yīn谋攻击我们的货币体系。”
  李老四沉吟说道:“这次攻击我们的货币体系,阮大铖是处心积虑,下手又狠又准。要不是国公爷当机立断及时承认jiǎ bì,替百姓承担了全部损失,恐怕天津和山东的货币系统已经崩溃了,甚至银行都要全部关门。”
  李老四说道:“东家,这个阮大铖罪孽深重,我们一定不能轻饶!”
  钟峰哈哈大笑,说道:“诸位不需要担心,只要军长一声令下,我钟峰带五千骑兵快速南下,保证一个月之内攻下安庆府。”
  李兴啐道:“钟师长,恐怕你的骑兵一出山东,那边江南的士人就全知道了。到时候阮大铖带着银子和印刷器材南逃,你别说抓住阮大铖,连阮家的一根毛都抓不到。”
  钟峰啐道:“我固然抓不住阮大铖,你李兴又有办法?”
  李兴说道:“我没有办法,但大哥自然有办法。”
  郑开成岔开了钟峰和李兴的斗嘴,拱手说道:“国公爷,这个阮大铖当真是反复小人。幸亏国公爷当初就看穿了此人的嘴脸,否则让这样的人混进我们的官员队伍中,每日钻营谋划,说不定要给我们整个系统带来一场大祸。”
  众人听了郑开成的话,都是一片唏嘘。这阮大铖这么会钻营,手上没有一点天津的情报都搞出这么大的事情出来,逼得四省一镇的人焦头烂额一个月。如果让这样的人混进天津的官场来,让他深入了解天津和山东的虚实,那说不定要造成比假钞严重百倍的灾祸。
  郑晖赶紧拍李植的马屁,站起来说道:“国公爷高瞻远瞩,目光如炬,下官佩服!”
  洪承畴也站了起来,唱道:“国公爷英明!”
  李兴等人见大家都拍起李植的马屁,也赶紧站起来说道:“大哥英明!”
  “东家睿智!”
  李植没有回应众人的恭维,他直视着国公府三殿的巍峨大门,冷冷说道:“阮大铖反复小人,斗胆攻击我天津的金融系统,差点引起四省一镇的大混乱,罪不可赦。”
  “李老四!”
  “末将在!”
  李植大手一挥,说道:“我命你选出一百名精锐人马准备南下。我给你五十枚火箭弹,我要你zhà死所有印刷jiǎ bì的人员。”
  “末将领命!”
  “阮大铖yīn险狡诈首鼠两端,不可不除。此人不杀,世人不知道我李植的手段。李老四,我再给你两百枚火箭弹,我要你杀灭阮大铖一家满门,一个人都不可以放过!”
  李老四大声说道:“喏!”
  众人听到李植杀气腾腾的话,都感觉气氛有些肃杀,一时竟没有人敢说话。
  李植看了看众人,便要起身离开了,却听到吉林巡抚李道一拍大腿说道:“可惜啊!可惜!”
  李兴赶紧问道:“可惜什么?”
  李道摇头说道:“可惜阮大铖一代才子,才名震动大江南北,为了名利钻营一世,最后竟是这样的下场。”
  ……
  十二月初十的安庆府,虎贲军连长张宇带着二十个虎贲军大兵爬在两座客栈的屋顶,手上各自举着津国公新造的火箭筒。
  这是两座连在一起的客栈,就连屋顶都是连在一起的。不过有一间高一些,另外一间低一些。
  从客栈的屋顶可以爬到旁边一个民居的屋顶上去,然后跳下民居就能钻入一个偏僻的巷子,撤退很容易。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八点的时候,安庆府的夜空中一片黑暗。这个时代没有明亮的电灯,路上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