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8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8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津国公不会让百姓吃亏!大家放心,我以津国公的丈人身份做保,就算全天津的百姓全部本支行来换银子,第三支行也撑得住!”
  崔文定说完这话就排众而出,在银行门口跨上马,往天津卫城的方向去了。
  大厅中的百姓们对视了一阵,渐渐都放下了心。国公爷的丈人去找国公爷要银子了,那国公爷一定会全力支持银行的。别说范家庄的百姓挤兑银行,就是整个天津的百姓来挤兑,估计都撑得住。
  百姓们再没有了兑不到银子的顾虑,对钞票的价值也放心了,三五成群地离开了第三支行。
  顾老二看着这些离开的百姓,松了一口气,暗道这场风波算是没有扩大。这些百姓都是从火线上退下去的,等他们回到范家庄的各处,会把他们在第三支行看到的事情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对津国公的钞票产生信心。
  很快,就有个把拿着假钞的百姓走进了第三支行,询问道:“这里兑换假钞?”
  ……
  十一月初十晚上,李植麾下的将领们聚集在天津国公府二殿内,焦急地议论着市面上的jiǎ bì风波。
  李兴拱手说道:“大哥,这次的假钞来势汹汹。大量的假钞同时出现在天津和山东,冲击着百姓对钞票的信心。因为范家庄第三支行愿意接受假钞,范家庄的百姓没有持续挤兑银行。但在天津其他地方,所有的银行都受到了挤兑!”
  “海量的钞票被换成了银子,听说在天津南部的一些地方,因为jiǎ bì数量较多,已经有很多商铺拒绝接受钞票了。”
  众人听到李兴的话,都是眉头紧蹙。这些年来钞票已经发展成李植领下的普遍货币,很大程度地方便了百姓的日常使用,繁荣了商品经济。如果又回到银子的时代,很多商品jiāo易都会回到过去的老路上,因为成色问题无法jiāo易。
  更大的问题是银行受到挤兑,如果银行被挤垮,那李植在领地上的威信会受到极大的冲击。
  李植朝韩金信问道:“这假钞是哪里来的?有多少?”
  韩金信拱手答道:“回国公爷,假钱是从外省涌进来的,目前来看策划者手段很高超,计划很严密。而且因为假钞高度仿真,在发现之前往往流通了好多次,也对我们侦察假钞源头的工作造成了困难。”
  “假钞的数额很大。从天津的情况看,恐怕每天至少有十几万两的假钞涌入国公领内。今天是假钱问题被银行发现,被百姓们发现的第一天,已经出现这么大的问题,后面的情况恐怕会更糟。”
  银行总管岳善德焦虑地说道:“国公爷,属下无能,但是津齐银行这次是遇到大问题了。各家支行的库存银子一天就被兑换完了。各地的银库也剩下银子不多。我们的银子大部分都是作为贷款贷出去的,哪里顶得住百姓们这样的抢兑?”
  李植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在殿内来回走了几步,李植说道:“范家庄第三支行的崔文定行长做的很好,承认jiǎ bì的做法,稳定了百姓对钞票的信心。”
  众人听到这话,都看向了李植的丈人崔文定。
  比起兑换jiǎ bì需要的少两银子,保证钞票和银行系统不被冲垮显然更加重要。
  坐在众人最后面的崔文定听到李植的话,哈哈一笑。不过崔文定志不在小,又岂会因为李植的一句称赞得意忘形?他摸了摸胡子,正襟危坐没有说话。
  众人看着崔文定,觉得这老丈人当真有些气度,未来恐怕会在津国公麾下有一番作为。
  李植说道:“假钱虽然猖狂,但我们还是能承受。我宣布,天津和山东所有的银行都学习范家庄第三支行,承认这次足以乱真的假钱,主动承担百姓的损失。这次津齐银行收购假钱形成的亏空,由本公的财政专款拨划资金!”
  津齐银行总管岳善德听到李植的话,喜上眉梢,笑了起来。既然李植承认假钱,就不会有百姓来银行挤兑银子了,钞票体系和银行系统的安全就不会受到冲击。
  李兴咬牙说道:“大哥,那我们每天都要承受十几万两银子的假钱。而且我估计这假钱会越来越多,到时候把我们的财政资金全部吸光了估计都不够。”
  李植点头说道:“所以我们不能再让假钞继续流入领内。”
  洪承畴吸了口气,说道:“国公爷,假钞占用的空间实在太小,捎带进来太容易。如果屑小把钞票藏在贴身的中衣中,我们也不能让所有来往的客商和百姓因此全部脱衣细细检查。再比如有人把钞票藏在木材等货物的暗洞里。想控制住假钞的流入,我们就算派出几万士兵细细盘查,估计都忙不过来。”
  李植挥手说道:“洪参谋说得对,我们没办法放客商和旅人进来却又能摁住假钞。这次事情紧急,我们派四万士兵封锁道路关闭边境,暂时断绝和大明其他省份的贸易往来。”


第0739章 封锁
  吴老头是山东曹县农民,他抓着五张假钞站在曹县县城津齐银行的大厅内,十分紧张。
  他已经五十三岁了,有两个儿子,本来一家人守着十五亩田地过得饥一顿饱一顿。但是这些年津国公均平了田赋,一下子让他家三口人吃饱了。然后崇祯十五年他的大儿子在隔壁的定陶县分到了二十亩旱田佃种。
  有二十亩佃田耕作,日子就算是温饱了。前年他的大儿子经媒婆介绍成了亲,今年给他生了一个孙子。
  另外一个小儿子胆子更大,提着包裹去了天津闯dàng。天津那边大量的农民被津国公培养教育成士兵、工人和政府吏员,城市里十分缺乏人手。吴老头的小儿子在天津卫城找到一个酒楼端菜的活计,一个月二两五钱银子月钱,也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
  吴老头的老伴病死了,儿子都外出谋生了,他便一个人留在家里耕田。他身体还不错,本来日子过得也还不错,谁知道这些天竟收到了十张假钞票,整整十两。
  那假钞票是一个外省来的粮食商人给他的,是买四石米面给的价钱。吴老头当时看了看钞票,觉得没问题。当时为了保险,他还找来隔壁的邻居来帮自己看,都说是真钞票,吴老头才把米面卖给了那几个商人。
  谁知道今天消息传来,说那几个外省来的粮食商人是骗子。那些骗子在附近方圆十里买了七百多石的米面,用的钞票全是假的。钞票表面看不出什么问题,但编号不对,是假钞。
  吴老头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气晕过去。
  他种十五亩薄田,拜津国公均平田赋所赐,一年刨去种子和田赋收入有三十多两银子。小儿子都三十了,吴老头每天就琢磨着多存些银子给小儿子买房娶媳fù,如何能接受一下子被人骗去十两银子?这一下半年就白干了。
  吴老头这些天是饭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就琢磨着怎么找到那个天杀的jiān商,把自己的四石米面抢回来。
  然而乡亲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