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8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8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稳定螺旋板。当火箭发shè时,由于空气动力的作用使火箭自身旋转,从而达到稳定。
  其原理,和米尼步qiāng的旋转子弹能够在空气中稳定前进是一样的。
  这种尾翼的制造有些窍门,李植的火箭工匠们按照李植的图纸试验了几百次,才做出合格的火箭出来。
  有了这尾翼,旋转的火箭弹能在空气中笔直前进,shè出一条曲度较小的直线。当然,绝对的直线是不可能的,火箭在飞行中必然会因为重力作用渐渐朝下面飞行,最后的行进路线必然是一个抛物线。但是在几百米的距离上,这个朝下偏离的量是很小的。
  经过改进的火箭实际上是一个椭圆形的直筒,看上去和后世的火箭弹很类似,不过顶端有一个尖角。李植将这种火箭装在一个圆铁筒中,在圆铁筒上装了瞄准镜以方便瞄准,让整个火箭装置看上去极像后世的肩扛式反坦克导弹。
  李植麾下的武将见李植端出这样一个奇怪的东西,都有些疑惑不解。他们对视了一阵,没有人明白这种武器是怎么克敌的。
  李植将火箭筒扛在了肩上,重达十六公斤的火箭和七公斤的发shè筒让李植感觉有些吃力。不过好在这种使用并不是长时间的cāo作,李植在瞄准镜中对准了三百米外的一个小丘。那个小丘上早就用油漆涂了一个一米宽的目标区,便是李植的靶子。
  李植瞄准了目标,喊道:“点火!”
  一个火箭工匠将火箭筒后面的引信点燃,呲呲的燃烧声中,引信很快就点燃了火箭的推进部。只看到巨大的火光从火箭的尾部窜了出来,轰一声,火箭像是离弦的箭矢一样shè了出来,直奔三百米外的目标。
  火箭稳稳的命中了三百米外的目标。火箭前端的尖头刺入泥土中,将火箭固定在土地上。
  众人看清楚了这种火箭的表现,对笔直前进的火箭十分惊艳,发出了一片惊叹声。
  然而众人的惊叹声还没有落地,目标区域的火箭就bàozhà了。
  火箭作战部十一公斤的硝化棉原是被约束在钢质外壳中的,此时猛地zhà开,顿时横扫一片。bàozhà发出的冲击波横扫周围十几米的地方,发出让人无法直视的强光。
  火箭作战部的重量比十八磅pào重,威力也远超过十八磅的开花弹。等火箭弹zhà完,远处的小丘上已经没有了火箭弹的踪影,只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半米深的坑洞。
  看到火箭的威力,围观的众将都有些脸色发白。
  这玩意携带方便,转运便捷。火箭扛在肩上就可以发shè,不需要沉重的大pào配合,在三百米外可以精确bào破掩体内部的敌人。
  这真是杀人放火的利器。
  李植将火箭发shè筒放下来,看了看惊讶的麾下武将们。
  “我看这个印假钞的人很心急,似乎根本不太害怕我们知道他是谁,也不太害怕我们知道他们在哪里印钞。”拍了拍火箭筒,李植说道:“接下来,我们就等着这个假钞工厂浮出水面,让他们尝尝火箭筒的味道。”


第0742章 渔村
  虎贲军大兵谢晋躲在一片灌木后面,又看了看前面的渔民码头。
  码头距离附近的渔民村子有些距离,看上去十分隐蔽。
  这里是山东日照县,山东海岸线的最南端。此时渔民码头上停靠着十几艘大渔船。那些大渔船乍一看没什么问题,似乎就是本地渔民的打渔船只。
  但若了解山东的民情,就会发现问题。这两年因为蒸气轮船的出现,老式的渔船都不怎么出海了。这十几艘大渔船也是被淘汰的老式渔船,本该被拖到岸上去,又怎么会停在码头上任风吹雨淋?
  仔细观察的话,能发现那十几条大渔船里似乎装满了货物,沉甸甸的,在码头上停着一动也不动。
  谢晋知道,那就是假钞贼人的船只。那船里沉甸甸的,全装满了用假钞换来的财货。
  自从国公爷封锁了边境后,山东和天津的假钞就少了很多。前面的十几天谢晋都没有听说过有新的假钞冒出来。显然,假钞从陆路进入山东的渠道已经全部被虎贲军堵住了。
  但是这几天,市场上又冒出了假钞。
  毫无疑问,这是贼人从水路运来了假钞。
  谢晋听说,新冒出的假钞让山东巡抚郑晖大喜过望。因为用水路运送货物,隐藏行踪的难度比陆地上的小道高得多。用船只运送,就必然要找到能靠岸的码头,就不可能不和山东本地的百姓打jiāo道。
  若是在大明的其他地方,也许花费一些银子就能收买当地的渔民,随意在某个偏僻小渔村运送货物。大明其他地方的百姓都是些饱受官绅豪强欺凌的苦哈哈,根本没有维护官家利益的觉悟。
  但在山东,这种光天化日下的收买是行不通的。
  山东的百姓饱受津国公的恩泽。就拿这个小渔村来说,这些年从津国公手上赊买蒸气渔船,立即就富了起来。这个时代的捕鱼业本来全部是近海撒网,远海中的渔业资源完全没有开发,富饶得令人吃惊。渔船每次出海都是满载而归,都是几千斤几千斤地往码头上上运鱼。
  虽然海产品的价格一路暴跌,已经跌到人人都吃得起鱼ròu的境界,但渔民们依旧还是腰包鼓起来了。如今这个小渔村渔民的收入可以直接看齐虎贲军的大兵。
  津国公让渔民们的生活翻天覆地,渔民们自然会感激津国公。
  运送假钞的jiān人花大价钱收买了渔村的里长,以为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他们却不知道这山东的世道和南直隶是不一样的,这渔村的一百多户渔民都是李植的眼睛。
  jiān人的船在渔村只停靠了两天,李植任命的日照知县立即就得知了情况,马上派出了虎贲军一个排和一百名当地警察进行抓捕。
  谢晋已经埋伏在这里整整一天了。按照排长的计划,大兵们要在jiān人们结束收购,回到船队准备启航的时候将这些jiān人一网打尽,一个漏网之鱼都不放过。
  灌木丛中,谢晋看了看排长,再次问道:“排长,这次要是将贼人一锅端,我们每人能分多少赏银?”
  排长有些厌烦谢晋的啰嗦了,瞪了谢晋一眼,骂道:“穷兵汉,你不是在辽东分了田庄么,怎么这么缺钱?”
  谢晋正色说道:“排长,我那小田庄包给服务队,一年只有三十两的收入。接下来十二月我妹妹就要出嫁了,我要给她备一套嫁妆。”
  “这年头天津的百姓一个比一个富,在我们县,没有八十两嫁妆说出去都丢人……”
  排长冷笑一声,说道:“你这个大哥倒是有义!”
  “不是我有义,我妹妹实在是可怜,所谓长兄如父……”
  谢晋正在那里絮絮叨叨,排长突然猛地一拍谢晋的脑袋,喝道:“别说了,贼人来了。”
  两百米外,贼人驾着十几辆四轮马车往渔村码头行驶过来。谢晋脸上一凛,便把身子一弓。
  排长挥手示意谢晋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