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7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7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平价了,已经卖到二十文钱一斤,和蔬菜的价格一样。”
  “即便是这最贵的石斑鱼,在京城听说要一两五钱银子一斤,在范家庄也只卖七十文一斤。比猪ròu价格略贵一些。”
  李兴笑道:“别说这样的酒楼端得出来,就是寻常百姓日常饭菜,也会买一些食用。范家庄的百姓一个月少说也赚二、三两银子。吃这些都吃得起。三位天使若是不信,去看看酒楼里其他的百姓餐桌,桌桌都有这几样海鲜。”
  王承恩没见过拖网轮船,听到李兴的话,仿佛听到一个天方夜谭。他脸上yīn晴不定,看着李兴的脸庞一声不吭。
  范家庄的百姓日子过得这么好?
  这不可能啊!天子也无法日日吃到这些海鲜。
  王承恩猛地站了起来,径直走向了其他的百姓餐桌,仿佛是要戳穿李兴的谎言。
  然而转了一圈,他脸上就变了颜色,像是一个土包子进了城,满脸的挫败和不可思议。


第0735章 云泥
  十月十八,王承恩、曹变蛟和杨国柱站在乾清宫内,向天子汇报天津一行的收获。
  王承恩这些天在范家庄实在受到太多冲击,这几天在回京城的道路上一直是呆呆的。哪怕此时站在御座前面,依旧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他平日里的灵活圆滑不知道被抛到哪里去了,脸上装着满满的呆滞,似乎是还未从前几天的震惊中恢复过来。
  天子朱由检看了看脸色不对的王承恩,淡淡叫唤道:“王承恩……”
  王承恩却没有反应过来,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竟没有回答天子的话。
  朱由检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曹变蛟,问道:“曹太保,这一行成果如何?”
  曹变蛟拱手答道:“圣上明鉴,津国公已经答应向京营出售大pào。”
  朱由检脸上一喜,说道:“善!怎样一个卖法?”
  曹变蛟答道:“回圣上,津国公愿以三千两一门的价格,向京营出售三百门重型红夷大pào。”
  朱由检焦急地追问:“那开花弹呢?”
  曹变蛟拱手说道:“恭喜圣上,津国公愿意以十两一发的价格出售一万发开花pào弹。”
  李植这次把重pào和开花弹都卖给了朱由检。
  李植之所以如此慷慨,是因为李植认为目前这个阶段,大明皇室的利益和自己基本上是一样的。天子朱由检在朝堂上往往站在李植这边,甚至为了维护李植和文官集体对抗。如今加强天子京营的力量,就是给自己增加一个有力的盟友。
  大明朝境内烽火连天,不能总是让李植到处救火。让京营实力强些,也让李植能安心在天津搞建设。
  而且所谓大pào一响黄金万两,军火买卖历来是最暴利的行当。李植的军火工厂生产三百门大pào和一万发开花弹不需要多少时间,却能轻轻松松赚到一百万两银子。
  至于天子得到武器后仿制的事情,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京营连青铜红夷大pào都造不出来,都要去和澳门的葡萄牙人买,更别说铸造铁芯铜体大pào了。
  而开花弹的技术含量更高,没有十八世纪水平的车床和镗床精加工,是不可能造出能承受大pào膛压的开花弹的。
  实际上,这些大pào和开花弹问世已经好几年了,并不是李植最尖端的武器。李植相信自己很快就能研发更厉害的大pào,保持武器领先的代差。
  所以思前想后,李植最后觉得这笔买卖做得,收下了天子的一百万两。
  朱由检听到曹变蛟的话,有些兴奋,脸上满是欢喜神色。有了李植的三百门大pào,京营的实力一下子就上了一个台阶。有那一万发开花弹压箱底,以后即便遇上几十万流贼,也可以轰他个七荤八素。
  朱由检拍了拍御座的扶手,赞道:“朕没有看走眼,津国公真忠臣也。”
  “真忠臣也!”
  朱由检心情愉快,站起来在乾清宫里走了几步,突然又看向了王承恩。
  “王承恩,你怎么魂不守舍的?”
  王承恩终于反应过来,赶紧答道:“奴婢在?”
  见王承恩神志恍惚的样子,杨国柱和曹变蛟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朱由检皱眉说道:“王承恩,你怎么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你在天津看到了什么?”
  王承恩拱手答道:“回圣上,臣在范家庄看到了钟塔……”
  朱由检点头说道:“朕听王德化说过钟塔的事情,据说甚为精妙。朕曾想让津国公来紫禁城修一座,然而钦天监的人说此钟与紫禁城风水不合,最后只能作罢。”
  王承恩又说道:“不止是钟塔,奴婢还看到了用炉子炼出来的精钢,看到了玻璃做的窗户,看到了拖网轮船捕获的廉价海鲜,看到了富得普遍发胖的市民,后来奴婢一再要求,天津巡抚李兴还带奴婢去看了不需要风帆就能极速行驶的轮船……”
  听到王承恩一口气说这么多,朱由检也有些惊讶。
  朱由检惊讶地说道:“用炉子炼精钢?用玻璃做窗户?这……”
  王承恩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圣上,那范家庄根本不是奴婢看到了什么新奇,而是事事都新奇,处处都不同。津国公不但打造出一支装备精良的天下第一强军,在行政上同样是奇才。天津巡抚随意带奴婢看了几个地方,就让奴婢惊讶地张目结舌了。而奴婢没有看到的东西,又不知道有多少。”
  朱由检坐回了御座上,讪讪说道:“竟有这么神奇?”
  王承恩伏地说道:“圣上,那范家庄不止是事物神奇,更神奇的是使用这些事物的百姓。那里的百姓人人识字,个个懂得公德。官府治百姓公平正义,商家做买卖童叟无欺。走在马路上看过去,只觉得那里的百姓一个个英气勃发,完全没有营营苟苟之气。似乎每个人都在想着为他人方便,为家国做贡献,仿佛东升之旭日一般充满朝气。”
  朱由检听到王承恩的话,沉吟了许久。
  天子因为身份尊贵,出于安全考虑极少走出紫禁城。平日里朱由检连京城的百姓都很少接触,这些年他了解民间的最佳途径就是看天津的报纸。朱由检反复思索,却实在想象不出出所谓“东升之旭日一般充满朝气”的范家庄百姓是怎样的。
  朱由检想了好久,问道:“和京城的百姓相比,如何?”
  王承恩答道:“范家庄的百姓,恍如睡狮已经唤醒,仿似昏灯已经点明。京城的百姓比较起来,只令人觉得暮气沉沉,实在是云泥之别也。”
  “如果大明其他地方再不迎头赶上,恐怕要被天津、山东和辽东的百姓远远抛在身后。这之间的差距,恐怕会越来越大。”
  听到王承恩的话,朱由检吸了口气,看了看曹、杨二将。
  曹变蛟和杨国柱对视了一眼,最后杨国柱大声答道:“圣上,范家庄的百姓确实让人印象深刻,个个都是朝气蓬勃。那里的百姓不但个个识字,还十分讲道理。就连在街道上